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78章 算你走运

第178章 算你走运

        正得意洋洋的白大少吓了一跳,有些惊慌的问道:“老赵,怎么回事?

        你说的翡翠王黑石是什么?”

        此时的老赵已经癫狂,成了名副其实的赵疯子,一边大哭一边大笑:“我老赵的双眼就应该被戳瞎,宝石在眼前却认不出来,还傻傻的抱着一块破烂当宝贝,哈哈,我的手也该剁掉!”

        “愿赌服输,愿赌服输啊!”

        无论白航飞说什么,赵疯子都已经听不进去了,他推开众人,拿起切割机。

        “我来想一想,刚才是哪只手拿那块破烂石头的,嗯,应该是右手!”

        说完,在众目睽睽之下,赵疯子将切割机对准自己的右手,接着毫不犹豫的切了下去!“啊!”

        等围观人被喷射而出的鲜血溅射到脸上才终于反应过来怎么回事,随后惊恐万分的往后退着。

        楚千雪吓得直接一头扎进了秦义的怀里。

        “这……这下才解了老子的气啊。”

        赵疯子似乎都不感觉到疼,气喘吁吁的抱着流血的断手,脸上全是狰狞的笑。

        这真是疯子!自己的手说切就切!更让众人惊讶的是,他居然把白航飞的这块价值2千多万,高达80%满绿的冰种阳绿翡翠说成是破烂?

        有这么贵的破烂吗?

        “把老爷子的医疗大夫喊过来,别让这个疯子流血过多死在这了。”

        云志飞吩咐道,虽然不知道发生了,但既然赵疯子已经锯掉了胳膊,那师父的手应该就保住了。

        “还要解我的黑石头吗?”

        秦义似笑非笑的问道。

        “当然要解!他就是个疯子,我可不相信咸菜石头还能翻身!”

        白航飞咆哮着,尽管他的心里已经有了一丝不详的预兆。

        被赵疯子切了胳膊,满是鲜血的切割机自然是不能用,有工人立刻从库房里搬出来一台备用的切割机。

        锯条急速的切割,很快,秦义的黑石头一分为二。

        随后,一片碧绿之色映入所有人的视网膜中,围观的群众第一次体会到什么叫双眼放绿的感觉。

        相比于白航飞石头切割出来的震惊,这次秦义的石头却没有一个人说话。

        全场死寂!鸦雀无声!因为巨大的震惊和突然出现在眼前的碧绿翡翠让他们的大脑根本就不够用!就连白航飞也同样如此。

        每个人心里都是同样的问题:世界上居然真的有如此满绿到爆炸的石头!整整三分钟!时间仿佛停止了三分钟!随后整个会场炸开了锅一般,惊讶声,激动的吼叫声不绝于耳。

        庄稼汉自然无法体会一众常年赌石的赌徒见到这等满绿翡翠的激动心情,他怔怔的站在原地:“怎么俺的石头难道藏着炸弹不成?”

        等心情平复下来,众人开始议论纷纷:“这是满绿,翡翠中的皇帝,帝王绿啊。”

        “暴涨,这料子极好,这么大一块,要出多少挂件……”“反正老子此生是无憾了!只是以后看到啥都没劲头了,哎,我都有点不想赌石头了,见到头了啊!”

        再也没有人去看一眼刚才的冰种阳绿翡翠,直到此时,他们也才明白过来,为什么赵疯子会把那块石头说成是破烂。

        因为,根本就没有可比性。

        就好像一个是小学考了满分的孩子,另一个是全省的高考满分状元。

        谁要是把他们放在一起讨论,一定会被人当成天大的笑话。

        “袁老,你看这快帝王绿翡翠能值多少钱啊。”

        有人出口问道。

        袁老直接摇了摇头:“我估不出来,这样的东西,我见到没见过!我连给它估价的资格都没有!”

        众人也都没有说话,心里却是十分赞同这种说法,在他们心中,这快石头就是无价之宝!“我给个参考吧~”秦义说道:“2004年,苏富比拍卖行曾经拍过一个跟这个同样差不多的满绿帝王翡翠,高达9千万,不过它的体积只有这个一半大。”

        众人再次咂舌,也就是说这快石头至少值1亿8千万。

        庄稼汉站在远处一时间并没有听出价格,此时走上前憨厚的笑道:“各位老板,那我这石头能换头耕牛,在买套房子吗?

        俺家那头牛都老了,耕不动田了。”

        有人笑道:“老大爷,还耕啥田啊,这石头够你买下几个村子的耕牛,够你换100套房子!”

        “啥……你们,你们不是在开玩笑吧。”

        庄稼汉吃惊的瞠目结舌。

        “老大爷,这块石头扣除手续费,剩下的就是您的了,因为数额比较大,所以流程可能要三五天。

        剩下的,会有专人和您对接的。”

        云志飞笑呵呵的说,招呼了一声,立刻有两个经理模样的人走了过来。

        虽然这块石头高达天价,不过他们云家还是能很轻松的吞下来。

        “谢谢你,老大爷,你是……我的幸运男神!”

        秦义真诚的握了握老大爷的手,今天如果不是这位大爷神奇般的出现,那么地上那个血淋淋的手应该就是自己的,而不是赵疯子的。

        “按规矩办事,别看他是农民就想着捞油水!”

        云志飞叮嘱道,怎么说这庄稼汉也是自己师父的幸运“男神”啊。

        “算你走运!”

        从风光无限的高处跌落下来,白航飞的脸色比吃了屎还难看。

        他踢了赵疯子一脚,就想溜之大吉。

        秦义身子一晃,拦在两人面前:“想这么就走了?”

        “那……那你还想怎么样?

        打赌的是赵疯子又不是我,再说了,他不是已经锯掉胳膊了吗?”

        白航飞结结巴巴的说道。

        “说,双龙鼻烟壶在哪!”

        秦义懒得和他多说废话。

        “我不知道~”白航飞两手一滩,颇有些无赖的样子,可是他话还没说完,秦义钢铁般的五指已经牢牢的将他的咽喉锁住。

        “我,我是真的不知道……是赵,赵疯子只跟我提过一句啊……”白航飞的脸涨的通红,被秦义掐着呼吸都有些急促。

        赵疯子来历神秘,似乎以前是什么神偷帮的人。

        那个双龙鼻烟壶,说不定就是他徒弟偷来的。

        “滚一边去!”

        秦义看他样子不像是说谎,手一挥,像是丢垃圾一样将白航飞丢在一边。

        这小子趴在地上,见没人搭理他,贼眉鼠眼的左右望了望,随后撒腿如飞的跑走了。

        “妈的,就会卖队友,又跑走了!”

        云志飞想抓却扑了个空。

        “没有找到他的犯罪证据,逮着他也没用。

        哼,早晚会让他进去的。”

        秦义冷哼一声,接着走向赵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