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极品透视豪婿在线阅读 - 第200章 没来闹事吗

第200章 没来闹事吗

        这一脚直捣黄龙,血蛇已经避无可避。

        犹如铁板一般狠狠砸在他的脸上!血蛇顿时脸部扭曲,鼻梁断裂,牙齿混着血吐在地上!毕竟也是个二流巅峰高手,借着力道,血蛇一个后空翻暂时躲开了。

        “咱俩都是二流高手?

        你埋汰谁呢!”

        秦义嘴角带着一丝冷笑。

        血蛇气喘吁吁的站立着,没有说话,或者说是不敢回答!

        身体里每一根汗毛都散发着恐惧,他现在终于知道自己面对的是什么了!

        今晚想要取胜已经没有任何可能!能够保住性命逃出去是最后的一丝希望!想到这里,血蛇的脚步往门口挪了挪。

        “不好,他要跑!”

        楚千雪看出不妙,刚喊出口,血蛇已经撒腿朝外狂奔。

        秦义又怎么会看不出来?

        “跑?

        往哪跑?”

        冷哼一声,秦义行云流水般从餐桌上拿起一把餐刀。

        随后,银光闪过。

        伴随着一声绝望的惨叫,餐刀直接扎在血蛇的大腿根上,入肉三分!此时的血蛇像被人打中七寸,在地上扭曲着身子。

        “今晚你做下这么多恶,滥杀无辜,闯我宅院!”

        “还敢……恐吓我屋子里的女人。

        你这种人类中的畜生,早该清理掉了!”

        秦义的脸上的戏谑消失殆尽,取而代之是肃然的杀气!看着一步步走进的秦义,血蛇不停的挣扎着,妄图离开这地狱一般的地方。

        他怕了。

        是那种来自死亡威胁的害怕,是那种彻底绝望的恐惧。

        以前都是他折磨别人,他喜欢在别人身上看到那种濒临死亡,苦苦求饶的快感。

        可是今晚,却报应在自己身上。

        “秦,秦义,我有上千万的珠宝,送给你!”

        “哦,我……我还有一箱子抢来的金条,给你,都给你!”

        血蛇终于承受不住,脸色煞白的苦苦哀求:“我还有……”啊!不等他说完,秦义直接拽出扎在他大腿上的匕首。

        接着。

        没有停歇,直接一刀没入咽喉,结果了这头罪恶的孽畜。

        “不好意思,我只要你的命!”

        秦义用十分厌恶的眼神瞥了一眼血蛇,拔出匕首。

        刚要转身进屋,门外传来急促的警笛声。

        “警察这么快就来了?”

        秦义自言自语道,从他报警到解决血蛇,中间也不过六七分钟。

        “屋里所有的人,不许动!”

        一个柔美又不失威严的女性声音传了过来。

        又是她,女警官林欣?

        听到声音,秦义立刻认了出来。

        果不其然,片刻之后,林欣穿着英姿飒爽的警服,领着五六个全副武装的警员,有条不紊的的拿着枪猫腰走了进来。

        “美女警官,嫌疑犯已经被击毙了,屋子里现在都是遵纪守法的良民啊!”

        秦义躲在门柱后面喊道,他怕一个不小心,自己被当成罪犯,就地正法了。

        林欣正小心翼翼的全神戒备着。

        接到指挥部的报警电话后,她立刻组织人赶了过来。

        两人被杀,两人重伤,而且还都是身体素质过硬的人!作案手法极度残忍!根据以往的经验,嫌疑犯很可能是身背命案的惯犯。

        秦义的一嗓子让她一愣。

        凶手已死?

        在没有手枪等武器的情况下,谁有这么大本事?

        但是很快,她也认出这个熟悉的声音。

        是秦义!而此时,他们也看到了院子里面相狰狞的魁梧大汉。

        “真是你?”

        林欣依然保持着警惕,但手中的枪已经松了下去。

        “呵呵,咱俩又见面了,还真是有缘分啊。”

        秦义那嬉皮笑脸的声音一出来。

        林欣知道,屋子里不是那个“贱人”还能是谁?

        而此时有队员也通过小区物业核对了信息,秦义正是报警的人,也是这栋别墅的主人。

        “没错,没错,又是我!”

        秦义从屋子里走出来,脸上又挂着平日里不正经的笑容。

        林欣示意手下人放下枪,迈步走了进去。

        楚千雪见状,也走了过来。

        “报告秦警官,地上的人初步断定正是凶犯,现已无生命体征!”

        有警员立刻上前探查道。

        林欣点了点头,心想:都这样了,要是还不死,那除非是诈尸了。

        “秦……先生,请您简单复述一下案件经过。”

        林欣撇了撇嘴问道。

        上次超速没抓到他,一直耿耿于怀。

        能有好叙述的?

        无非就是暴徒入室,欲行不轨,打斗中,被一不小心解决掉了。

        秦义说的轻描淡写,因为他根本没把血蛇当一回事。

        让手下简单做了笔录,法医验明尸体,就准备收队了。

        “你没事吧,要不要跟车送你去医院?”

        林欣看了看脸色苍白的楚千雪,关切的问道。

        “我……没事。”

        楚千雪摇了摇头。

        “只是被惊吓了一番,没事的!”

        林欣点点头,收拾了现场,带人离开。

        一夜好睡,转眼天明。

        等秦义睡眼惺忪的起床,破天荒的发现,楚千雪居然已经将早饭做好了。

        煎的金黄的鸡蛋,泡好的香牛奶,烤的香脆的面包。

        “味道不错啊!”

        秦义胃口大开,迫不及待的坐下来吃喝起来。

        “稀奇啊,千雪,你今天不是发骚吧,不,是发烧~”咬下一口面包,秦义疑惑的问,按照规定,今天可是他做饭。

        “烧你个头!信不信我一铲子把你拍进煎鸡蛋里?”

        楚千雪气急败坏的挥舞着锅铲。

        昨晚,秦义又是和血蛇一番恶战。

        再让他起来做早饭,她还真有些过意不去。

        或者说,心疼他的原因占的成分更多。

        当然,嘴上可不能说。

        否则,这个无赖还不得意的尾巴都翘起来了。

        “我想做早饭就做,你管的着吗?”

        楚千雪气势汹汹的道。

        “我是员工,你是老总。

        你天天做给我吃,我也管不着哦。”

        “哼,你想的美!”

        秦义喝了杯牛奶,看着满地狼藉的客厅:“咱家成这样了,要不我今天联系人收拾下。

        就……不去上班了。”

        楚千雪双眼犹如冷霜:“又想翘班?

        好在你的店有小翠看着,不然都关门大吉了。”

        秦义不好意思的扰了扰头。

        将一块煎好的鸡蛋放入盘中,楚千雪悠悠的说:“小算盘就别打了,我已经联系家装公司了,物业也会派人来帮忙。

        就不劳烦您老了。”

        两人吃罢,楚千雪又做了一份,自己吃。

        随后秦义开车,两人朝着公司而去。

        “今天有个重要会议,在市里威斯汀酒店开,下午你陪我去一趟。”

        楚千雪翻看着手机说道。

        秦义满脸苦笑:“楚大总,怎么说我也是安保部经理,你老是拿我当专职司机使……”“因为你留在公司也是泡妞,玩游戏,我这是废物利用!再说了……”楚千雪顿了顿说:“这次会议很重要,带的资料关系到斗宝大会,有你在,万一出个意外,还能挡挡子弹,挡挡刀。”

        参加斗宝大会都要向当地的鉴宝协会提供材料的。

        秦义听着要挡刀,满脸黑线,嘴角不自然的抽搐着,大姐,你这警惕性比我还高啊。

        转而想了想,反问道:“最近几天,没人来咱们公司闹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