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首席医圣在线阅读 - 第745章 我是来救人的

第745章 我是来救人的

        什么叫乱拳打死老师傅?

        麻老眼前的就是经典案例!

        麻老在洛杉矶唐人街活了大半辈子,也见证了华埠的风风雨雨、世事沉浮。

        伍三甲是偷渡来的。

        孤身一人,靠着拳头打遍了整个唐人街,很快集聚了自己的人马势力。

        像阿阳、彭刚这些人,本来都隶属于不同的唐人街势力,都是被伍三甲打服而臣服投效的。

        伍三甲太能打了,一身咏春拳,论近战格斗,几乎没有遇到了平分秋色的对手,蝉联了好几届华埠的双花红棍,最终统一了华埠江湖。

        虽然现在岁数大了,加上身上积累了太多的顽疾旧伤,实力其实早已大打折扣,但是,老迈的狮子,牙锋一样犀利,远不至于到英雄迟暮的地步。

        可谁能想到,今天一场意外的冲突中,一个医生横空出世,以一敌众,横扫了华埠一帮高手,最终还把伍三甲骑在身下暴打!

        真的是暴打!

        一拳一拳!

        拳拳到肉!

        没有任何的花式套路!

        纯粹是按着人的脑袋暴打!

        并且充斥了无限的报复爽感!

        让你装比!让你恐吓!让你欺负人!

        劳资不是英雄,就是来揍你的!还要把你揍成狗熊!

        转瞬间,伍三甲本来儒雅还有些小帅的面孔,直接被打成了猪头!

        从额头、眼眶、鼻子到嘴巴,都流淌出了血水!

        趁着宋澈换气的功夫,伍三甲无力挣扎着,支吾道:“别、别打了……啊!”

        还没求饶完,宋澈又是一拳轰在了伍三甲的嘴巴上,硬生生打碎了两大颗门牙!

        “让你求饶!挨打要立正的规矩不懂吗!不懂规矩,也配当老大吗?老大做成你这狗样,我要是你当场就找豆腐撞死算了!”

        宋澈还不解气,又是两耳光下来,打得伍三甲险些背过气,干咳的时候,又吐出了两颗带血的牙齿!

        这一下,伍三甲不知道是被打蒙了还是气急了,白眼一翻,直接晕厥了过去。

        看宋澈还要下死手,麻老都忍不住劝道:“宋小友……差、差不多了……”

        “这王八羔子刚刚要杀我,我现在这么回敬他,叫差不多?”宋澈质问道。

        麻老顿时语塞。

        是啊,刚刚伍三甲的手掌裹着瓷杯,如果拍在宋澈的太阳穴上,宋澈也基本是活不成了。

        “别打了!”

        刚刚那个耍内家拳的老头子也帮着求情,道:“这位兄台……”

        “少文绉绉的,想我饶他狗命,就拿出点诚意!”宋澈单手掐住了伍三甲的喉结!

        他现在已然是杀红眼了,那张清澈淡然的小白脸,取而代之的是彪悍杀机,唬得其他人又是一阵胆寒畏怯。

        “诚意……”

        老头子急忙思忖了起来,思着忖着,目光不由自主的落到了霍明文的身上!

        霍明文早就吓傻了,但迎上老头子的诡异目光,当即身子一哆嗦,就意识到了这所谓的诚意,怕就是他自己了!

        一不做二不休,霍明文选择了……开溜!

        “跑哪去!今天这事都怪你招惹来的!”

        不等老头子动手,阿阳就堵上去,一把揪住了霍明文。

        “这跟我什么关系?!是我舅舅要这么做的,难道你们想背叛我舅嘛!”霍明文慌忙大叫。

        “你还敢说!哪条狗崽子说他只是一个医生了!”阿阳气急败坏道。

        未曾想,宋澈居然贴心的替霍明文解释道:“他没说错,我的本职就是医生。”

        “不过,他应该不知道,我的副职,是教育人!”

        宋澈冷笑道:“但话说回来,霍大少,我已经教育了你两次了,你都不长记性,我这人遵循一个原则,事不过三,你觉得你还有被抢救的资格吗?”

        “我、我给你交补考费好不好?”

        情急之下,霍明文居然脑袋开窍了:“我再给你一百万……美金!”

        “看来你还是不够了解我,我这人对钱从来都不感兴趣。”宋澈一本正经的道。

        “那你到底想怎么样啊?”霍明文都快吓哭了:“条件任你开,只要你高抬贵手。”

        “我教育不了你,那只能换其他人教育你了。”宋澈甩了甩略微发麻的手腕,道:“今天搞成这样,其实非我本意,我这人吧,其实还是很慈悲为怀的,即便对无药可救的人,我也是不抛弃不放弃。你们看啊,现在你们的老大伤重成了这样子,就正需要我的救治,这一点,你们都该认同吧?”

        “……认同。”

        老头子几乎是强行控制嘴部肌肉,挤出了这两个字。

        打完人,嚣张狂妄的见多了,但装得这么白莲花,还是头一个……但无疑后者比前者更欠扁!

        但现在,宋澈的拳头最大、最能扁人,他们只有认同的余地。

        “既然都认同,那我就得留在这里,那么等一会警察来了,这个情况又该怎么解释处理呢?”宋澈又装出苦思冥想状。

        这一下,大家恍然大悟了。

        不用宋澈再思考,他们就很贴心的给出了解决方案————找背锅侠!

        而公认钦点的背锅侠,就不用再思考了吧。

        霍明文登时面色惨白,指着宋澈,悲愤道:“你特么的……”

        “闭嘴!”

        老头子一看宋澈再次皱起了眉头,赶紧捂住了霍明文的狗嘴,呵斥道:“事到如今,这事由你而起,让你承担后果也是应该的,没其他路给你选了!”

        说着,老头子也低声道:“别以为我不知道你怎么会来了洛杉矶,听三爷的意思,你小子是闯了大祸不敢回澳港,这才跑来想找三爷帮衬。现在三爷这样了,万一有个闪失,你也没好果子吃!”

        “留着青山在,你先背锅……把这事揽下来了,等三爷醒了,自然会找法子把你捞出来,现在你再不低头,大家都得陪你一块送人头了!”

        闻言,霍明文最后的那点挣扎和骨气,也随着被抽干的灵魂消失殆尽。

        剧本都被他们安排好了。

        无非是霍明文和伍三甲发生了争执矛盾,出手把伍三甲打伤了。

        等伍三甲醒了后,再找警方提出和解原谅,无非是要在牢里吃一阵子的苦头罢了。

        如果非要负隅抵抗,那么等警方来了,反倒更棘手了!

        先不说以米国的正当防卫法律,宋澈有多大概率被赦免。

        但他们华埠,绝对不会有好果子吃!

        华埠,早已上了洛杉矶警方的黑名单!

        现在给了米国警察一个天大把柄,伍三甲又重伤,华埠还不得被搞得天崩地裂!

        更棘手的是,如果今天这事传扬出去,伍三甲威信尽丧,连带着华埠都得被洛杉矶西海岸的其他势力给落井下石了!

        两害相权取其轻,还不如把霍明文推出来背锅呢!

        “我……扑你个街!”霍明文的满腔怒怼,化作了这一句。

        但无论他有多心不甘情不愿,也无济于事了,华埠组织的老铁们已经达成了默契,将这份光荣的使命赋予给他了……

        ……

        没过一会,米国警察真的来了。

        当他们闯入茶楼的包厢,看到满地的狼藉还没什么。

        毕竟大家都是常年打交道的熟人了,打架算个毛线。

        不过,当带头的警长询问伍三甲在哪时,被大家提醒指向了躺在地上鼻青脸肿的猪头时,米国警察们顿时都傻眼了。

        难以想象,往日那个狂拽酷傲的华埠老大,此刻居然变作了这副惨绝人寰的熊样!

        “谁打的?!”警长的询问既惊诧又兴奋。

        差点忍不住仰天长笑,嘲讽伍三甲你也有今天!

        平时在劳资的面前不是很嚣张狂妄嘛,动不动说自己是纳税人!

        于是,大家自然而然的指向了霍明文。

        “是你?!”警长再次愣了,横看竖看,都看不出这家伙有半点的高手风范。

        “不……”霍明文还欲辩解,但华埠的老铁们岂会给他机会,连忙将事先串通好的台词说了一遍。

        但这个警长又不蠢,立时察觉到这可能是一个背锅侠,目光环视了一圈,锁定了正给伍三甲处理伤势的宋澈。

        “你,把脸转过来。”警长指了指宋澈,眯眼打量着宋澈小白脸上的小块淤青,隐约洞悉到了什么。

        宋澈就转过脸。

        “你脸上怎么了?”警长问道

        “劝架时候挨了一拳。”宋澈叹了口气,道:“警官,这个人的暴力倾向太强了,你可一定要好好管教啊。”

        一说到暴力倾向,包括麻老在内的当事人都脸色一沉,很想一句mmp想说。

        警长还在寻思着案件的脉络,忽然,一名西装革履的眼镜男走了进来,出示了律师证件之后,道:“我是宋澈先生的律师,我得知他在唐人街遭到了恶意伤害,接下来我将替我的当事人宋澈先生保留一切法律权力,控告和这起事件的所有相关人员!”

        看到证件,米国警方和华埠成员们都傻眼了。

        要知道,这位可是洛杉矶最卓越的金牌大状。

        而且最骇人的是,最大的受害者明明是躺在地上挺尸的伍三甲,

        现在这个金牌律师跑过来,就扬言要替宋澈起诉你控诉他,未免太矫情了!

        就在这时,伍三甲晕了一阵,忽然幽幽转醒,紧接着一个激灵,嘶声喊道:“救命啊!别打我!”

        见状,大家的心眼都悬了起来,麻老都捏了把汗。

        宋澈却不慌不忙,若无其事般的探头过去,假装要给伍三甲做检查。

        谁知道,没等宋澈再使暗招,伍三甲一看到那张小白脸,犹如看到了恶魔,长吸了一口凉气,白眼一翻、脑袋一歪,再次晕厥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