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玄幻小说 - 每天签到一个新物种在线阅读 - 第95章 人宗高手

第95章 人宗高手

        “结界?还真当我是摆着看的。”见到黑压压一片的低阶凶兽中,一个雷火结界傲然挺立,陆玄螭喃喃道。

        因为大部分凶兽都是二三阶的低阶,数量再多,在那个六阶能力者的力量耗尽之前,它们也无法打破这六阶的雷火结界。

        鼠雀的切金断玉max版,本身是个超越阶级的逆天能力,但因为雷火结界是纯能量体,鼠雀也无可奈何。

        这些低阶凶兽,是无法突破这个六阶能力者的结界,但那不代表陆玄螭也不能。

        陆玄螭将脖子上的棋盘取了下来,祭炼棋盘,丢了过去。

        “破!”浅浅淡淡的黑白太极图在空中一转,雷火双系异能构建的壁障结界顷刻破灭。

        如果只是单一力量的壁障结界,可能还没这么好破,但谁让他用了双系异能加强呢?

        只需使他本身构建壁障结界的两种力量冲突,顷刻可破。

        而这对蕴含一丝阴阳之道的棋盘法宝来说,很容易。

        壁障结界破灭的瞬间,无数凶兽再次向着孟轲等人涌去。

        虽然他们实力比单只的低阶凶兽强上不少,但当他们击杀几十只,几百只低阶凶兽的瞬间,已经足够其他凶兽咬上一口,抓上一下的了。

        蚁多咬死象,虽然孟轲等人比这些低阶凶兽强大,但还没有强大到无视这条定律的地步。

        惨叫声不断传来,陆玄螭再次驱动棋盘。

        只见黑白二色光芒闪现,一颗颗黑白棋子落地,以不同的排列方式,具现出不同的景象。

        黑棋一列,深渊具现,岩浆奔涌。

        白棋一列,猛浪洪涛,呼啸而来。

        看似棋盘之上两位操棋之人的争斗厮杀,然而,棋盘中,渺小的孟轲等人,才是遭受攻击的倒霉鬼。

        孟轲等人神色惊恐,拔腿就跑。

        然而,此时已经来不及了。

        棋盘再转,白光绽放,一位银甲将军从光芒中浮现,搭弓一箭,飞箭瞬间向着孟轲袭去。

        孟轲神色大惊,危机之下,体内能力也发挥到极致,竟然是一只血盆大口的猛兽,从恐惧幻象中冲入现实,只有脑袋,而没有身体,那张大的血盆大口,一口将飞箭吃了进去。

        飞箭虽消失不见,但孟轲也因为用力过猛,发挥出了此时的自己本不应掌握的力量,因为透支过度,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凶兽大军一拥而上,顷刻间将他啃得连骨头渣子都不剩。

        其余几人也没好到哪儿去,这场战斗,只持续了三分钟,便以陆玄螭的全胜告终。

        七阶跟七阶,真是不可相提并论。

        陆玄螭将棋盘收了回来,接入手中,脸上有几分喜色。

        这就是法宝!

        一试之下,果然给力啊!

        这棋盘法宝,承载千般变化,世间万物,都在棋盘之中,再加上棋盘本是承载二者争锋、争斗之器,因而自带杀伐凶性,杀伤力不小。

        陆玄螭对飞回手中的棋盘爱不释手,片刻,抬头看向已经打到空中云层的朱雀喊道:“喂!你行不行啊,要不要帮忙?”

        话说回来,那蛇女实力着实可以,也没长翅膀,竟然还会飞,还能与朱小雀打这么久。

        “少废话,这蛮兽是人宗,境界强于我,要出手就赶快!”朱雀却没有心思跟陆玄螭开玩笑,直接了当的说道。

        人宗和九阶,实力差距有如天堑,这也是为什么现在世界上有九阶半高手,却还没有一个真正意义上的十阶的缘故。

        实际上,没有九阶半,也没有十阶,九阶之后,就应该是人宗。

        但九阶到人宗这个境界之间差距十分大,甚至可以说是有着本质的区别。

        这一阶的跨度,甚至大于普通人和九阶高手之间的差距。

        地星的人不知道后面境界的划分,但可以察觉到,一个境界到另一个境界之间的那种质变。

        他们把前面九个小境界,直接以简单粗暴的数字方式排列,但到九阶和十阶之间,因为这个差距实在太大,现在世界上还没有一个真正的十阶。

        像是武白昌那样的高手,实力对比起九阶来,又强大了太多,不能与普通九阶混为一谈,所以出现了一个中间境界,将他们称之为九阶半。

        如果是一个普通的九阶高手,在人宗面前就如同蝼蚁一般,一指头就可以按死。

        朱雀此时按照境界来说,也不过九阶罢了,仗着跟脚来历的不凡,倒是可以跟人宗高手打得不相上下。

        但朱雀担心的,还是蛇女逃跑,它是拦不下来的。

        这样的人宗高手,要是逃到地星,外面将没有任何人可以阻止它。

        而跟蛇女接触的这短短时间来看,这家伙绝对是那种未开化的蛮荒之地出来的,它们没有文明,一切只为了生存和强大服务。

        也就是说,只要它们想,它们是什么都干得出来的。

        “可恶!”饶是朱雀,此时也是深切的体会到了什么叫无奈、恼怒。

        它那悠长的传承记忆告诉它,这种野蛮的小野兽,在它面前卑微渺小,宛如尘埃。

        可如今,却不得不与这种东西相持不下。

        果然,刚刚出生的婴幼儿什么的,当然是该大睡一觉再说啊!

        怎么轮到它就这么惨,小小年纪就要打“童工”。

        陆玄螭掂量着手中棋盘,再次驱动,只见风云推开,将朱雀和蛇女都罩入棋盘天地之中。

        心念一动,棋盘中峰峦如聚,将蛇女围困起来。

        又有天雷骤降,击向蛇女。

        让人无语的是,看似威力奇大的天雷降在蛇女身上,竟然跟饶痒痒似的,一点伤痕都没有留下。

        “这蛮兽主修肉身,又是人宗高手,你伤不了她,帮我困住就好。”朱雀说道,随即,一声高鸣冲上天空,只见原本日月齐聚的秘境天空忽然暗了一下,日月的光芒都被掩藏,无数星光陡放。

        朱雀小小的身躯消失不见,而后天上星辰连接,七宿星兽齐声鸣啼,骤然,星辰星光之中,可见朱雀虚影陡现。

        一声高鸣,星光汇聚的朱雀对着蛇女喷了一口火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