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67章 怎么,嫌少吗?

第67章 怎么,嫌少吗?

        秦义微笑着一点头。

        算是表示默认。

        楚千雪嫁给自己的时候,他还是个双眼看不见东西的瞎子。

        虽说是为了楚家,可她无怨无悔,没有丝毫不尊重自己和吴妈的意思。

        现在她父亲病重,后妈逼迫,自己不爱他,让一个女人怎么办?

        庞春燕叹口气喃喃自语道:“有个真心相爱的人不容易,好好珍惜。”

        秦义随口问道:“你呢?

        还打算再结婚吗?”

        “没有。”

        “不对啊!像你这样美貌和才华兼备的女人,应该不缺富家公子哥的追求吧?”

        庞春燕忽然苦笑了一阵,摇了摇头说:“知道我为什么喜欢古玩吗?

        因为是真是假总有办法鉴定出来。”

        “可是人这种东西,太会掩盖。”

        秦义隐隐感受到。

        庞春燕似乎又想起她那段伤心的往事。

        怀孕期间,丈夫出轨。

        还死在酒店小姐的床上。

        “也许我这辈子,就和古玩玉石为伴,终老了吧。”

        说罢,庞春燕眼圈已经红了。

        “你……”“我没事,我……先走了!”

        原本魅力四射的庞春燕忽然变的异常颓然,拦下一辆出租车,匆匆而去。

        “人生在世,情义二字。

        可单单一个情字,就不知道困住多少人。”

        秦义望着那道背影,摇头感叹。

        起身也准备回去。

        等了很久,才终于拦下一辆车。

        “等这批货出了手,得搞辆车了。”

        不久,秦义到了自己经营的金玉阁。

        打开门,他立刻着手忙碌起来。

        孙二娘砚最值钱,但是市场受众并不广,不适合放在最中间,放在略微偏一点的博古架上最合适。

        反倒是庞老给的那把扇子,色彩艳丽,很有视觉冲击力。

        适合放在店铺柜子上最正中的位置。

        至于鱼篓尊和观音玉牌放在柜子里供人挑选就好。

        再组合配置些其他的物件。

        一番忙碌下来,秦义颇为满意。

        现在这家金玉阁才勉强有些古董店的样子。

        喝了口水,秦义给楚千雪打了个电话。

        “喂,千雪,在忙吗?”

        “嗯,那批紫檀木,根据你的修复术,裂痕修复的很不错!正在让工人放到厂子里,明天送到云家加工。”

        电话那头传来嘈杂的吆喝声,还有楚千雪指挥的声音。

        “各位师傅麻烦轻一点,不急!”

        “辛苦大家,安排了盒饭,大家免费领~”简单两句话,现场立刻井井有条。

        自己这媳妇还是很有领导能力的。

        “喂,千雪,你派人切一小段紫檀木下来,今天就派人送到一个地方,待会我给你地址。”

        秦义继续说道。

        “送一段给别人?

        嗯,好,没问题。”

        楚千雪以为秦义要送给哪个朋友,却也没多问,一口答应下来。

        “好,那就这样。”

        秦义正要挂电话,楚千雪忽然道:“别!你等一下,我找个安静点的地方,有事和你说。”

        随着一阵高跟鞋声,电话那头渐渐安静。

        随后楚千雪忽然问道:“你打算什么时候回来睡?”

        回去住?

        秦义一个激灵。

        内心有些澎湃,这是要开始幸福的二人世界了吗?

        他有种迫不及待立刻关了店门,跑回楚千雪床上的冲动。

        可电话那头很快又说道:“你别误会!我是说你什么时候回来住隔壁……”“小翠那件事让我总是提心吊胆。”

        秦义心里感叹:自己什么时候才能推开那道神秘的房门啊!抛开这些杂念,秦义道:“现在房里有监控,又有你的人24小时盯着,咱爸暂时不会有危险。”

        “到时背后的主谋按耐不住,一定会有不寻常的行动!”

        “只要盯紧了,一定能一举擒获,说不定还能找到解药!”

        楚千雪紧绷的精神放松了不少:“好,明白了,一定沉住气抓住害我父亲的人!”

        “只是……”她羞涩的欲言又止,秦义立刻明白过来:“放心吧,明后天不忙,我也回去看看。”

        女人嘛,要的就是安全感。

        果然,楚千雪如释重负的应了一声。

        她那边还要忙,随后挂了电话。

        秦义也开始擦拭桌椅,怀着万分期待的心情等着客人上门。

        然而直到吃罢午饭,别说来人了,半个鬼影都没有。

        只怪,这里地处偏僻。

        客流量本来就小。

        做完这单生意,整个下午和晚上,只有零星的几个人进店看过。

        不过出钱买东西的却没有。

        秦义也不在意,这是古董店不是百货店。

        古玩生意就是这样,俗话说:“三年不开张,开张吃三年。”

        况且今天出手的两样东西,已经赚了不少。

        秦义简单对付掉晚饭。

        开始看书学习,这是每天晚睡前养成的习惯。

        只是运用灵力的记忆,他的学习速度太过变态!七八本厚厚的中外鉴宝书,不到一个小时就已经烂记住于心。

        早早睡下,秦义打算明天问一问庞老紫檀木雕刻的事情。

        与此同时,楚家卧室内。

        柳凤英沉着脸,来回踱着步子,愤恨的喃喃自语:“听说紫檀木已经修复的差不多了!没想到那个修复术如此厉害!”

        坐在椅子上的楚娜惊道:“那这么说,明天就会被送到云家加工了?”

        柳凤英点了点头,脸色更加难看。

        “我低估了这小妮子的能耐,只怕以后会处处受制于她!”

        房中两人陷入沉默。

        一旦楚千雪完成好紫檀木的事。

        那以后,楚家还有她们母女俩的地位吗?

        良久。

        楚娜想了想,嘴角浮出一丝微笑:“娘,我有个计划,不仅能帮您夺回对楚家的掌控权,还能让那个楚千雪贱货和她窝囊废老公身败名裂!”

        柳凤英眼前一亮:“噢?

        说来听听!”

        楚娜附在耳边,悄悄低语一阵,接着站起身:“娘,事不宜迟,我这就连夜去和赵大少商量。”

        “听说他今天因为我那个姐夫,没有拜师成功,现在,他恨不得手撕了秦义!”

        ……一个小时后。

        赵明成所在的五星级酒店。

        总统套房内,传出阵阵奇妙的声音。

        “楚千雪,你为什么要嫁给个废物!”

        “贱货,现在还不是被我压着!”

        “叫,我让你叫!”

        良久,赵明成下床,点上一根烟。

        床上躺着的,根本不是楚千雪,而是被折磨的精疲力尽的楚娜。

        “赵大少,你也用不着把我幻想成姐姐楚千雪,来发泄吧。”

        楚娜有些气恼的说。

        她今晚来找赵明成是有事商量,结果进门被直接按倒。

        而且他始终双眼发红,如同一只野兽。

        “哼,你要不是楚千雪妹妹,老子碰都懒得碰你!”

        赵明成吐了口圈看都不看她。

        他今天在聚宝楼被秦义坏了事。

        一场精心安排最好化为乌有。

        正没出泄愤,楚娜却送上门来。

        随后赵明成穿上衣服,丢了一万块钱在楚娜脸上。

        起身就要出门。

        “赵大少,你当我是来要钱的?”

        楚娜喊道。

        “怎么,嫌少吗?”

        “你妈柳凤英看钱比命还重要,知道你缺钱。

        可是,你就值这个价。”

        赵明成嘴角露出一丝戏谑的笑。

        楚娜却是意味深长的说:“现在有个机会,你要是有本事,就真去玩我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