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28章 不讲理的女人

第128章 不讲理的女人

        “行了,就送到这吧。”

        楚家别墅外,楚千雪忽然道。

        两人从桃花岛回来,一路回到了家门口。

        “啊,这就完事了……”秦义略微有些惊讶道。

        “你……今晚,都亲……”楚千雪想说,亲都被你亲了,再上去准会发生什么。

        她心里砰砰乱跳,还没做好第一次的准备。

        “今晚很愉快,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楚千雪脸颊绯红,慌乱下直接轰的一声把门关上了。

        秦义有些苦笑不得。

        现在不走都不行了,刚转身。

        一阵急促的电话铃声却响了起来,秦义一看,居然是云老爷子,云震天打来的。

        “大晚上的,云老爷子不睡觉的,找我干嘛?”

        秦义嘀咕着,接通了电话。

        “喂,秦先生啊,打扰你午休了。

        不知道你现在有没有时间?”

        云老爷子的语气里显得非常焦急,随后简单说了原由。

        原来他有个朋友,是市中医院的吴院长。

        今晚来了个病人,症状很是古怪,医院实在是束手无策了。

        吴院长知道云震天人脉广,就问他有没有合适的高人,解燃眉之急。

        云老爷子想起给自己字画提诗治病的秦义,就打了电话。

        “噢?

        有什么奇怪的?”

        听说有疑难杂症,秦义倒也有了些兴趣。

        “我也不清楚,方便的花,我把你电话给吴院长,让他联系你。”

        云老爷子道。

        “好,可以。”

        秦义答应后挂了电话,很快一通急促的电话铃声响起。

        “吴院长,到底是什么情况?”

        电话那边,吴院长一声长叹:“医院各个科室的专家,用了各种精密的仪器就是查不出个所以然,病人生命体征和精神状态良好,可就是双腿瘫软,动弹不了。

        秦先生,就当老夫欠你个人情,无论如何您过来一趟。”

        “有这样的事?

        呵呵,吴院长,对方什么身份,一般老百姓不会让你这么重视吧?”

        秦义幽幽的问了一句。

        “这……,是个外国投资商,来滨海建工业园的,连市一把手都给我打了电话。

        我也实在没招了。”

        吴院长语气里带着哀求,想来也顶着不小压力。

        “行了,看在云老爷子的情面上,我就过来一趟吧。

        能不能治好,还得两说。”

        吴院长在电话那头忙不迭道:“那是自然!况且,秦先生妙手回春,一定会有办法!”

        秦义挂了电话,带上自己的银针向医院而去。

        此时,在医院最好的病房里,围满了各种声名显赫的专家学者,其中更是不乏孟老这样的泰斗级人物。

        可是这些平日里享誉医学各领域的名师大家此刻却都皱着眉,面色凝重。

        吴院长心急如焚的在门外一边看着手表,一边来回踱着步等待秦义。

        病人詹姆士先生是来滨海投资的外国商人,如果这次投资建设能定下来,会给滨海带来巨大的财政收入,身份不一般。

        甚至在半个小时前,市里高层已经打过几个询问的电话。

        可想而知,要是治不好,估计吴院长这位置也别想坐了。

        此时的詹姆士躺在病床上,一双蓝色的大眼正无助的看向周围。

        能看到,能听到,身体一切正常,可偏偏双腿没了知觉,而且随着时间推移,詹姆士觉得自己双手也有些变得麻木。

        除他们之外,偌大的病房里还有两个女人。

        一个自然是詹姆士的女助理。

        另一个,则是一家ktv女经理,名叫程雨桐。

        她今天穿着一身西装套裙,笔直修长的大腿上是黑色的丝袜,整个身材显得凹凸有致。

        身材高挑,五官精致,样貌出众。

        她很郁闷,这个詹姆士先生昨晚只是来ktv喝了几杯酒,出去还是好好的,结果半夜突然住进了医院。

        作为ktv负责人,她不得不过来一趟。

        这时,房间里的另一个女人,詹姆士先生的华夏女助理,颐指气使的在破口大骂:“一群没用的垃圾!猪头!到现在连什么病都查不出来,你们天天都在吃什么。

        詹姆士先生身份尊贵,如果有事,我一定会联系大使馆控诉你们这群庸医!”

        几个医生顿时都多了一丝愠怒,他们哪一个单拎出来不是滨海市医学界响当当的人物,此刻却要被一个崇洋媚外的女人臭骂。

        别看女秘书对他们凶神恶煞的样子,对詹姆士先生可是关怀备至。

        一有什么风吹草动就会上前温柔的询问,简直比伺候亲爹还热情,让人看着浑身不舒服。

        可是现在医生们确实束手无措。

        这真的怨不得他们,詹姆士先生的各项指标都正常,可偏偏双腿动弹不得。

        面对辱骂,医生们只能选择忍气吞声,毕竟这外国男人身份不同寻常。

        女秘书一通歇斯底里的谩骂。

        见众人都是眼观鼻鼻观心,低头不说话,她冷哼一声恶狠狠的跑到院长面前:“吴院长,你最好拿出点可行的方案出来!“如果詹姆士先生在你们医院有个意外,你放心,我一定会打电话给滨海市高层,说你们玩忽职守,故意想害死詹姆士,阻挠开发区投资建设,你就等着下岗吧!”

        这女人伶牙俐齿,根本就是蛮横不讲理啊。

        吴院长压了压火,陪笑着:“您稍安勿躁,情况你也看到了,我们医院上上下下都在尽全力抢救。

        可……确实没找出病因。

        再等等,再等等,过会一个中医名家过来,肯定能让詹姆士先生站起来。”

        女秘书再次咆哮:“尽力?

        尽力有个屁用!没用的饭桶,还请中医,中医就是群神棍,是要害死詹姆士先生吗?”

        吴院长一张老脸登时被喷的满是口水。

        擦也不是,不擦也不是,只好干笑着好言相劝。

        程雨桐也在一旁劝慰道:“女士,吴院长这么说肯定是有把握的。

        您一直这样,也打扰詹姆士先生休息啊。”

        不料,女秘书不依不饶,异常轻蔑的看了一眼程雨桐:“你是什么货色?

        不过是ktv陪笑的婊子!放在古代就是个老鸨!有什么资格说话。”

        程雨桐脸色煞白,虽然桂月宫ktv是个娱乐场所,但自从她接手以后,从来没有干些龌龊肮脏的勾当。

        平白无故的就被人这么辱骂清白,换谁都会气闷。

        “你……你怎么胡乱骂人?”

        程雨桐气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

        “骂你怎么了?

        我告诉你詹姆士先生是在你的ktv喝酒之后出事的,如果发生不幸,你是要坐大牢的!”

        “有事好说,别吵架,怎么说大家都是华夏人。”

        吴院长急忙打着圆场。

        女秘书撇了撇嘴:“不好意思,下个月我就能拿到米国国籍了。

        我跟你们,可不是一路人。”

        语气里充满了嘲讽和鄙视。

        要不是碍于上面压力,吴院长恨不得把她的脸按到福尔马林里泡着。

        不过,病人是无辜的。

        况且詹姆士先生五十多岁,整个人自始至终没骂过一句脏话,是个米国的老绅士。

        现在,他只能盼着那位云老爷子推荐的年轻人,秦义赶紧过来。

        ……走在医院的走廊里,远远的,秦义就听见了一个女人尖锐刺耳的声音。

        “怎么搞得跟医闹似的,也太打扰其他人了吧?”

        吴院长正如热锅上的蚂蚁,翘首以盼。

        看到秦义迈步过来,立刻如蒙大赦,见到了大救星般扑了过去,哭丧着脸说道:“秦先生,你可总算来了,快进屋吧。”

        被连拉带拽的推进屋,秦义看了看屋里的人。

        只有程雨桐和他打了个招呼,简单说了在ktv的情况。

        秦义点了点头,面色不动:“让我来看看吧。”

        说罢也不客气,直接坐在主治医生的位置上,将手指搭在詹姆士先生的脉搏上。

        周围医生有认识的不认识顿时议论纷纷。

        “他是谁啊,院长等了半天就是他?”

        “看着这么年轻,行不行啊,这可是关乎我们饭碗的。”

        “你还不知道啊,据说云老爷子就是他治好的!”

        “他就是那个秦义?

        不过这次可非比寻常。”

        不知为什么,秦义进来以后,程雨桐心里就和吃了定心丸一样,踏实不已。

        也许是秦义显露出来的那份果敢和气势让她有了这种感觉。

        这边,秦义一搭手把脉,就如同老僧入定对外界充耳不闻。

        可就在这时,刚才那个女人刺耳的声音再度于秦义耳边响起:“哪来的野医生,詹姆士先生身份多么尊贵你知道吗?

        什么破中医,还在这装神弄鬼的!”

        女秘书对秦义的举动十分不满,在她看来,秦义不过是医院找来的替罪羊。

        “医生看病!聒噪!滚!”

        秦义头都不回的直接呵斥,医生诊断,最忌讳有人在旁边逼逼叨叨。

        这一声带着三分内力,声若奔雷,嚣张的女秘书被震的七荤八素。

        自从在詹姆士先生手下当秘书,她平日里飞扬跋扈惯了,哪受过这等气。

        她定了定神刚要发作,无意间看了秦义脸庞一眼,却见这个男人不怒自威,一股磅礴的气势随即压的她喘不过气来,不自觉的往后退了几步。

        只好不咸不淡的说了一句:“哼,待会出了什么岔子,要你坐牢!”

        吴院长连忙说道:“秦先生医术高明,肯定能手到病除的。”

        女秘书哼了一声,头翘得比鸡屁股还好高。

        秦义懒得搭理她,凝神诊断,时不时的在詹姆士先生腿上和小腹几个位置按了按。

        这外国佬倒是很配合,不喊不叫的。

        估计也知道自己一条命就在这个华夏男人身上。

        不多时,秦义放下手站了起来,意味深长的看了女秘书一眼,随后笑着说:“吴院长,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

        “怎么样?

        严重吗?”

        吴院长急得满头是汗。

        “暂时没有生命危险,我施一遍针应该就能好个七八分了。”

        随后拿出随身的针带,手一抖密密麻麻的银针展现在所有人面前。

        秦义出手如电,还没等詹姆士反应过来,行云流水的三针已经扎在了穴位上。

        “oh!”

        外国佬忍不住叫了一声。

        “干什么?

        你要害死詹姆士先生吗?”

        女秘书尖叫着冲过来要夺秦义的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