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79章 请你玩个游戏

第179章 请你玩个游戏

        此时的赵疯子虽说伤口被包扎起来,但是疯癫的情况非但没有好转,迹象反而愈加严重。

        手舞足蹈,嘴里喃喃自语着:“哈哈,翡翠王黑石……哈哈,三生有幸,我这手砍的应该啊!”

        秦义见状摇了摇头,这人的执念太深,如果保持一颗平常心,在玉器鉴定上面应该能有一番作为,成为大师级别的人物也很有可能。

        他眼光涣散,一把抱住秦义的大腿,歇斯底里的喊道:“秦大哥,收我为徒吧。”

        两人相差几十岁,他却喊秦义做大哥,还要对方收自己为徒。

        看他满脸是血的样子,楚千雪想笑又有点同情他。

        这样子还怎么问话?

        秦义弯腰下来,反手扣住赵疯子的脉搏。

        又躲过他一通乱抓后,单指行云流水,蝴蝶穿花的在他两个紧要的穴位上略微用力点了两下。

        赵疯子不再喊叫,身子发软,倒了下去。

        秦义把他扶在椅子上,拿出随身带的银针,将他的胸口衣服解开,银针扎左右胸口的穴位上。

        四下安静,秦义做完这一切后,轻轻一弹银针的尾部,银针瞬间嗡嗡作响,满屋子的人啧啧称奇,没想到这位少年不光眼光了得,连医术也是神乎其神。

        片刻之后,赵疯子悠悠转醒,看了看身上的银针,立刻坐了起来,秦义以为他又要发神经,没想到赵疯子只是惊喜的说:“太乙神针?

        当真是不可思议,秦义,你给我的惊喜和意外真是太多了!”

        秦义也是微微一愣,没想到赵疯子能一下喊出自己的银针手法,随后点了点头:“不错。

        赵先生,你现在也清醒了,按照赌约该说一说双龙鼻烟壶的事了吧。”

        没想到赵疯子闻言,脸上挂着一抹令人费解的微笑,双眼眯起来看的秦义心里直发毛。

        我靠,这老家伙,不会是个基友,我救了他,心里变态,喜欢上了我吧……正胡思乱想着,赵疯子微笑着说道:“对不起,我失言了,虽然我赌石输了,但我今天不会告诉你任何事。”

        “什么?

        你信不信我找人把你嘴巴撬开,把你的牙齿一颗颗敲下来!”

        云志飞暴怒道,他知道自己师父因为照片的事几乎日思夜想。

        “你可以试一试,我会在你的人出手之前,自己咬掉舌头,把那些事情全部烂在肚子里,永远都不会有人知道了!”

        赵疯子无所谓的说道。

        如果别人这样说,秦义会当他是在说狠话,可眼前的这个人是十足的疯子,连自己的手都敢直接切,咬掉自己的舌头他绝对做的出来。

        “你他妈的……”云志飞正要上千前,秦义做了一个稍安勿躁的手势,随后半蹲着身子,看向赵疯子:“赵先生,如此敬重赌约,应该不会是不守信用,言而无信的人,说吧,你是不是有什么要求?

        或者,让我办一些事情?”

        “哈哈,爽快!”

        赵疯子大笑着:“和聪明人说话就是痛快,有些蠢人就不行了。”

        他斜着眼睛,不屑的看了云志飞一眼,惹得云家大少爷气不打一处来,又要上前揍人。

        楚千雪一把将他拉住,小声说:“你和一个疯子斗什么气。

        你看周围这么多人,还是让大家先离开吧。”

        云志飞这才吐了口气,转过头对众人说:“各位,实在不好意思,我们有事情要谈,还请各位先行离开。”

        云老爷子也客气的说:“原石大会在大家的支持下已经结束了,旁边的云家大酒店备了点薄酒,各位可以去免费用餐,招待不周,多有得罪啊。”

        吃瓜群众今天见了传说中的满绿帝王绿,又见识了赵疯子断手和秦义的医术,各种大戏也都看过了瘾,也都是识趣的人,各自冲着云老爷子打招呼,一阵风的去隔壁酒店继续聊刚才的帝王绿了。

        相信不久,这段颇为传奇的故事就会在滨海古玩界传开。

        少年绝地翻盘,满绿帝王翡翠横空出世!这些先不说,单说秦义这边,见闲杂人都走的差不多了,赵疯子说道:“有烟吗?

        我想抽一根。”

        云志飞无奈的抽出一根烟,又念他现在残疾,给他打上了火。

        赵疯子缓缓吐出一口烟圈:“我赵疯子为人50载,12岁变开始混迹地下赌场,平时和人大赌小赌不下一万多场,不管输赢,我没有一次不是认赌服输,赌什么决不食言。”

        说到这,赵疯子顿了顿,对秦义说:“可是今天因为你,我不得不破了自己这个规矩。”

        “哦?

        这是为什么?”

        秦义饶有兴趣的问道。

        “因为你是个不可多得的全才,人才!”

        赵疯子的双眼变得异常欣赏:“老赵我找了几十年,才终于找到你这样的年轻人。”

        “不光眼光一流,胆气十足,而且医术高明,看你的样子,恐怕身手也是不错!”

        听到这,云志飞有些好笑道:“怎么,难道你看我师父骨骼惊奇,有如来神掌要传授给我师父吗?”

        秦义摆了摆手说:“赵先生,你夸了我半天,我都有些不好意思,可还是没明白你究竟要搞毛线啊?”

        赵疯子又猛吸了一口烟说:“我费尽心机,联合几个志同道合的人,设计了一个有游戏,可是这么多年,连一个敢挑战,或者说有资格挑战的人都没有,遗憾啊。

        可是……”赵疯子再次双眼放光:“可是今天遇到了你,才知道,你就是我等待十几年的人,是老天爷赐给我的。”

        “一个游戏?”

        众人包括秦义都有些疑惑。

        “没错!但这可不是简单的游戏,是真正考验人各方面能力的死亡游戏!”

        “秦义,你是唯一有资格挑战这个有些的人!通过之后有莫大的好处。”

        赵疯子说到最后,激动的手上的烟都掉在了地上。

        “我不要什么好处,我只想知道那些事情的来龙去脉。”

        秦义淡淡的说。

        赵疯子见秦义这么说,欣喜道:“好!只要你通过死亡游戏,我自然会全盘告诉你双龙鼻烟壶的秘密!”

        “在哪,怎么玩?

        告诉我!”

        秦义直截了当的说。

        楚千雪的心又揪到了一起,真是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件事好不容易有惊无险的处理完,新的事又来了。

        “地点就在白家大院,清风塔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