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181章 清风塔

第181章 清风塔

        “本来云大少还准备叫几个姑娘,准备给你来一场表演,说万一师父不小心挂了,好歹没啥遗憾。”

        东子一脸坏笑的说道。

        秦义能够吃人眼神望向云志飞:什么叫老子一不小心挂了?

        云志飞没好气的踢了东子一脚,一本正经的说道:“师父别听他瞎说。

        我主要是想活跃气氛,调动师父的精气神。”

        “那怎么没请?”

        “后来一想,给嫂子看到会不高兴的,要是严重的导致家庭破裂我罪过就大了。”

        云志飞说着四下望了望,疑惑道:“大嫂怎么都没来啊?”

        秦义微微一笑:“我怕她们俩担心,就悄悄出门了。”

        “师父,你这可是不告而别!等着回家跪搓衣板吧!”

        云志飞不怀好意的说道。

        众人都是大笑,大战前压抑的气氛缓和了不少。

        看看时间差不多了,秦义道:“谢谢你们了,那我就先进去了。”

        云志飞,三豹哥,东子同时说道:“老大,注意安全!我们会在这里一直等着你!”

        秦义挥手告别,深吸一口气敲响了白家的大门。

        门口的守卫早就得到了消失,见秦义一个人,又搜了搜身,没有枪支和锋利武器后,见只有几根银针也没有在意,做了个请的手势。

        “秦义先生,清风塔就在前面三百米的地方,赵先生和其他几位已经在塔里恭候您的大驾了。”

        秦义点了点头,这次上塔不允许带任何武器,除了治病的银针,秦义基本上算是赤手空拳,看了眼耸立在空地,被翠绿树木环绕的清风塔,秦义慢慢走了过去。

        于此同时,在白家最高的洋楼上,白航飞对身边的一位老者说:“老爷子,姓秦的还真的来了。”

        老者正是白家的家主,江南四大家族之一的白老爷子。

        他穿着一身唐装,半靠半坐在躺椅上,脸上没有任何表情:“孙儿,这个秦义不简单,是个难得一见的人才,可惜啊,如果能为我所用,我们白家很有可能会迅速崛起。”

        白航飞有些不以为然:“老爷子,你这不是长他人士气,灭自家威风吗?

        难道靠他我们白家还能一跃成为江南四大家族之首吗?”

        “江南四大家族之首?”

        白老爷子不屑的冷哼一声:“我看跻身燕京四大家族也不是不可能。”

        “燕京四大家族?

        老爷子,你是不是太高看这个秦义了,他也不过是个懂点医术和武术的普通人罢了。”

        白航飞惊讶的说道,想想燕京城里那些庞然大物的家族,他觉得老爷子有些老糊涂了。

        “千军易得,一将难求啊。

        一个优秀的统帅人物才是每个家族的核心,孙儿,你的眼光还是太过短浅了。”

        白老爷子摇晃着躺椅,长叹一声说道。

        “哼,他有命从清风塔里出来再说吧。”

        白航飞的脸上露出一丝狠色,那个塔里全都是一些不要命的疯子,他不相信秦义一个凡胎可以全身而退。

        ……清风塔是白家专门为赵疯子建造的,别看赵疯子疯疯癫癫的,但是却很有本事,年轻的时候也是一号人物。

        他在白家刚崛起的那段时间出了大力气,这才奠定了如今江南四大家族的地位。

        只是之后的赵疯子太过醉心古玩和赌博,变得有些疯癫,不过他提出清风塔也不是什么苛刻的要求,白老爷子也就答应了。

        秦义站在塔前底层正门楹上左右对联写着:“一塔声江天,越水潮奔初月上”“清风存佛地,吴山本落大桥横”秦义自然知道,这首对联出自真正的清风塔上。

        而真正的清风塔在美丽的西子湖畔之南,钱塘江畔的月轮山上。

        北宋开宝年间,当时杭州为吴越国国都,国王为    镇住钱塘江潮水派僧人智元禅师建造了清风塔。

        取佛教“清风敬”之义,命名    为清风塔。

        清风塔又名六合塔,取“天地四方”之意。

        赵疯子虽然为人疯癫倒还真有点文人的意境。

        虽然是仿造的塔,层数也只有四层,却也很是别致。

        秦义迎着台阶一脚踏了进去,看了看第一层塔里的环境,暗暗吃了一惊,还以为走错了地方,来到了古董店。

        也难怪秦义这么想,只见眼前立着一个硕大的古装柜台,里面各种古玩字画琳琅满目。

        塔四面的墙壁上,也贴满了历朝各代名人大家的山水字画,就连地上也摆放了不少兰花,菊花都古代文人喜欢的草本植物。

        一个带着眼镜,穿着古代掌柜长衫的中年男人正在横放着的玻璃柜台前擦拭着桌子,看到有人进来,长衫男人满脸堆笑的说道:“欢迎啊,今天你可是第一个顾客,你就是秦义吧?”

        秦义点了点头,心里暗暗想到:怎么真搞得和买卖古玩东西似的。

        不过这个人面色和善,四周也不见什么暗器机关,再看着周围满是古玩字画,似乎第一层塔充满了和谐的气氛,丝毫没有什么危险的感觉。

        “请问,先生怎么称呼?”

        秦义用古代文人之间打招呼的方式道了一声。

        “哦,不必客气多礼,鄙人姓姚,你叫我姚老四就行。”

        姚老四站在柜台后面,恭敬的说道。

        “原来是姚先生,额……不知道这一层我该在怎么通过。”

        秦义问道,看来这清风塔也不像外界传闻的那样全是一群疯子变态,起码眼前这位就很正常啊。

        搞不好还是别赵疯子给抓来的。

        “哦,是我唐突,忘记介绍了。”

        姚老四歉意的笑着拍了拍脑袋:“很简单,秦先生,只要你能分辨出这两个哪个是真品,哪个是赝品就行了。”

        他说着,从身后取下来两个一模一样的金佛,放在两人面前隔着的玻璃柜台上。

        秦义望去,只见这两座金佛大概有成年人的巴掌那么大,颜色斑驳,造型栩栩如生。

        粗看过去,两个金佛的造型一模一样,至少秦义扫这一眼过去,没看出任何分别来,就像是一个东西放在镜子前一模一样。

        “只要分辨真假就行了吗?

        这么简单?”

        秦义有些难以置信的问道。

        “对,就是这样。

        哦,如果秦先生能分辨出来真假的话,麻烦把假的给摔碎了。”

        姚老四依旧是客客气气的说道。

        “好,那我试一试吧。”

        秦义说着就要伸手,准备仔细的研究一番。

        这时候,姚老四像是想起了什么,“好意”的提醒道:“差点忘记说了,如果秦先生摔错的话,作为小小的惩罚,我会引爆炸弹的。”

        “炸弹?”

        秦义惊讶的问道,手也停了下来。

        这个消息来的也太突然了,看着姚老四,他还以为自己耳朵听错了。

        “对,错了嘛,当然要惩罚,这柜台里每个盒子都装着炸弹,哦,包括你眼前的这个玻璃柜。

        对了,还有四周墙壁,花盆里,都装着炸弹。

        只要我按下这个按钮,或者这个遥控器不小心掉在地上都会引爆的。”

        说完,姚老四的脸上仍然挂着那副人畜无害的笑容。

        只是秦义再看他的笑容已经感受不到丝毫善意,而是一个吃人不吐骨头的魔鬼!他的额头也不免渗出一丝冷汗,将刚开始进塔的放松完全收了起来,紧绷着脸说:“那这样的话,整个塔,岂不都要……”“对啊,全部灰飞烟灭。

        这也是没办法的事。”

        姚老四一脸无可奈何的说:“谁让我就在第一层呢。

        既然这些古玩字画不被世人所知道,那就让它们全部毁灭吧,你说是不是这样,秦先生?”

        一股寒意从对方的身体里散发出来,慢慢在整个第一层塔里撒播开来。

        现在,秦义算是彻底知道了什么是真正的疯子。

        只要猜错了,就会引爆炸弹,不光不让你活,不让其他人活,连自己都不让活了。

        完完全全,彻彻底底的不给退路!更可怕的是,这是在其他人都同意的情况下故意这么安排的,这群人的脑子都装了些什么?

        “别愣着啊,秦先生,我可不喜欢墨迹的人。

        为了加快速度,这样吧,我们来设置个时间,就10分钟吧。

        时间到了,我也要引爆的啊。”

        姚老四说着拿出一个闹钟,开始计时。

        “疯子!”

        秦义吐出两个字,不再理会他,开始凝神查看眼前的两尊金印。

        这金佛做的很有神韵,是难得的精品古玩。

        “这其中的赝品可是老头子我花了三年时间,仿造出来的啊,很辛苦不容易呢。”

        见秦义没搭理自己,姚老四忽然问道:“这金佛是哪个朝代,干什么用的,快点回答我,否则按下按钮!5~4~”姚老四说着面无表情,真的要伸手去按。

        “汉代,西汉!”

        秦义连忙说道。

        “嗯,还不错,那你继续吧。”

        姚老四颇为满意的点了点头。

        秦义的后背留出一丝冷汗,这样拿自己和对方命当赌注的方式他还是第一次遇到。

        你妹啊,这样恐怕以后老子鉴宝都会留下心里阴影。

        正当他检查完毕规制、纹饰,准备检查凿痕、材质的时候。

        姚老四又冒出来一句:“金佛上的字体是什么种类?

        5~4~”“汉承秦制,这是秦朝的小篆。”

        “你说的金佛座底,还有背后呢?

        不完整,4~3~”姚老四语气冰冷的继续说道。

        你大爷的!秦义立刻将双眼移到金佛背后,立刻高声叫道:“是隶书!”

        “2~1~”姚老四的声音这才停下来:“下次回答的快一点啊,这就剩一秒了啊。

        我都替你捏把汗。”

        听到这话,秦义真想把他的脑袋塞到花盆里去。

        “时间过的真慢啊,还剩七分钟。”

        姚老四托着下巴说道。

        随后问了一个秦义不知道如何回答的问题:“在你眼里,我算不算疯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