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庆荣华在线阅读 - 第二百一十五章、又被钦点了

第二百一十五章、又被钦点了

        从慈宁宫出来,曾荣手里多了一样东西,一个食盒,是太后命她给皇上送去的。

        原本她还在纠结从慈宁宫出来用不用去乾宁宫回话呢,太后命人捡了两样菜,间接告诉她该怎么做。

        说实在的,这趟慈宁宫之行她有点被太后感动了,太后非但没有责怪她“戏弄”皇上,还刻意提醒她以后不可再自称“奴婢”自贱身份,临走,又教她怎么做事,以致于那一瞬间她甚至生出几分悔意,早知如此,还不如不去那什么破内侍监,直接进慈宁宫好了。

        当然,也只是一闪念间的悔意。

        她是一个意志还算坚定的人,自己选好的路一定会一步步走下去,明知前路艰险,明知蝼蚁撼树,可她还得负重前行,这是她重生的意义。

        再次站住乾宁宫前,曾荣深吸了口气,这才请门口的太监通报,说是药典局掌事曾荣奉太后之命来送膳食。

        巧合的是,曾荣进去时,皇上这边也在摆膳,这次就不在上书房,而是在西边第一间屋子,皇上正拿着卷书坐在炕上翻看,前面的炕几上摆了好几道菜,陈霞领着郑姣两个站住一旁,每上来一道菜,都由太监拨出一口到碗里让她们先尝,待所有菜尝完后还得等一刻钟皇上才能食用。

        这是曾荣才从太后那边得知的用膳规矩,也难怪这对母子一个拿着几张画翻弄一个拿着卷书翻看,原来都是为了打发时间。

        “启禀皇上,下官已完成皇上使命,一字不差地复述了皇上的旨意,太后得知皇上吞咽尚有疼痛感,命下官给皇上送来两道菜。”曾荣说完双手把食盒送给传菜的太监。

        传菜的太监接过去打开食盒,其中一个太监正要往陈霞的碗里拨菜时,朱旭发话了,“这两道菜让她试吃。”

        陈霞听了虽有点诧异,但什么也没说,把碗筷递到曾荣面前,曾荣有点轻微的洁癖,不想用别人用过的碗筷,因而伸手去接时就有点犹疑。

        “给她换副干净碗筷。”朱旭吩咐道。

        这下不但陈霞瞪大了眼睛,就连拨菜的太监也惊得手抖了一下,差点没把手里的碗打了,还是常德子机灵,忙从屋子中间的小圆桌上拿了一套干净的碗勺来,亲自动手从碗里给她拨了足足半碗的芙蓉火腿鸡蛋羹,这道菜是由春笋、金华火腿外加鸡蛋做的,香鲜可口,曾荣上一世在徐家吃过,不过徐家的厨子比起宫里的还是要差一些。

        另一道是丸子汤,白瓷碗里放了几片绿叶青菜,青菜上面铺了四个丸子,每个丸子都用一截竹荪包裹住,还好,这一次常德子只给曾荣舀了一个丸子,曾荣咀嚼了一会,只吃出这丸子里有新鲜的海味和部分鸡肉,别的没尝出来,不过味道的确是鲜美无比。

        “如何?”朱旭问曾荣。

        “回皇上,两道菜均入口即化,正适合皇上。”曾荣躬身回道。

        “蠢货,朕问的是味道如何?”朱旭瞪了曾荣一眼。

        “启禀皇上,这道鸡蛋羹鲜香可口,这道丸子松软鲜美,是下官从未尝过的美味,至今齿颊生香。”曾荣斟酌了一下措辞,回道。

        这对她来说的确有点难度,毕竟她不是美食家,上一世虽在徐家生活多年,可一来徐家也不是什么骄奢淫逸之家,更注重的是书香传世,二来曾荣不过是个妾室,因而,她对美食一道纯属门外汉一个。

        “拿来,朕尝尝。”朱旭斜了曾荣一眼,显然不是很认同曾荣的话。

        他吃了几十年的御膳房,这些菜什么味道还能心里没点数?要真有这丫头说的这么好,他何至于看着这些东西一点食欲没有?

        “启禀皇上,尚不足一刻钟。”陈霞拦住了常德子,这是她的职责。

        “拿来吧。”朱旭没抬头,只抬起眼皮夹了陈霞一眼,吐出了三个字。

        常德子一听忙把手里的丸子端到皇上面前,皇上拿起勺子舀了一个放进嘴里尝尝,确实挺松软的,鲜美吧,也有点,放了点海鲜和山珍,再加上鸡肉,这汤是用好几只野鸡吊出来的高汤,这么一想,味道似乎真不错。

        为了体验曾荣形容的齿颊生香,朱旭又舀了一个丸子送进嘴里细细品味,剩下的那个丸子他赏给常德子了。

        那碗鸡蛋羹他也吃了小半碗,感觉一般,不如丸子,可能因着放了点火腿,虽不至于齿颊生香,但这股鲜香确实久久没有散去。

        曾荣见他把这两道菜都尝过了,想着应该没自己事了,便躬身要告辞。

        “皇上用膳不能打扰。”常德子没等皇上回话,轻声警告了她一句。

        曾荣哪知有这个规矩,再次腹诽起来,早上她就因为挨罚没吃上饭,下午这一耽搁,估计她的晚膳又该被耽误了,说实在的,若不是方才那半碗鸡蛋羹和一个丸子,只怕这会她肚子又该叫唤起来。

        可腹诽归腹诽,曾荣是绝对不敢开口了,食不言的规矩她懂,方才她只是太急切了,一时没想这么周全,觉得皇上是在品尝太后送来的菜肴,尚未正式开动,她可以钻个空子。

        可是话说回来,她也想不明白这一天为何犯了这么多错,明明之前在锦绣坊和绣作坊那边她和几位姑姑相处得都不错,还有太后老人家也是,几位长辈虽都有点私心,可对她无不关爱有加,却独独在这位面前,一而再地出错一而再地挨骂挨罚。

        看来,她还是适合和女性长辈们打交道,对男性有一种本能的排斥。

        还好,这一次朱旭没有罚她,只是冷冷地扫了她一眼,曾荣不由自主地哆嗦了一下,忙把头低下去,弓腰缩背的,恨不得把自己脑袋藏起来。

        朱旭略扯了扯嘴角,没再去逗她,拿起筷子,正式开动了,可惜,刚有的一点食欲,看着这满桌的菜肴又不知如何下箸了。

        “来,你过来。”朱旭又叫了曾荣。

        曾荣也不知是不是叫自己,为避免挨骂,抬起了头,见皇上果真看着她,只得上前几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