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叶南弦沈蔓歌小说在线阅读 - 第1429章 是不是后悔娶我了

第1429章 是不是后悔娶我了

        沈蔓歌是知道青鸾的身体状况的,她当初如果不是为了救叶南弦的话,此时也不会成为这个样子,更不可能一辈子做不成母亲,不由得,沈蔓歌的心里有些难过。

        “这衣服挺好看的,你自己亲手做的?”

        “恩,以前没事儿闲着的时候自己绣的。”

        青鸾淡笑着。

        她知道沈蔓歌心里在想什么,低声说:“当初救叶老大我从来没后悔过,即便再来一次,我还是一样的选择,所有的结果都是我自己早就选择好的,和任何人无关,不用这种表情看我。

        没有孩子或许是我一生的遗憾,但是却不足以影响我整个人生。”

        青鸾拍了拍沈蔓歌的手背,说出的话让沈蔓歌有些愕然,也有些敬佩。

        “你是好样的。”

        “我一直都是。”

        青鸾淡笑着,看了一眼旁边的叶南弦,沉思了一会说:“如果你们真的觉得要补偿我一点什么,那么可不可以把你们的私人飞机接我用一下?”

        叶南弦和沈蔓歌都顿了一下。

        “你要私人飞机干嘛?

        霍家不是有吗?”

        “有,不过千羽有用,他开走了。”

        青鸾没打算告诉沈蔓歌这件事儿,她现在身体不好,又怀孕了,如果知道凌千羽的养父出事,跟着干着急的话,指不定会怎么样呢。

        况且他们才从f国回来,青鸾已经不想让他们再管f国的事儿了。

        叶南弦的眸子微眯了一下。

        霍家的私人飞机被凌千羽开走了,这话听起来简简单单的,却不容推敲。

        凌千羽的身份在那里摆着,他要去哪里自然有战机,可是却动用了私人飞机,说明是私事儿。

        但是既然是私事儿,不带上青鸾自然是不希望青鸾一起去的,如今青鸾过来借私人飞机,叶南弦的心里有了一丝想法。

        “我去看看私人飞机有没有保养,你先陪蔓歌聊聊。”

        “好。”

        青鸾点了点头。

        叶南弦推着轮椅出去了。

        沈蔓歌倒是没有想那么多。

        怀孕之后她的生活重心都在孩子身上,况且f国那边有凌千羽和方泽把控着,她觉得不出意外的话,没多久方正就会被正法,所以也不去想那些事儿。

        现在感觉那些事儿就好像是上辈子的事儿似的,现在她只想好好地把孩子给安全的生下来就好。

        沈蔓歌拍着青鸾的手背,笑着说:“我哥对你怎么样?

        你们俩这都领证了,什么时候准备婚礼啊?”

        青鸾的心再次疼了一下。

        婚礼?

        起先凌千羽是真的准备了的,甚至去国外请了知名的设计师给她设计婚纱。

        如果不出意外,最晚三个月以后他们也会举行婚礼,可是现在凌艺轩死了。

        凌艺轩是凌千羽的养父,等同于父亲,家里遇上白事,这婚礼怕是成不了了。

        青鸾快速的敛下情绪,淡笑着说:“你哥最近忙,还没来得及准备。”

        “什么嘛。

        我哥真是个直男。

        就算是忙,也得给你准备婚礼不是?

        女人这一辈子,最重要的就是穿上神圣的婚纱嫁给自己喜欢的男人,那是一辈子的记忆。”

        沈蔓歌的话让青鸾微微点头,心里苦涩不已。

        婚礼怕是这辈子都不可能了,她和凌千羽的这段婚姻能不能维持住都成问题呢。

        不过青鸾面上不显,握着沈蔓歌的手说:“叶老大很关心你的身体,你自己多注意点。

        还有啊,身体不好就怀上孩子,也别光为了孩子委屈了自己。”

        沈蔓歌的心顿时柔软起来。

        “放心吧,我知道怎么做。

        你来看我是因为我哥也知道我怀孕了?”

        沈蔓歌得知叶南弦把她怀孕的消息宣扬的到处都是的时候,不由得有些难为情。

        现在看到青鸾也来了,便知道凌千羽也是知道的。

        “对了,我哥既然知道我怀孕了,怎么不亲自来看看我?”

        沈蔓歌有些吃味了。

        青鸾连忙说道:“他有个紧急任务要执行,这不开着私人飞机走了吗?

        不过让我过来看看你,怎么?

        我来和他来不一样吗?”

        “哈哈哈,一样一样,你是我嫂子,怎么不一样?”

        沈蔓歌开心的打趣着,随口问道:“我哥出任务不是战机吗?

        怎么开自己的私人飞机?”

        “啊,这次任务不能泄露身份。”

        “哦。”

        沈蔓歌点了点头。

        对军区的事儿她不是很懂,但是青鸾既然这么说,她也就信了。

        “你借私人飞机干嘛呀?”

        青鸾顿了一下,说:“去隔壁城市帮着千羽办点事儿,不方便说。”

        这不方便三个字顿时让沈蔓歌明白,或许是军区的事儿,让青鸾帮个忙而已。

        她没有再问了。

        青鸾不由得松了一口气。

        要瞒着沈蔓歌其实不是什么简单的事儿,不过因为她现在怀孕了,有些事儿不过脑子,而她又极度相信青鸾,青鸾才会成功糊弄过去。

        这一点青鸾也知道,不过她更知道,想要瞒着叶南弦,怕是不可能了。

        青鸾看了看时间,低声说:“那个,我还有事儿,先走了,你好好地保重自己的身体,知道吗?

        我还等着看你生一个白白胖胖的小宝宝呢。

        到时候我可是要人干女儿的。”

        沈蔓歌顿了一下,笑着说:“你搞什么?

        你是我嫂子,是我孩子的舅妈,认什么干女儿啊?

        是不是现在还没有嫁给我哥的自觉呢?

        不行,回头我的和我哥说这婚礼得赶紧举行,瞧瞧,你都不记得自己是霍家媳妇了。”

        青鸾只是笑着,心里苦涩不已。

        “你说什么都对,谁让你长得美呢。”

        “哎呦喂,这话我爱听。”

        沈蔓歌的心情是真的好。

        青鸾希望她从此以后一直这样开心下去,生活美满,再也没有任何糟乱的心影响到她的心情。

        “蔓歌。”

        “恩?”

        “你一定要好好地。”

        连同我的那份一起。

        青鸾后面的话没说,心里已经乱的不成样子了。

        沈蔓歌笑着说:“会的,你放心吧,我就是怀个孕,瞧瞧你们一个两个的,好像我得了什么了不得的大病似的,个个紧张得我都紧张了。”

        “好了,你好好养着,我先走了,以后有机会再来看你。”

        青鸾说的是有机会,也不知道这次回国能发生什么事儿,会不会活着回来,所以她只能如此说。

        沈蔓歌倒是没听明白,不过还是开心的点了点头。

        “行,你要是没事儿多来我这里走走,我这前三个月哪儿也不能去,叶南弦恨不得上厕所都有个人抱着我,我都快要疯了。

        你快来解救解救我吧。”

        沈蔓歌撒娇似的摇晃着青鸾的胳膊。

        在认识沈蔓歌之前,青鸾绝对想不到自己会和沈蔓歌是这样的相处状态,如今越是和她接触,越是觉得喜欢。

        如果可以的话,她真的希望一辈子做她的嫂子,一辈子和她相亲相爱的,但是一辈子太长,她真的不知道自己能够等的到。

        “好了,这么大的人了还撒娇,羞不羞?

        沈蔓歌,我不是你丈夫啊,在我面前少来这套。

        走了。”

        青鸾的眸子已经有些湿润。

        本来她以为她嫁了进来,这些人都是陌生的,要走也不会有什么牵挂,但是现在才发现,这里居然比生活了二十多年的f国更让她难以割舍。

        这里的人,这里的事儿都鲜明的刻在她的脑海里,让她这辈子都挥之不去了。

        感谢沈蔓歌让她认识了这么多人,让她觉得自己总算有了一个家。

        青鸾连忙起身朝外面走去,转身的那一瞬间,一滴泪水终究没有忍住的滑落下来。

        沈蔓歌却没发现,还以为青鸾受不了自己才离开了。

        她不由得笑了笑。

        青鸾嫁给凌千羽以后,她的眉宇间都疏散开了,或许她自己没有发觉,但是沈蔓歌发现了。

        一说起凌千羽,青鸾眸底的神色是温柔的,是羞涩的,这是恋爱的表现,只是青鸾不自知罢了。

        不行。

        她回头得找个时间和凌千羽说说这事儿。

        女人一辈子的婚礼可马虎不得。

        他怎么就不上心呢?

        真是个直男。

        沈蔓歌心里想着这事,没看到青鸾出去时红着的眸子。

        青鸾来到了私人飞机的场地,看到了叶南弦。

        “出什么事儿了?”

        叶南弦的所有重心都放在了沈蔓歌的身上,而且从他和沈蔓歌离开f国开始,他们的任务就算是结束了,剩下的事儿凌千羽接手了,按照规矩,他不能再对f国的事儿过多关注。

        他相信凌千羽的实力,还有霍振轩在一旁协助,湛翊的辅助,所以叶南弦很放心,如今看到青鸾这个样子,更是要借私人飞机,叶南弦就知道出事了。

        而这事儿不能在沈蔓歌面前说,所以他来到了这里等着青鸾。

        本来还控制着情绪的青鸾,现在听到叶南弦的询问,再也控制不住的红了眼眸。

        “叶老大,凌艺轩死了,千羽已经赶过去。”

        青鸾说完,眼泪就落了下来。

        认识青鸾这么多年,叶南弦还是第一次看到她落泪。

        以前不管遇到什么事儿,她都是坚强的,可是如今她却哭得两个孩子。

        叶南弦突然意识到了什么。

        “方正的人干的?”

        “他杀得。”

        青鸾的眸子有些憎恨,却再也忍不住的蹲在叶南弦的面前,抱着他的腿哭了起来。

        “怎么办?

        叶老大,我好难过。

        凌千羽一声不响的就从我身边走掉了,他是不是也怪我?

        是不是后悔娶我了?”

        青鸾哭的张不开嘴,叶南弦轻轻地拍着她的肩膀,心里也不是滋味。

        怎么就发生这事儿了呢?

        两个人谁都没发现,不远处有道人影正看着他们,眼底升腾出怒火,恨不得将他们给燃烧殆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