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其他小说 - 艾泽拉斯时光法典在线阅读 - 37【圣徒!】

37【圣徒!】

        一番忧伤过后,奥里克斯翻开了床角的时光之书。在他“昏迷”的时候,这本书似乎一直被放在这里。

        不用说,这一定是布丽奇特那家伙的杰作。

        圣契对于圣骑士而言是很私密的东西,未得许可,他人不得翻看。因为不光是神圣法术心得,甚至一些对过往罪恶的忏悔,有的圣骑士也会写在上面,这是只有圣光才能阅览的事物。

        至少圣骑士是绝对不会随意翻看同僚的圣契的,那既是不尊重人,也是亵渎圣光。

        不过被翻了奥里克斯也不担心,这本书会在别人面前伪装自己。

        ——

        【时光点数】:89。

        【姓名】:奥里克斯·瑞文戴尔。

        【种族】:人类——感染血肉诅咒的维库人后裔。

        【等级】:史诗中阶圣骑士。

        【能级】:史诗中阶1阶65/1000。

        (进阶属性面板已花费10点时光能量解锁)

        【属性】:力量171,耐力202,敏捷70,法力(神圣能量)241,精神198。

        【综合战力】:375。

        【时间守望者职位等级】:1阶时间守望者。

        【任务风险限制】:非常安全-史诗。

        【时光祝福】:圣光使者——圣光永远照耀着你。

        【现有任务】:

        (传奇级历史任务)拯救艾泽拉斯第一阶段——(史诗级历史任务)洛丹伦之冬初级目标——捣毁诅咒教派。

        主线:捣毁诅咒教派——诅咒教派,由克尔苏加德组建的邪恶教派,如腐败的疮痍一般,暗中啜饮着洛丹伦的鲜血成长壮大。捣毁它,断绝巫妖王染指洛丹伦的妄想!

        任务目标:彻底摧毁诅咒教派。

        任务奖励:350点时光能量(已完成阶段目标:捣毁诅咒教派位于安多哈尔地区的总部,获得其中50点时光能量奖励)。

        另:时间守望者因完成任务,在本时间线内收获的声望、地位等附带收益不计入时光之书奖励范围内。

        支线1:(普通)瑞文戴尔男爵——堕落的领主,与克尔苏加德沆瀣一气,共同组建诅咒教派,利用家族资产将诅咒教派的活动范围蔓延到了斯坦索姆地区,直接导致斯坦索姆首府的数十万居民感染天灾瘟疫,罪无可赦。

        任务目标:击杀瑞文戴尔男爵(已失败)。

        任务奖励:25点时光能量。

        支线2:(传奇)克尔苏加德——肯瑞托六人议会前议员,痴迷通灵(死灵)学识,因再三违反禁令而被驱逐。在巫妖王的指引下误入歧途,终对其效忠,后回到故土在洛丹伦大地掀起可怕的瘟疫浪潮。

        任务目标:击杀克尔苏加德。

        任务奖励:1.彻底击杀(令其无法通过魂匣复生):200点时光能量+特殊奖励。2.普通击杀:200点时光能量。

        (开放性历史任务):阿尔萨斯的命运——陪伴阿尔萨斯走完这段旅程。

        任务目标:若其堕落,将其击杀;若其摆脱巫妖王的觊觎,或在达到堕落阈值前巫妖王已死,助其成为洛丹伦君王。

        任务奖励:100点时光能量。

        另:时间守望者因完成任务,在本时间线内收获的声望、地位等附带收益不计入时光之书奖励范围内。

        ——

        看到未完成三个字,奥里克斯又叹了口气。

        不过捣毁诅咒教派的任务,他到算是收获到了阶段性的成果。听说一番搜查下来,达拉然的法师们在安多哈尔地区西部的群山中发现了诅咒教派的行动基地,然后立刻就把消息传回去了。

        早已准备好的达拉然与白银之手骑士团火速出动,据说当时那些高阶成员正准备转移,结果被堵在了里面,先是挨了一通魔法轰炸,又被白银之手杀进去一通乱锤。

        死伤惨重不说,连克尔苏加德都被德雷登、茉德拉和安斯雷姆这三位昔日同僚逮了个正着。要说他也真是够强,曾经本就是达拉然名列前茅的传奇法师,又得到了耐奥祖赐予的死灵学识,居然以一敌三而暂时未落下风。

        只不过在莫格莱尼加入战团后,克尔苏加德就支撑不住了,据说胸口重重挨了一锤,然后就在侍僧的掩护下逃之夭夭了。

        至于他逃到了哪里,没人知道。

        虽然没能亲自参与到这场突袭行动中,但奥里克斯也不觉得有多遗憾,毕竟这一阶段的时光能量奖励已经收到了。过去一年在时光副本中的经历让他了解到,时光之书似乎十分鼓励这种四两拨千斤,用巧劲推动时间线里的庞然大物去化解危机的行为。

        不过奥里克斯已经学聪明了,这里面仍然有坑。

        巫妖王不会偃旗息鼓,势必转入暗处,继续谋划着卷土重来。洛丹伦这边警觉起来了,也许他会去吉尔尼斯,会去行将分裂的斯托姆加德,将目标转向暴风王国也说不定,甚至有可能换一种更为巧妙的攻击方式。

        未来的走向,已经因此离开了原本的剧情范畴,渐渐走入了他这个穿越者的未知领域——至少会比已知剧情更难以捉摸。时光之书这本破书就爱这么干,以此来锻炼持有者,就好像在为什么更远大的终极目标进行人才储备。

        但奥里克斯不怕。

        他已经羽翼渐丰,虽说尚不是一方大员,却也拥有了足以影响历史的能量。

        如今圣徒——他听到了旁人的窃窃私语,那些人私下称他为“圣徒”——光环加身,一言一行一举一动都代表着圣光的旨意,还是化解了一场危机的预言者,获得了白银之手骑士团与达拉然方面的信任,已不必再像最早时那样,只能如履薄冰般地假借外部势力之手,才得以撼动历史的车轮。

        即使历史的浪潮终归会前进到未知领域,他也有信心力挽狂澜。

        正沉思间,布丽奇特敲门而入,说道:“那个……外面聚集了很多信徒,他们都想见见你。”

        “信徒?”奥里克斯一愣。

        听说“圣徒”这个词就是布丽奇特最先传出去的,这些天还经常往返斯坦索姆城与瑞文戴尔宅邸,四处去说关于自己这位圣光预言者是如何为洛丹伦化解了一场危机的。

        不会都是真的吧?外面聚的那些信徒就是这么来的?

        他难以置信地仔细看了看布丽奇特,心想相处了这么久都没发现,原来你有水军头子的潜质?而且还是“自来水”。

        被他这么一看,布丽奇特脸颊飞上一抹红晕,目光竟有些闪躲,不过很快就转回头与他对视起来,目光中透着一股坚定,还能瞧出几分虔诚甚至是狂热之色。

        这种要誓死追随的目光是怎么回事?

        奥里克斯发现,近来的事情,似乎让两人的关系在悄然间产生了变化。仍是同伴好友,却多了某些东西,一下就变得复杂了起来。

        “他们是怎么知道我的?”奥里克斯问道。

        “呃……是我说的。”布丽奇特答道。

        奥里克斯无奈万分,布丽奇特哪都好,唯独一遇上信仰方面的事情,就很容易欠缺考虑。

        这种时候怎么能说这个?捣毁诅咒教派行动基地这件事,明明都是保密的,就是怕传出去以后引发民众恐慌。她倒好,直接给抖落出去了……怎么也没人拦着?

        布丽奇特又说:“他们都在等你,快出去看看吧。”

        奥里克斯叹了口气,起身推门而出,结果刚一开门,就感受到了扑面而来的喧嚣,跟置身菜市场似的。

        他还特意留神了一下老师达索汉和亚历山德罗斯·莫格莱尼的神情,结果却让他大吃一惊。

        两人脸上都挂着无奈的笑,然而却全无责备之色,十分清晰地表明了一个意思:你刚醒,还没恢复,要是不想去就别去了,但尽量还是去看看吧,毕竟那都是虔诚的信仰者……

        奥里克斯越琢磨越觉得不对。

        这等于……

        默许了布丽奇特散布保密信息的事情,还觉得这并没有什么,怎么会?

        他猛然想到了催眠时听到的传闻——据说泰瑞纳斯国王要召见自己,予以自己与挫败诅咒教派阴谋相应的嘉奖——顿时明白过来,王国似乎本就无意隐瞒瘟疫险些爆发的事情。

        种种传闻串联到一起,奥里克斯恍然大悟。说不准王国这是要把自己树立成典型啊!

        心念至此,他心里的一块大石头落了地,推开通往阳台的大门,来到了民众的目光中。

        我的个妈呀,人也太多了。

        里三十层,外三十层,人山人海,把瑞文戴尔庄园围得水泄不通,几处栅栏都快被挤塌了。这阵子连日阴雨,道路泥泞,即使今天也是个大阴天。也不知道这些人是怎么过来的,而且恐怕已经在庄园外等了好几天了。

        他一出来,民众瞬间鸦雀无声。

        “看呐,是圣徒,是圣徒奥里克斯!”

        “是洛丹伦的英雄,救世主啊!”

        “圣徒,要不是您,我们一家早就吃了染疫的谷物,变成可怕的行尸了……”

        几秒后,随着有人认出了奥里克斯,人群顿时沸腾了起来。

        奥里克斯再一次难以置信地看了眼布丽奇特,心说这个女人太可怕了,这是为自己招来了多少仰慕者?好像还顺便向他们科普了一下天灾瘟疫的相关知识?

        布丽奇特颇有些难为情地看了他一眼,好像在说我这一切都是为了圣光。

        奥里克斯无奈地摇了摇头,深深吸气,上前一步站到栅栏前。庄园外的人山人海立即安静下来,数千双眼睛目不转睛地盯着他。

        “圣光永佑洛丹伦!”他高声说道。

        说罢他伸手向天,掌心闪烁其圣洁的光辉,不多时,一道圣光穿破浓重的铅云,照耀在了他的身上。

        人群再一次沸腾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