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69章 人生感慨

第169章 人生感慨

        “三豹哥,我在这里!快来救我啊,咳,妈的……,这小子下手太狠了。”

        彪哥像是被吓破了胆,一边咳着血,一边不要命的扯着嗓子大声呼救道。

        “彪子,是谁把你打成这样?”

        三豹哥从一辆宝马x5车里走下来。

        看到被打的不成人样的彪子,三豹哥也有些恼怒,这彪子以前是跟自己混的,现在虽然单独出去干了,但好歹也算是他的人,在这一带,他自持自己的名号也够响的,居然敢有人这么干,这不是在打自己的脸吗?

        “就……是他!三豹哥,你当心点,这小子有点诡异。”

        彪子缩在身后,有些恐惧的说。

        “哼,老子带了快一百号兄弟,就是用人压也压死他!兔崽子,给老子滚过来!”

        三豹哥咆哮着,身后东子等一众人也是群魔乱舞的狂叫。

        坐在车里的楚千雪此时已经吓得花容失色,她有些后悔听了秦义的话,没有报警,现在再打已经迟了,这么多人,就算秦义是刚劲铁骨也会被人海淹没。

        “胡三豹?”

        秦义慢悠悠的从汽车旁边站起来。

        刚才秦义站在阴影里没有看清楚,此时才认了出来,他脸上的嚣张狂妄顿时消失不见,取而代之的是激动。

        “秦,秦兄弟,是你!”

        三豹哥张口结舌的喊道。

        “老大,是你!”

        东子可是秦义忠心耿耿的跟班。

        他和胡三豹也是老朋友了。

        “你们俩是合伙来找我打架?”

        秦义微笑着说道。

        “不敢,不敢!我们不知道是您啊!你可是我老婆孩子的救命恩人!”

        胡三豹连连摇头道。

        如果不是在医院,秦义出手相救,他老婆和儿子可就一命呜呼了。

        “就是借十个胆,也万万不敢来找老大你麻烦啊!”

        东子更是瞬间就怂了,诚惶诚恐的说道。

        秦义不光有惊世骇俗的医术和武术,更是江南四大家族,云老爷子最赏识的人。

        云家背后恐怖的势力,他们想都不敢想。

        躺在地上的彪子此时已经是面如死灰,双眼大睁,透露着绝望,自己请来的老大和靠山,没想到是喊秦义老大,这还怎么打架?

        强忍着身体骨断筋折的痛苦,彪子慢慢挪动着,想乘乱溜走。

        “他妈的彪子,老子的救命恩人你也敢欺负!”

        三豹哥一脚重重的踹在彪子的胸口上。

        咔嚓!咔嚓!彪子胸口的肋骨毫无意外的又断了几根,他现在后悔的想死,没想到秦义如此恐怖的身手和背景。

        早知道,就是白航飞给他再多的钱也不干这趟活啊。

        “几位大哥,我有眼不识泰山,岁数都活在狗身上了,高抬贵手,放了小弟吧!w我也是受了白航飞的蛊惑啊。”

        彪子哀嚎着,求救道。

        三豹哥像赶苍蝇似的挥了挥手:“把他和地上这个黄毛,拉到医院门口,在这死了,老子还要给他收尸。”

        彪子如蒙大赦,点头如捣蒜:“多谢几位大哥!”

        等人走了,三豹哥恭敬道:“要不秦大哥今晚赏脸,我摆一桌夜宵,找几个漂亮妞,给您陪酒道歉。”

        “不必客气了,”秦义望向汽车:“还得送人回家。”

        东子在一旁干笑道:“三豹哥你傻啊,秦大哥有这么漂亮的嫂子,自然是要回家搂着过温柔乡的,怎么会看上你那些胭脂俗粉。”

        三豹哥恍然大悟:“原来如此,嘿嘿,那就不打扰秦大哥和大嫂晚上的好时光了。”

        秦义轻笑一声也不解释:“好了,都散了吧,咱们改天再聚。”

        转身就要上车的时候,东子忽然说:“秦大哥,那个白航飞背景不简单,您还是要当心点,小心为上。”

        三豹哥也骂道:“白航飞那小子靠家里关系上了名牌大学,说是学生,干的事连流氓都不如啊!妈的,还逼着女学生拍私密照,还以此威胁她们出去卖!”

        秦义皱了皱眉,逼人拍照卖身?

        如果真的是这样,那白航飞真是太不是东西了。

        “没有人管吗?”

        三豹哥道:“这小子自己从来不沾手,只是让手下的棋子干这些事。

        况且那些女生害怕自己一旦报案会遭到报复,也都不敢吱声,听说查了好几次,只是带走了一些小角色,替死鬼。”

        东子虽说也是混子但这种伤天害理的事却很是不耻:“这白公子也他妈不怕报应,太不是东西了!哎,可是无凭无据,也拿他没办法。

        总之,老大,你多当心吧,这小子,一肚子坏水。”

        秦义点了点头,和两人道别后,重新坐回了车里。

        “怎么了?”

        楚千雪看着他心事重重的样子。

        “哦,没什么,我只是有些担心谷思琪会遭到白航飞的迫害。”

        秦义说道。

        楚千雪想了想说:“虽说白航飞是个疯子禽兽,可谷思琪父亲好歹也是市书记,他就算想下手也会考虑考虑吧。”

        “但愿如此吧~”秦义叹了口气,打起精神驾驶车子朝别墅开去。

        来到滨海市以后,发生了一系列的事情,渐渐的他发现,相比于战场上的枪林弹雨,都市里的尔虞我诈,暗地里的刀光剑影,勾心斗角更加可怕,耸人听闻。

        战场上,往往就是直来直去,只有杀死别人和被别人杀死两种可能,虽然粗暴却很简单。

        但是花花都市下,不知隐藏着多少的罪恶,也印证了那句话,人心是最可怕的东西。

        人不可怕,因为看的见,心才可怕,因为猜不透,人人有副好面相,不一定有好心肠,有时眼睛一红,心就黑了,心一横,就把坏事做尽了。

        社会都在变,人心哪能不变?

        感情都在变,人们哪能不演?

        背后的冷枪,面前的伪装,利益的交换,看不懂的嘴脸!秦义看着窗外的夜色,长长的叹了一口气,再次加起油门……躺在柔软的床上,秦义想了想,还是拿起手机给谷思琪发了条信息:“不要单独出去,注意白航飞,他是条疯狗。”

        谷思琪很快回复过来:“放心吧,秦大哥,我出门都是和闺蜜一起的。

        你怎么变得和我爸一样唠叨,在这样我可要喊你秦大叔了。”

        “我有这么老吗?”

        秦义笑着快速打字道。

        对面沉默了片刻,一条让人不知道怎么回答的信息出现在面前:“秦大哥,你现在旁边睡的是楚千雪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