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76章 女人的愤怒

第176章 女人的愤怒

        赌石最忌讳跟风追价和头脑发热,无数人都是死在这两点上。

        秦义摸了摸开出的窗口,又拿起手电筒照了照,里面也能见到绿。

        正打算要不要让云志飞帮忙拍下来,一个疑问忽然在他心里生出来:虽说断口有绿,但是为什么没有抛光?

        秦义心里猛然惊醒,不由得想起一种可能。

        那就是,由于石头其中的裂纹太多、水不好、绿内夹黑或绿不正等原因。

        这样的翡翠一旦抛光,缺点就会全部暴露出来。

        送石头过来的卖家绝对是个玩赌石的老手!如果不是仔细查看,先入为主,被窗口露出的翡翠吸引的话很难再分辨出来。

        想到这里秦义站起来,笑了笑转身离去。

        此时,这块石头的价格已经炒到了将近一千五百万!赵疯子直接加了三百万,喊了个1800万!反正都是白大公子出钱。

        这时看到秦义转身走了,赵疯子只是醉心赌博,人却不傻。

        他多了个心眼再看,本就是古玩大家,立刻发现了其中不对劲的地方,心中不由一慌:如果没有人再叫价,那这块石头就是自己的,按照刚才的赌约,他不能再买别的原石,等于必败无疑!“怎么,一群穷鬼,没有人再加价了吗?”

        幸好,一向嚣张的白大少抬了一手,此话出口,一个年轻二代不甘示弱的喊了2000万!“怎么,你江南白家就可以为所欲为吗?

        老子今天就是赔钱也和你玩到底!”

        少年气盛,他老爸也是滨海出了名的大企业家,几千万还是玩得起的。

        “呦呵,敢和我抬价,好啊……”他的话还没说完,赵疯子轻拉了他一下,随后头也不回的转身就走。

        “喂,老赵,怎么搞的?

        这块上好的石头不要了吗?”

        白航飞也只能作罢,追了上去。

        “哼,差点打了眼,栽了。

        有意思,越来越有意思了,这个秦义,果然不简单啊。”

        赵疯子看着秦义的背影,嘴角露出一丝期待的笑容。

        白航飞还没搞清楚怎么回事,正要追问,身后传来那个富二代惊讶的叫声:怎么回事?

        这里面翡翠的质量也太差了吧。

        循声望去,石头里虽然有绿,但是裂纹太多,绿中夹黑,顶多值个一百万。

        “妈的,这姓秦的眼睛能看穿石头吗?”

        白大公子有些难以置信的说。

        赵疯子也不理会,重新挑选起石头来。

        很快,他就找到了一个完美的目标。

        看中的这块石头外表纹理清晰,用手电筒从底下照过去,隐约能见到泛着水花一样的绿光。

        品相极佳,很有可能是冰种阳绿,冰种阳绿的翡翠是制作高档珠宝的原料,它在赌石界的地位也仅次于翡翠之王——帝王绿。

        只不过这块石头开的“窗口”很小,看不到什么绿,所以围观的人并不多,只有一个中年老板模样的人准备买下来。

        赵疯子大喜,除非是难得一见的帝王绿出现,否则只要他拿下这块石头,稳操胜券。

        “只要50万?

        好,好。

        这块石头我要了。”

        中年男人按捺住内心的狂喜,对着女服务员说道。

        “50万?

        老子出500万!”

        赵疯子使了个眼色,白航飞立刻开口道。

        “你……你们这是故意的!”

        中年男人不愤的说。

        “那又怎么样,有种就继续啊?”

        “老子王海成还怕你这个小毛孩不成,1000万!”

        中年老板不甘示弱。

        “1500万。”

        “2000万!”

        白航飞停了下来,扫了中年男人一眼:“王海成是吧?”

        “怎么样?

        臭小子?”

        中年男人毫不示弱。

        白航飞冷笑一声拨打了一个电话,不到十分钟,一条信息反了回来。

        “王海成,男,40岁,家住在五月花小区,有一个儿子,今年上小学3年级,你开宝马来的,车牌号是……”白航飞每念一个字,王海成的脸色就白了一分。

        “好……别说了,我走。”

        王海成有些不甘心的看了一眼,无可奈何的说道。

        “这石头还要不要了?”

        白航飞戏谑的问道。

        “白大公子,算你狠!”

        中年男子知道自己斗不过他,只能把石头拱手让出去。

        “哼,滚吧~哈哈,跟老子斗。”

        白航飞狂笑着石头收了起来,其实他出钱也可以将中年男人比下去,可是相比较而言,他更喜欢这种用恐吓威胁别人退缩的方式。

        作为江南白家的唯一长孙子,他已经骄横惯了,逮到个机会就会去想着怎么去羞辱对方。

        “老赵,给。”

        白航飞将石头交给赵疯子问道:“有了这块石头,真的能确保万无一失吗?”

        赵疯子的双眼又重新眯了起来:“这可是冰种阳绿翡翠,就是在各种大型拍卖会上也是难得一见,何况在这个小小的原石会上,能遇到已经是万幸。

        哼,我刚才已经基本转了一圈,除非天上掉下一个帝王绿翡翠石,否则秦义那小子必败无疑。”

        说到这,赵疯子笑了笑:“说到底,咱们还要感谢这小子,如果不是他,我们可能就要栽了。

        也算是个人才,少了一个胳膊可就是废物了。”

        白航飞心定下来,长舒了一口气:“这狗杂碎,三番屡次坏我的好事,废了他一条胳膊算是轻的。

        嘿嘿,一户有了机会,老子还要废掉他四肢,让他一辈子躺在床上!妈的!”

        两个人既然已经寻到了想要的东西,也不再转悠,大摇大摆的走到了前台解石的地方,等着秦义过来。

        此时的秦义,已经感觉到情况有些不妙。

        整个原石交易场所也不过就那么大,转来转去已经差不多将所有石头都看了个遍,但是越看,他的心里就越凉,所有石头能够比的上白航飞那块冰种阳绿翡翠的根本就没有。

        难道自己这次真的要输了?

        他秦义断了条胳膊也就罢了,但是失去这样的机会,恐怕楚千雪的金玉阁在斗宝大会上就会败北。

        不过,虽然心中焦急,秦义却并没有放弃。

        因为,在他的字典里,只有生或死,绝对没有投降两个字,哪怕到最后一秒钟,他也会坚持找到底。

        “师父,怎么还没有找到。”

        云志飞望着秦义有些匆忙的眼神,担忧的说道。

        “我相信他一定会找到的。”

        楚千雪咬着自己的鲜红的嘴唇说道,虽然她心里也没有底。

        白航飞一双贼眼上下扫着楚千雪说道,贱笑道:“美女,你男人马上就要断掉一条胳膊了,以后生活恐怕都难以自理,估计也更不能满足你了。

        要不你以后跟着我吧,哥一定不会亏待你们。

        哈哈,怎么样?”

        云志飞大怒,正要上前飞踹一脚。

        可是他的退还没抬起来,那边白大公子已经狼狈不堪的倒在地上,白净的脸上多了五个清晰可见的巴掌印。

        楚千雪扬了扬手,她的双眸里射出两道刺骨寒冷的利剑,白航飞觉得自己整个身子都凉了几分。

        他万万没想到,看似这位看似柔美的女人会有这么惊人的爆发力和速度。

        他甚至连对方怎么出手的都没有看清楚就已经倒在了地上。

        “妈的,闭好你的嘴,否则我就找人帮你缝上!”

        云志飞警告道。

        白航飞捂着已经高高肿起的脸,却不敢再说一个字,只是愤恨的看了几个人一眼,心里暗想到:妈的,等秦义废了,老子要把你楚千雪绑在床上蹂躏到死!臭婊子!”

        看看时间还有不到十分钟,云志飞有些坐不住了,对旁边面色阴沉,始终没有说话的云老爷子悄声说道:“老爷子,要不我们做个假,掉点翡翠过来,我记得古月坊后院不是有吗?”

        云老爷子摇了摇头:“这是赌石头,赌的是眼力和运气,你弄再好的翡翠过来又有什么用?

        怎么塞到石头里去?”

        随后,老爷子又长长的叹了口气,懊悔的说道:“是我害了秦义,不该让他今天过来,如果不让他来,也就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

        “云老爷子,这也不关你的事,那个白杂碎恐怕早就打算好了,他有备而来,突然出现,又用照片的消息来做诱饵,秦义只能迎战。”

        楚千雪说道:“现在,我们只能祈祷他能找到一块差不多能打成平手的石头了。”

        说完,楚千雪的动人的大眼睛慢慢暗淡下来,她已经在心里暗暗做了打算:如果秦义真的被锯掉了手,她也会养一辈子!时间一分一秒的流失,眼看只剩下七八分钟了,秦义虽然没有放弃,又开始重新寻找,但是在场的所有人都已经看出来,结果已经注定了。

        “哈哈,秦义,不就是一条胳膊吗,愿赌服输,乖乖过来吧,多留那胳膊几分钟有意思吗?”

        白航飞纵声大笑:“其实也没什么,你看杨过大侠,不也是一条胳膊吗?

        以后我就喊你秦过怎么样?”

        秦义目射凶光:“你信不信,就算我一条胳膊,也可以轻易将你掐死!闭嘴!”

        白航飞嘴角抽了抽,到底没敢再说话:“哼,大爷我就等你八分钟又怎么样。”

        赵疯子似乎已经料定自己获胜,对这场赌注已经失去了兴趣,此时半眯着的双眼几乎已经完全闭上,看上去像是睡着了一样。

        时间又跑了一分钟,秦义也明白自己差不多败了,站起身准备走回前台。

        他抬起脚往回迈了一步,看到他带笑的眼神,楚千雪忍不住转过头,她害怕自己又要流泪,更害怕过会那血腥的一幕。

        正在这时,一个农民打扮的庄稼汉,莽莽撞撞的冲了进来。

        “咋都开始了呢?

        哎呦,不知道赶不赶的上。”

        庄稼汉拍了拍云志飞的肩膀说:“这位老弟,请问原石交易是在这里吗?”

        “你签下名字,登记一下就可以进去买了。”

        云志飞心烦意乱的说道。

        “不是,俺是来卖石头的。

        有位老专家说俺这石头可值钱了,俺就寻思着,想来看看有没有人要。”

        庄稼汉憨厚的笑着,露出两颗黄色的大门牙。

        “值钱的石头?”

        云志飞闻听此言,像是打了个鸡血,整个人跳起来三丈多高,抓着庄稼汉的胳膊,几乎是吼叫着道:“快,把石头拿出来看看!”

        庄稼汉吓了一跳,从手中的蛇皮口袋里,宝贝似的抱出来一个黑乎乎的大石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