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每天签到一个新物种在线阅读 - 第65章 金诏邀请

第65章 金诏邀请

        萧鄞被星兽吼声震飞,落在地上砸出一个蜘蛛裂纹的大洞。

        血腥味从那边飘散出来,良久没有动静。

        任千山三人紧张的看着那凹陷的地面,仿佛心跳快要蹦出来。

        “咳!”

        “咳咳!”

        几声咳嗽在这夜色中显得格外响亮,萧鄞从凹陷的地面站了起来。

        只是,一身衣服、形象,变得很是凄惨,与刚刚出现时的英武不凡,好似两人。

        陆玄螭嘴角微不可察的向上撇了撇,心中有几分愉悦,官方的人,也不过如此。

        陆玄螭掏出了腰间的斧子。

        “住手!”任千山三人几乎是同时喊道,甚至快步上前,挡在了他前面。

        听得出来,他们的声音带着一丝惶恐。

        “杀了他,你就再也没有回头路了,这龙国,你永远也待不下去了。”任千山对陆玄螭劝说道。

        陆玄螭只是低头看了看手中的斧子:“难道现在就待得下去吗?你们以为他是来干嘛的?”

        “……”几人一时语噎,陆玄螭毁了新陈市的天空之城,在龙国社会,已是罪人,官方势力是不能,也不可能放过他的。

        “那你为什么要这么做,本来也顶多就是与陈家的恩怨而已,这种市霸,多一个少一个,对中央来说根本不会在意。”杜楠笙不由得痛心疾首的对陆玄螭问道。

        “……”陆玄螭抿了抿唇,他根本就不在意。

        不是从自己决定为素素报仇,按下删库的回车键那一刻开始,就什么都不重要了吗?

        实力,只不过是他活下去的工具而已。

        能活就活,活不了就拉倒,爱咋咋。

        人死卵朝天,不死万万年,没什么可怕的。

        “这是老师让我送来的。”

        “咳!你确实有这个资格。”

        就在三人挡在陆玄螭面前,对他进行劝说和争论的时候,身后萧鄞干咳一声,苦笑着将一本金封的邀请函递出。

        他身负军部和中研院的双重命令而来,目的只有一个。

        看陆玄螭的实力,是不是有那么强,够强,就够资格活下去,够资格被拉拢,够资格戴罪立功。

        不够强,那自然是死路一条。

        就像任千山三人说的那样,中央部门不能,也不可能放过陆玄螭。

        任千山三人回头一看,一脸震惊和愕然。

        金诏?!

        中研院最高级别的录取书,甚至不能说是录取书,而是邀请强者加盟的邀请函。

        中研院是什么地方,是龙国对新日以来所有变故进行研究的顶级学府兼研究机构。

        那里保存了几乎是人类已知的,新日变化以来,关于这些变化的所有资料,列为绝密者,不下千数。

        新日以来,龙国95%以上的九阶能力者都是从中研院走出来的,剩下5%靠的是逆天的气运,如果说世界上真的有主角,他们就是头顶主角光环。

        当然,这一点来说,现在陆玄螭应该也列入这气运逆天的5%了,任千山很肯定,他绝对有九阶。

        没有九阶,能打赢萧鄞吗?

        不可能!

        但即使是对九阶能力者来说,中研院仍旧是一个很神圣的地方,能够帮助他们快速提升实力是一方面,另一方面也代表着加入其中,就有很大的机会获得无上的荣耀和地位。

        甚至,在人类的光辉史册里留下浓墨重彩的一笔。

        即使是九阶能力者,也不一定会得到中研院如此郑重的金诏邀请。

        九阶也分潜力和能力强弱,因为九阶,在今年几个能力者陆续突破至九阶半,接触到十阶的时候开始,已经不是已知的最高境界了。

        “金诏……”陆玄螭眯了眯眼睛,看着萧鄞手中递出的金诏,也有些恍然。

        那还是在一年前,他和素素结束一天的工作之后,窝在小家里一起看到的一个新闻。

        那是中研院发出的第一张金诏,也是唯一一张,甚至连国外的新闻媒体也都前来采访报道。

        而邀请对象,只是一个小孩子。

        那小孩十岁,却被一众大人物围在中央,连龙国的部门老大,都与那小孩儿握手合影。

        小孩儿始终很淡定,他是前所未有的十项能力者,其中一项是超能预言,在全国预言者中,他的能力排第一,被誉为全能预言者,也有人称他为“神子”。

        过去三年,已经有各种各样的小道消息称,能力者的出现,就是因为传说中的灵气复苏,而这些觉醒者,之所以能够觉醒能力,实际上就是因为祖先曾是传说中的神话人物,他们觉醒了一丝从血脉中流传下来的祖先能力而已。

        不过,世界上并没有一个官方机构,出来认同这种说法。

        那小孩儿云谦,是全世界唯一一个十项能力者,中研院不仅仅是递金诏,而且是与诸多国际势力争夺,仗着近水楼台先得月的地利,将他争取了过去。

        从此之后,中研院并未再对任何人发过金诏。

        如今,轮到自己了么?

        陆玄螭看着萧鄞手中的金诏,感觉有些荒谬。

        这才多久啊,不久前自己还是一个连自己女朋友也无法保护的废物,面对一个普通的巨力能力者也只能干瞪眼。

        手无缚鸡之力,就算报复,也只能从手边的事务出发,仰仗对总公司造成的损失,让总公司代为收拾他。

        陆玄螭波澜无惊的内心忽然是大喜大悲的起落,脸上神情似哭似笑,以致最终发泄出来,大哭大笑,状若癫狂。

        萧鄞皱了皱眉头,以为陆玄螭不愿意接这金诏。

        毕竟,陆玄螭所表现出来的,就是反社会人格,这类人,对招安几乎是不会答应的,多半会一条道走到黑。

        但既然来了,萧鄞还是做了该做的努力,也做了一些准备。

        这样一个实力和潜力都很强的人,若是只能决裂,对龙国来说,也是重大的损失。

        “你祖上是陆安县的从政官员,你爷爷那一代更是让你们陆家一度成为影响整个西南地区的大家族。”

        “三十年前,你大伯因为贪污受贿问题落马,陆家急转直下,不到两三年就销声匿迹。”

        “上面曾经彻查过此事,以为你们受到曾经的政敌迫害,结果只是你爷爷主动约束后代子孙低调,捐出了大部分产业做慈善,自己更是搬到了乡下,以身作则,不再参和外面的事。”

        “我相信,你们家对这片自己生长的土地是有感情的,难道你想今后再也无法走在这龙国的阳光下吗?”萧鄞劝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