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我非痴愚实乃纯良在线阅读 - 第853章 警告你(求月票求订阅)

第853章 警告你(求月票求订阅)

        次日,王笑睡到很晚才起来。

        他才和秦小竺吃完饭,一起走到前衙,便听到有仆婢禀报,李香君与顾横波邀请他明天去快哉亭玩。

        “不去。”

        “是,奴婢回她们‘公务繁忙’可好?”

        “我来徐州,齐王殿下都没问我为什么来。”王笑淡淡说了一句。

        那婢子一惊,连忙行礼告罪。

        “是奴婢多嘴。”

        王笑道:“你们收她们的银子也不用还,留着吧,也不用告诉杜知府,你们自己花。”

        “国公饶命,奴婢……”

        王笑已经走开了。

        秦小竺转过头,觉得那丫环还蛮可怜的。

        “干嘛这样吓人家。”

        她就是见不得女孩子哭。

        “杜若海送来的下人虽然不是眼线,但风气使然,都习惯了,吓一吓能长记性。”

        秦小竺才进前衙,看到摆在王笑案头的那一堆公文,她发现自己又困了。

        ——唉,今天要是能不务公,去那个‘快栽亭’玩多好。

        王笑才不管这些,把军报的那部分丢到秦小竺面前。

        “你来看小沛和下坯的布防有没有问题,帮我分别抽掉出一千兵力。”

        “呸,你昨晚还说最心疼我。”

        秦小竺小声嘟囔了一句,无精打神地翻起来。

        她研究这些问题的方法也简单……

        “就小沛这个布务,要是我带三千兵马过去,只要卡住到微山县的道路,七天就能打下来。”

        王笑头都不用抬,随口道:“又不是要防你从徐州打过去,要防的是人家从商丘出兵。”

        “习惯了嘛,那我再看看……”

        ~~

        枯燥的公务处理时间过得很是缓慢……

        王笑打了个哈欠。

        他发现自己睡得虽然晚,但起得也晚。

        因此自己并没有给下属们留下‘国公务事勤勉’的印象,反而是‘国公怠于公政,驱我等如牛马’。

        ——无所谓了,反正长期以来都是这样的……不对,脑中为何会突然冒出这个想法?

        王笑一抬头,见张端走进大堂,表面恭敬,让人一点也看不出心中的不满……“但这家伙就是心中不满,我知道的,这是上位者的直觉。”

        “我召你,为何来迟?”

        “禀国公,下官方才在路上见到一位故人。”张端说着,略作沉吟。

        王笑不问,只是埋首公务,比张端沉得住气。

        张端只好继续说道:“此人名叫方以智,南直隶桐城人,字密之,号曼公,又号鹿起,别号龙眠愚者,乃湖广巡抚方孔照之子……”

        王笑放下手中的公文,笑问道:“他字号这么多,值得我记吗?”

        张端想了想,先是吐出两个字:“值得。”

        接着又道:“却也不值得了,山东官气首重效率,方以智亦深以为然,愿以后少称字号。他三十岁就进士及第,当时先帝对召,他语中机要,先帝抚几称善……”

        听人说起父皇,忽然有些想他了啊……王笑随手递过一封情报,让人拿给张端。

        张端低头一看,只见上面正是方以智的资料,把人家的生平,其曾祖父、祖父、父亲的任官经历和所著书籍都查了个底朝天……

        张端额头上有冷汗冒出来。

        又听王笑问道:“你以为我每天都在玩,是吗?”

        张端心中一凛,惊呼道:“国公明鉴!下官绝非是方以智的说客!下官绝不敢存侥幸之心欺瞒国公!确实是在路上遇到,闲聊了几句……”

        “我知道。”王笑淡淡道。

        ——我这次不是在吓你,我是真的想告诉你,我很勤勉的,你别在心里嘀咕我了。

        “国公啊,下官对天起誓,绝无与江南士绅勾结!”

        “够了,接着说吧,你们聊了什么?”

        张端这才擦了擦额上的冷汗,缓缓说起来。

        “他说,昨夜在客栈看到济南衙门前官吏很晚才散衙,看来官风十分勤勉……他还问我,张家如今的近况如何,问得很细,甚至连下官的俸禄多少、休沐天数都问了。又问我对国公你的印象如何……”

        他说了半天,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末了才道:“依下官所见,方以智欲投效国公!”

        “何以见得?”

        “方以智这种少壮进士本该前程似锦,其后之几年确也顺利,升到翰林院检讨。京城破时,他独自逃到南京,可见是个有野心、懂变通的。如今他却被郑元化打压,已丢了官……”

        王笑又问道:“你可知郑元化为何打压复社?”

        “复社欲与郑党争权,又代表江南士族利益。”

        “郑元化才触动了江南士族那一丁点利益,我还深鄙其束手束脚、不敢大刀阔斧,这些人已经就要上窜下跳了。”王笑道:“要真让他们遇到了我王抄家,岂非是不死不休?”

        他从柳岚山那学到‘深鄙’这个词,确实觉得好用。

        张端默然。

        ——这个王抄家,这次说得居然是少见的有道理,说到自己心坎里了……南京施政温和,我张家心向往之,那几个江南人却还想投靠山东,不识好歹。

        “国公,复社之人虽江南科举士族出身,也有满腔热忱之士,如方以智者,对国公新政是支持的。”

        王笑道:“既有这份长远目光,让他去山东参加我的公务选拨考试吧。”

        “这……”

        王笑道:“郑元化给不了他们的,我更给不了。对他们而言,我比郑元化还坏。他们既然觉得我这边好,不来与我艰苦奋斗,却想着同化我?是何道理?”

        张端本想再说,转念一想,自己又不是方以智的说客,何苦替他说项。

        “国公明鉴!下官醍醐灌顶!”

        ……

        王笑心想,你醍醐灌顶个屁,我自己还迷茫呢。

        ——眼下郑元化似乎露了个破绽,但从这个破绽里看进去,南面局势之复杂、势力盘根错节,根本不知从何下手。

        拿起那“复社四公子”的情报又看了一会,王笑心中自语:“总感觉这事还有不对,老郑反应太奇怪,先不接招……”

        想得有点烦懆,于是他决定亲自去看看被关押的柳岚山。

        到了牢里,王笑道:“我来,只说两句大实话。第一,侯方域是看清了背后利益关系,他还是选择来找我。至少目前而言,论忠义、智略,他胜于你。”

        柳岚山一愣,抬起头嚅了嚅嘴。

        王笑又道:“第二,我看了侯方域的文章,这事讲天赋,看来不管是现在还是将来,论八股、散文、诗赋,他都远胜于你。”

        柳岚山喃喃道:“你说什么……我不如谁都可以,怎么可能不如他?我告诉你……王笑!你给我回来!”

        “回来啊你个……”

        王笑说完就走了。

        再回到堂上务公,他心情稍好了一点。

        苏明轩已在等着和他议事。

        “国公的奏折,南京的回复到了,同意国公你斩决那些徐镇将领,想必他们做这决定也是两边为难,这些人的头颅一落地,江北三镇士气必降。国公太高明了……”

        “表兄看看这个……南面朝廷准备下诏减免了所有失地的税赋,包括商税。看似可笑,其实针对的是山东和徐州,山东还好,这诏令传不到民间,该收的税我们还得是收。但徐州不同,诏令一到,徐州地主、大户恐将生乱。”

        苏明轩接过细看起来,长叹道:“这是给我们的回击啊,好快的反应。”

        王笑道:“郑元化还是这么老辣,呵,老头子打仗不行,我一到徐州他就找到机会玩权术了。这方面我输他一筹。”

        “若我们也减免徐州税赋呢?”

        “不行。到时徐州士绅感激的是南边朝廷而不是我们。”王笑道。

        “也是,才说要改商税、地税。这次若退了一步,以后更难让这些人老实……”

        这是阳谋,两个议来议去也没有良策。

        末了,王笑冷笑道:“权术之道解决不了,那就来硬的。大不了我让齐王称帝,大家一拍两散!维持着楚朝体面,我是太给他脸了!”

        他少有如此气急败坏的时候。

        苏明轩知道王笑这是气话,心里依旧是打算威胁南京。

        “若郑元化吃定我们不敢呢?一旦殿下登基,道义上是我们吃亏。更麻烦的是,好不容易打出来的抗虏形势也要急转直下。”

        “我不信他们不怕我这个危胁。齐王一旦登基,覆水难收,再没有谈的可能,只能打到只剩下一个楚皇帝,他们打不过我们。”

        “但我们直面建奴和反贼,形势更危急。”苏明轩问道:“国公可有想过,若是哪天南边联合了瑞朝又如何?”

        王笑道:“但我确定他们会怕,他们绝不敢让齐王登基。”

        “国公打算怎么做?”

        “表兄替我写封私信给郑元化,问问他天上有几个太阳,楚朝要有两个皇帝吗?警告他别再跟我玩权谋,不然我拼着北面防线不要,也要先把南京打下来!注意要写得隐晦再隐晦,别被人捉了话柄,反正老家伙怎么都看得懂。”

        过了一会,王笑看了苏明轩一眼,体恤道:“你若实在不好写,就派个信使过去口头警告他。”

        “哦,我并非不会写,只是在想其实不必多此一举了,只须等昨日那句诗传到南京,郑元化已能明白国公的态度……”

        “唔,有道理,我竟是忘了这事。”

        苏明轩一愣,心道那样一句诗,你竟能随口吟过就忘了?

        好歹想想怎么补齐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