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31章 需要我做什么?

第131章 需要我做什么?

        “好了,没什么事,我就先走了!”

        秦义说完,谷元清和程雨桐等人众星捧月般围着他走了出去。

        “谢谢您,秦先生!今晚没有您,我不知道会承担什么事故,有空来我们店喝杯酒。”

        程雨桐说着,递上一张名片。

        秦义点头手下,美女千恩万谢的离开。

        来到病房走廊拐角,谷元清示意其他人先走。

        走廊里只剩下他们两个人。

        谷元清郑重的望向秦义,脸上完全没有一把手的威严,反而多了一丝有事相求的表情:“秦医生,不光救了病人,还为我们滨海市发展做了贡献,作为一方父母官,我向你表示感谢!”

        秦义微微一笑:“谷书记不必客气,有什么事就直说吧。”

        谷元清愣了愣,随即也是不由自主的笑了笑:“秦医生是个爽快人!好,我就实话实说了。

        刚才见你用的太乙神针,当真是出神入化。

        如果方便,也想请秦医生为我老父亲施上一针。”

        秦义微微错愕,一来是没想到谷元清是让他为自己父亲治病,二来也没想到作为滨海一把手,对自己刚才的针法似乎也有耳闻。

        “谷书记,滨海市应该也有不少医生,以你的身份应该不难请到名医大家吧。”

        秦义想了想说道。

        谷元清重重的叹了口气,摆了摆手:“不瞒你说,我老父亲他以前就是位乡镇赤脚医生,一生也算是治病救人无数,可到了晚年却突然双腿瘫痪。

        哎,别说是滨海,京城我也托人找名医看了不少,可都是无功而返。

        最后一次,有位国字号大医师说,老父亲这腿,除非是用太乙神针,除此别无他法。”

        说到这,谷书记双眼闪起亮光,:“谁知,今天巧合之下,让我意外遇到了!原来这世上真的有人会这种针法!”

        “秦医生,每天看到老父亲饱受折磨,为人子女的真是心如刀割!恳请先生能妙手回春!”

        到最后,作为滨海市一把手,谷元清已经有些哽咽。

        双眼之中也是泪光点点。

        如果被下属看到,绝对会吃惊不已,谷书记私下被称为“铁面谷”,谁曾见过他这般动容过?

        “这个……”见到秦义犹豫,谷书记额头立刻多了一层汗:“秦医生有什么难处?

        只要能救好家父,除了违法乱纪的事,其他的,我李某人赴汤蹈火,在所不辞!”

        秦义笑了笑:“谷书记误会了,最近我也有不少事。

        要不是云老爷子电话我也不过来,治病,总要有个时间。”

        “云老爷子?

        你是说江南云家?”

        谷书记吸了一口凉气,吃了一惊。

        秦义点了点头。

        谷元清再次震惊了:“原来你就是字画提诗,救了云家老爷子的秦义,秦神医啊!”

        秦神医?

        自己什么时候有了这个名号。

        “谷书记听过我?”

        “岂止是听过,云老爷子对你赞赏有加,秦神医的大名我可是如雷贯耳!”

        有了这一层认识,谷元清对秦义更是刮目相看。

        “这样吧,谷书记,您老父亲积病已久,我也要准备一段时间,你留个联系电话,改天我亲自登门。”

        谷元清自然是欣喜不已:“秦神医,这是我的电话,老父亲的事就拜托了!”

        谷元清事务繁忙,再三道谢后,很快和随从人员驾车离去。

        秦义走到医院门口,却远远的看到吴院长焦急的来回踱着步子。

        “吴院长怎么还没走?

        你不会也要我治什么疑难杂症吧?”

        秦义开玩笑道。

        吴院长摆了摆手,随后诚恳的说道:        “是这样的,秦先生我就直说了,我们医院明天有个讨论会,希望您能参加。”

        “讨论会?”

        秦义有些奇怪道:“吴院长,我不是医院的员工,更没有行医资格证,让我参加好像不太妥当吧”“秦先生,抱歉,我刚才没说明白。”

        吴院长笑了笑:“让您参加确实有些莽撞,只是明天的会议关乎我们院中医科的命运,还请您能帮个忙。”

        吴院长叹了口气接着说:“中医科一直被质疑,医院内外都有人说占用资源,建议取消。

        明天的会议就是讨论中医科室的去留问题。”

        “需要我做什么?”

        秦义看着吴院长,他秃头的脑门因为焦急又被挠掉了几根头发。

        似乎看到了希望,吴院长急切的说:“现在有个机会,最近有家韩国投资的医院,向滨海市所有中医院发起挑战。

        宣称西医可以完全取代中医,中医已经没有了存在的必要!大肆报道之下,连很多华夏民众都开始支持社会上取消中医。”

        “没有一家医院的中医科获胜吗?”

        秦义问道。

        “说来惭愧,他们用的是最先进的仪器,9家医院的中医科悉数落败,我们昨天收到了挑战书,是第10家。”

        说到这,吴院长抬起头望向秦义:“所以,我希望秦先生您能代表我们医院的中医科迎战,告诉老百姓,中医并不是封建迷信,中医还没死!”

        最后几句话,吴院长的声音都微微有些颤抖,看的出来他是真的热爱中医学!本来,在内外的压力下,为了医院声誉,吴院长已经打算关闭中医科,放弃迎战,但是今晚,秦义的出现让他有了信心!那可是失传的太乙神针啊,他亲眼所见。

        况且,秦义所会的绝不仅是这一手。

        吴院长的眼光炽热。

        这秃顶中年大叔,怎么感觉在看热恋中一丝不挂的女神一般。

        秦义只觉得浑身有些发毛,顿了顿说道:“吴院长,我恐怕不能现在就答应你。”

        毕竟,他的本职是鉴宝古玩,不是医学治病。

        吴院长的神情黯淡下来,但是眼里有冒出一股不甘之色:“那么,秦先生明天旁听一下可好?”

        “这……好吧!”

        秦义也不好再拒绝。

        “谢谢!”

        吴院长直接来了一个油腻的熊抱,好一会才分开。

        ……一夜无话,次日一早,秦义如约来到中医院。

        看看时间也差不多了,在院长的陪同下,秦义负手走进了会议室。

        会议室里一张椭圆形的长桌,秦义挨着吴院长坐了下来。

        等基本齐了,吴院长率先开口道:“各位,今天我们主要讨论是中医科和外界医院那封挑战书的问题。

        大家有什么想法和意见都说一说吧。”

        “我看中医科这样半死不活的拖着也没什么意思,不如就撤了吧。

        那个中西医挑战也别参加了,免得丢人现眼。”

        冯强尖着嗓子喊道。

        只是他说话的时候不敢看秦这边,他知道昨晚是秦义用针灸救了云天正。

        不过这是医院,秦义也不是医院的员工,能拿他怎么样?

        况且,他早就和副院长还有另外几个主任商议了,今天的会就是要挤兑院长,搞掉中医科。

        “冯猴子,你说什么?

        中医是华夏的瑰宝,怎么能说撤就撤?

        老祖宗传承几千年的东西,在你口中就什么也不是吗?”

        秦义闻声看去,一位头发花白的老者拍着桌子就站了起来。

        他就是中医科的主治医生,人称金老。

        一向视中医为生命,只是为人有些犟。

        “金老,中医没落是大势所趋,国家讲究创新改革,有些糟糠的东西还是扔了吧。

        你也好回家中医养生啊。”

        虽然被骂了一句猴子,冯强也不气恼,阴阳怪气的说着。

        “你……胡说八道!”

        金老气的憋红了脸。

        “你们俩也别吵了,我们数据说话。

        这是医院去年一年的各科室的营业额。

        中医科连续下滑,基本是在吃医院的补贴。

        这样的话,不仅占用资源,也影响其他科室的发展。”

        说话的是医院的副院长,韦海。

        自从4年前的院长竞争落败,韦海处处和吴院长不对付。

        中医科的事,无疑是打压吴院长的好机会。

        “是啊,搞的我们科研经费都少了。”

        “金老啊,有些没用的老古董就别守着啦,让让位吧。”

        “院长,我们青年医生最想要的就是公平,您这样有失偏颇吧。”

        韦海话音刚落就是一片附和声,其中很多都是和他串通一气的。

        一些有心支持金老和中医科的人也都不好开口。

        冯强挑衅似的看了秦义一眼,满是得意。

        “各位,昨晚有位病人突然紧急住院,可是救助他的不是西医,而是华夏的针灸!你们能说,中医一无是处吗?”

        吴院长的话掷地有声,犹如一颗炸弹。

        “什么?”

        “针灸治活的,我听到传闻,没想到是真的?”

        “是金老?”

        秦义昨晚抢救的事很多人还不知道,顿时议论纷纷,几个知道其中厉害关系的人不禁后怕。

        金老也是现在才知道,有些发懵的看着院长。

        “用针灸妙手回春的,就是我身边这位年轻人,秦义!”

        吴院长慷慨激昂的说:“秦先生用的是手法是失传的太乙神针,我对他很有信心,所以,我推荐他代表参加韩国投资医院的挑战!”

        满座皆惊,一片哗然。

        有讨论秦义的,有说韩企医院厉害的,有出声反对的。

        “都闭嘴!”

        金老暴喝,声音前所未有的大。

        他一步一步走到秦义面前,颤抖着说道:“你,你会太乙神针?

        此话当真?”

        “确实会一点~”秦义点点头。

        金老的眼珠越睁越大,在短暂的惊愕之后,开始放声大笑。

        “不好,这老大爷……”秦义看了看金老的样子立刻起身向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