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上门龙婿叶辰在线阅读 - 第1281章 左右逢源

第1281章 左右逢源

        第1281章左右逢源

        听到苏成峰的问题,吴东海脑海中再次浮现出叶辰的模样,内心深处不由感觉一阵深寒,紧接着,便回答道:“苏老先生,不瞒您说,关于小奇的事情,我之前也怀疑过,有可能是人为的,但是调查了一番之后,并没有找到任何相关的线索,所以天灾的可能性或许更大一些,或者是孩子自己受了某种刺激。”

        苏成峰问他:“你有没有问过你儿子,事发的前后,它都有哪些不同寻常的记忆或者印象?”

        吴东海如实说道:“这个我倒是问过他,不过他告诉我,事发之前有一段记忆空白期,他完全记不起来了。”

        苏成峰若有所思的点了点头,沉声道:“如果是这样的话,那我估计是人祸的可能性更大一些!”

        吴东海故作震惊的问:“苏老先生,您的意思是有人故意害我儿子?”

        “对!”苏成峰认真的说道:“一般来讲,就算是有人精神上会出问题,但也没有像你儿子这么奇怪的表现。”

        说完,他又问道:“而且我听说,你儿子的病情好像是每隔一个小时就会发作一次,是吗?”

        吴东海十分尴尬的说道:“没错,确实如此。”

        苏成峰嗯了一声,严肃的说:“那这就更有问题了!正常来说,就算一个人犯了间歇性精神病、间歇性羊癫疯,甚至是间歇性的抽搐,这都是相对随机的,绝无规律可言,所以有人会睡着睡着觉,忽然就爬起来梦游,或者忽然就发了羊癫疯浑身抽搐,但是你听说过谁发病的时候,会是每隔一小时这么有规律的频次?这明显不对劲!”

        吴东海心说:“我他妈当然知道不对劲,我还知道这一切都是叶辰那个混蛋干的!可是我又能怎么样呢?我们家的八大天王,都被叶辰给收拾了,我如果还跟他对着干,搞不好哪天我也跟我儿子一样,变成了一个每隔一小时都要吃一次那东西的倒霉蛋......”

        想到这,他心中郁闷,表面上还装作震惊无比的问:“苏老先生......您觉得,什么人会有这样的能耐,能让我儿子犯这种病?”

        苏成峰说道:“这种事情的可能性太多了,无论是咱们国家的风水秘术,还是东南亚的傀儡降头,都有这种科学无法解释的手段,我觉得你应该找一位玄学大师给你的儿子好好看一看,没准就能看出问题的端倪所在!”

        “玄学大师?!”吴东海认真道:“说实话,我们家还真的不认识什么玄学大师,我倒是听说过,香港好像有些人钻营风水玄学,不知道那边有没有什么高人。”

        苏成峰说:“两岸三地,玄学最发达的应该就是香港了,不过要真说到顶尖的玄学大师,还是得去美国找。”

        “美国?!”吴东海更是诧异,追问道:“苏老先生,我不太明白,风水玄学不是咱们华夏老祖宗的东西吗?为什么顶尖的学学大师要看美国呢?”

        苏成峰淡然一笑,认真道:“但凡是非常厉害的玄学大师,基本上都是祖上几代人,甚至几十代人都在刻苦钻研玄学,整个家族钻研玄学的历史可能超过上千年,一旦历史发生巨大动荡的时候,一些真正有本事的老一辈玄学大师,就会提前卜算出端倪,然后提前规避。”

        说着,他又解释道:“学过历史的人都知道,37年我们华夏经历了一场巨大的磨难,当时很多顶尖的玄学家族,提前一两年就已经算出了华夏大地的这场灾难,很多都提前逃到海外去了,没逃的,要么是那些为国为民的大师,要么就是那些能力不足、水平有限,根本算不出灾难的二把刀。”

        “而留下来的那些顶尖大师,为江山社稷也倾尽心血,再加上八年战争,有死有伤,国内的玄学大师凋零了很大一批,反倒是逃亡海外的那一批,完好的生存了下来。”

        吴东海忍不住问:“苏老先生,在下还有一事不明,为什么这些逃走的玄学大师都去了美国呢?”

        苏成峰笑道:“回想一下你初中时学过的二战历史,当时全世界一片生灵涂炭,号称现代文明发源地的欧洲,也打成了一滩烂泥,连英国都被炸成了废墟,就不用说欧洲大陆了。”

        “纵观全世界,当年也只有美国,除了珍珠港一点小小的袭击之外,本土几乎与战争无缘,那些真正的玄学大师早就算到了美国那些年的平安太平,所以几乎全部一股脑的举家逃去了美国,别人的二战,是战火纷飞,这些人的二战,就是在美国颐养天年。”

        说罢,苏成峰又道:“如果你需要的话,我可以帮你从美国找一位顶尖的玄学大师,让他来看看你儿子的情况。”

        吴东海有些激动的问道:“苏老先生,您说的是真的吗?”

        “当然!”苏成峰微微一笑,认真道:“既然我们都有兴趣绑在一起做点大事儿,那我一定是要有所表示的,这样吧,我这就安排人帮忙联系,尽快让大师坐飞机过来。速度快的话,明天晚上,大师或许就到了。”

        吴东海虽然不敢出卖叶辰,但一想到苏成峰找来的玄学大师,或许真有能力治好自己的儿子,他心里也不禁兴奋起来。

        这也让他体会到了左右逢源的感觉,如果自己能够巧妙的斡旋在叶辰与苏家之间,那自己岂不是可以两边讨好、两边获取利益?

        想到这,吴东海急忙站起身来,双手抱拳,鞠躬说道:“在下替犬子,谢过苏老先生了!以后如若需要在下,您只管吩咐一声,刀山火海、莫敢不从!”

        苏成峰摆了摆手,随意说道:“小吴,你我之间,不必客气。”

        说完,他看向苏守道,开口吩咐他:“守道,你回头跟洛杉矶的麦老先生聊聊看,最好是请麦老先生亲自出山,来一趟苏杭。”

        苏守道点了点头,忙道:“我知道了爸,现在估计洛杉矶时间天还没亮,要不我等一两个小时再联系?”

        “好。”苏成峰微微一笑,感慨道:“我也有年头没见麦老先生了,这次如果麦老先生愿意赏脸、亲自过来,我也让他帮我算一算,最近苏家诸事不顺、接连遭遇各种打击,搞不好也跟风水运势有很大关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