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武侠小说 - 千机殿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三章 神识有异

第七十三章 神识有异

        心禅观中,宁夜与阳至善相对而坐。

        宁夜注意到,阳至善的打坐方式很奇特。

        别人打坐,一般依心法不同,都有对应的手印。

        阳至善却非如此。

        他的打坐看起来更象是一种休闲——他甚至取出了茶具,为自己斟上茶,就这么静静地喝着。

        如果不是神术让宁夜感受到阳至善体内的汹涌,他几乎真要以为此人将生死置之度外,万物皆做等闲了。

        然而那样的修仙者或许有,但注定不会是阳至善。

        外表平静,心内却杀机滔天。

        他甚至可能在想,该不该先顺便捏死眼前的蚂蚁。

        他不捏,或许只是因为他还没想好该怎么利用这只蚂蚁。

        和公孙蝶接触的时间多了,宁夜也渐渐了解魔门中人。

        心狠手辣,喜怒无常,骄横成性。

        其实公孙蝶也是这样的人,只是跟了宁夜之后,改变了许多。

        人都是会变的,近朱者赤近墨者黑,公孙蝶可以被宁夜改变,但没人能改变阳至善。

        只是宁夜终究不知道他在想什么。

        有些恼火南歌子水星子为什么还没过来,宁夜却不打算就这么干坐。

        他说:“阳掌教伤的不轻,为何不疗伤?”

        阳至善看了他一眼,有些奇怪他竟然还敢问话,到也不介意:“南歌子与水星子的手段,又岂是轻易可解。其实若给我时间,这些手段,最多十日便可全解。奈何两个鼠辈追得紧,本尊却是连一日之功都没有。”

        “这么说来,此战掌教危矣。”

        阳至善哼了一声:“天下想杀本尊的人多了,但想要做到,还差得远了。”

        宁夜听出他心中豪气。

        果然,此人其实还有几分底气的吗?

        阳至善虽然不是君不落,但常年被追杀,要说没有点逃跑的手段也不可能,只不过这类手段大多代价巨大,轻易不会使用罢了。

        宁夜便道:“若掌教有离去手段,建议还是早用为好。”

        “嗯?”阳至善看宁夜。

        宁夜:“有些事,等到以后再做,怕是来不及的。”

        “你懂什么。”阳至善不屑:“吾之手段,外人无法理解,根本想象不到。我不是怕付出代价,只是不想让人知道了后,可针锋相对而已。所以,本尊就算走,也要杀光他们再走。”

        哦?

        是这样吗?

        所以你的压箱底手段,并非是某种代价巨大的禁术,而是某种有着明显缺陷,不可示之于人的手段?一旦被人知道,针锋相对就可能无效?

        那会是什么?

        宁夜已开始思考魔门手段,只是魔门之事,通过公孙蝶,宁夜也知道一些,却从未听说过有此类手段。

        多半不是魔门本门手段。

        魔门中有不少是其他门派因种种缘故转投而来,带艺入门,自然也五花八门各种手段都有。

        阳至善虽然的确是魔门土生土长的,但身为门主,要从手下那里获得一些奇门秘法,或者宝物,那也是不稀奇的。

        宁夜一时找不到答案,阳至善却长笑一声:“你这老儿到也有趣,不过为何一直低着头与我说话?抬起头来。”

        说着魔功发动,竟是逼着宁夜抬头。

        宁夜自然拗不过他,心知这一抬头,身份多半就要暴露了,正准备发动光遁挪移,却见阳至善只是看了他一眼,便道:“你这修为,竟是比表现的还强几分,果然也是个藏拙的。”

        宁夜愕然。

        怎么可能?

        他看出自己真实实力比修为强,却看不出自己使用了千幻之术?

        这没道理啊!

        千幻之术是魔门秘典,以阳至善的修为,应该是一眼就看破的。

        先前宁夜也是借幻阵遮蔽,又有夜神丹带来的元神隐匿之功,可即便如此都不敢抬头,就是怕阳至善察觉到自己的千幻之术。

        可为什么他会没有发现?

        而且他能发现自己实力比修为高,就应该发现自己的心法底子才对!

        就算阳至善苦战力竭,也不应该弱到这种程度的。

        宁夜心中惊奇,口中道:“阳掌教修为天人,神识强大,心玄这点手段,终究是瞒不过您的。”

        阳至善冷哼:“能在我的威压下镇定自若,又岂是一般万法修者可为。”

        原来是这样么?

        所以你也不是通过神识察觉的,而是通过外部威压的反馈所知道的。

        想到这,宁夜突然想起一事。

        当初用京长夜引诱阳至善,但是阳至善自始至终好像都没发现京长夜的存在。

        当然,那是因为京长夜入水之后,便入了千机殿。

        可照理便是在他水上的短短时间,以阳至善的修为也应该可以发现的。

        但事实是,阳至善非但没有发现南歌子水星子,也没有发现京长夜。

        至于现在,更没有看出宁夜的问题。

        神识!

        这个人的神识有问题!

        修为到了涅槃之境,神识之强,可念动千里,其通天神通皆靠神识施展。

        但现在阳至善的表现看起来,完全没有一个涅槃境应有的表现,而是最多就一个无垢境的层级。他真正的神通,其实是通过魔躯施展的,所谓证道魔骸便是如此,也因此,他逢大战必化天魔法身。

        可为什么会这样?

        难道阳至善不是本人?不是涅槃?

        当然不可能。

        宁夜千真万确眼前之人就是阳至善,来自他身体的强大威压带着的强大压迫感更是做不得假。

        那为什么他会有如此重大的缺陷?

        宁夜仔细看他,下意识的稍稍撤去一点幻术效果。

        宁夜之幻术早已五惑大成,唯一能破幻术之法就是神识。

        在有意识的洞察之下,他的幻术是很难欺骗涅槃大佬太长时间的。

        但现在随着幻术减弱,阳至善却不为所动。

        宁夜再撤去一些,就见阳至善依然在自斟自饮,对外间一切,竟似全无所觉。

        果然有问题!

        宁夜死死盯住阳至善。

        阳至善察觉他目光有异:“你为何看我?”

        宁夜:“阳掌教,我这里有一粒丹药,或许可以为你缓解伤势。”

        阳至善却只是一哂:“不用了,我的伤不重要。到是你……既然你我有缘,你也还算合作。我看你虽然人已老迈,但也还算有些天赋,不若就我赐你一粒丹药吧。”

        说着取出一粒丹药交到宁夜手上。

        “这是……”

        “魔门养神丹,使用后可提升神魂强度,对你日后冲关大有好处。”阳至善一脸和善的笑,仿佛真的是有心照顾宁夜。

        宁夜心中却警意大起。

        老子现在就是一个糟老头子,既不乖巧可爱,也不甜美动人,哪里就值得你如此厚待了?

        而且魔门什么时候有养神丹了?魔门以身证道,神魂化魔,岂有养神之说。

        再者以你现在这神识,也对不起养神丹的名头啊。

        等等!

        宁夜突然想到了什么,再看阳至善,眼神中已满是复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