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医侦朝野在线阅读 - 第269章? 辩理

第269章? 辩理

        罗氏期期艾艾道:“老夫人,您误会了,都是我的错,是香儿看着我这一段时间身体不好,这才要嚷着去问大姑娘要东西,请老夫人莫要怪香儿,都是妾身的不是。”

        苏劲香却是不依不饶,道:“姨娘,你有什么错?这个家莫非就不是我们的家了吗?当初父亲去世的时候说好了的,那秋无痕进门,是要给我们三个妹妹准备嫁妆,是要给母亲和两个姨娘养老送终的,现在不过才月余,你看看这个家里,吃的住的,我们哪一样比得过前院的,如今大姐姐的夫婿出息了,我们要仰人鼻息过日子,自然是不敢吃不敢穿,以后索性给我们一些残羹冷炙好了。”

        苏劲松再也忍不住,道:“三妹妹,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丽娘低叹一声,心想这个夫人还真是沉不住气啊。

        苏劲香哼道:“什么意思?如今你的身边可是三个奴婢一个婆子,可是我姨娘身边一个丫鬟婆子都没有,我和我姨娘住一个院子,里面只有一个伺候的丫鬟,三姨娘院子里也是,就连母亲这里也只有一个丫鬟一个婆子,你说是不是你的身子就要金贵一些,我们这些人索性都给你当了下人整天伺候你和你的夫君好了。”

        苏劲松听罢,气的说不出话来,突然门外有人说道:“三妹妹说的极是。”

        话音才落,便看见朱祁笑意盈盈地走了进来,苏劲松看了一眼王爷的身后,却并没有跟着秋无痕。

        众人看见朱祁进门,赶紧起身屈膝行礼。

        苏老夫人则亲自走到朱祁身边将他迎到座位上坐下,吩咐了下人去沏茶。

        “不必拘礼,大家该坐坐,该跪……还是继续跪着吧。”

        大家听见朱祁这样说,本来稍微在听见那一句不必拘礼的时候放了心,可是又听他说继续跪着的话,不禁心里一颤,那罗氏和跪在地上的苏劲香更是脸色难看。

        “王爷怎么过来了?相公呢?”苏劲松见下人将人送来,亲自接过,走到朱祁身边,将茶放在一旁的案几上,轻声问道。

        朱祁依旧是进来时微笑的样子,看着苏劲松,道:“大哥衙门有人过来说事儿,我一个人甚觉无聊,大哥就说让我过来看看老夫人,我也就过来给老夫人问安。”

        苏老夫人闻声,立刻起身说不敢,朱祁抬手示意她坐下,道:“不过,好像我来的不是时候,三妹妹好像心情不太好?”

        苏老夫人赶紧说道:“让王爷见笑了,不过是小女儿家闹脾气罢了。”

        朱祁看了房里众人一眼,视线停留在丽娘身上,道:“丽娘,你觉得呢?”

        大家听见朱祁问一个下人,顿时愣住了。

        丽娘则是不卑不亢道:“奴婢是下人,不敢妄议主子是非。”

        朱祁轻笑,道:“那如果是本王爷让你说呢?”

        丽娘听罢,只得走出一步,跪在了朱祁面前,低着头,道:“奴婢今天才来,对府上的事情还不了解,不好说。”

        朱祁笑了,道:“那如果你是我嫂子,你以为今天的事情你该如何处理?”

        苏劲松微微皱眉,心想王爷今天好像有些奇怪,怎么和一个下人交上了劲儿,她偷眼看了朱祁一眼,见他正看着跪在地上的丽娘,大有一副看好戏的劲头。

        苏劲松道:“王爷……”

        却见朱祁一抬手,苏劲松一愣,这个手势是要让自己闭嘴吗?苏劲松虽然知道朱祁对自己相公和对自己一直都很好,也从来都没有当王爷的架子,来到家里向来也是笑脸迎人,可是刚才这个动作,却透着一股子来自上位者的威压,让苏劲松瞬间就住了嘴。

        朱祁这个动作,屋子里所有的人都看见了,大家都是脸色一变,除了一直低着头的丽娘。

        “怎么?没有当过主子,不知道怎么站在主子的位置上为主子考虑问题吗?”

        朱祁的话说的有些不太好听,而且语气里也透着一股子戾气,像是随时都要发作一般。

        “回王爷,奴婢不是夫人,不知道夫人会怎么想,老夫人是夫人的母亲,三小姐是夫人的妹妹。”

        朱祁冷哼一声,正欲开口,却听见丽娘继续说道:“不过俗话说的好,虽然我对府上的事情并不清楚,但是奴婢却是知道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嫡庶有别的道理。”

        丽娘说到这里,罗氏和苏劲香的脸更加难看了起来。

        “你继续说,说错了,本王爷料想老夫人和嫂子也不管怪罪你。”

        苏老夫人腹诽,当然不敢怪丽娘,是你让丽娘说的,而且这不是明白着没有把房间里那个姨娘和她生的女儿当这个府上的主子看吗?

        虽然苏老夫人对家里的姨娘和庶出的孩子一向也是不错的,但是并不意味着可以看着他们欺负自己女儿,而且这个家还是自己大女儿的女婿一手撑起来的,从前日子不好的时候大家一样,也就没有人说什么,如今日子才开始好一些,他们就急不可待的跳出来,苏老夫人当然不会让他们遂了意去。

        而苏劲松则是在想,王爷今天这是闹的哪一出,为自己出头?还是为自己和母亲在这个家里撑腰,立威,亦或是敲山震虎,让家中的这些个一天到晚光吃不干的姨娘庶女们知道,就算是自己相公出门了,那身后还是有王爷在的,让他们别得意了。

        而罗氏则是想,自己这个女儿真是耐不住性子,如今入京不过月余,家中的事情还没有安置稳妥,秋无痕和苏劲松的性子她是了解的,两个人都是好脾气的,姑爷整天在外面拼事业,对家里的事情几乎放手不管,而苏劲松也是个绵软的,你对她好一些,她就会对你更好,几滴眼泪就可以收买的人,为什么还要在这里大哭大闹,看来自己这个女儿还真是不省心。

        跪在地上的苏劲香此刻双腿已经是麻木了,以为自己这一跪,老夫人一定是赶紧让人给搀扶起来,然后让苏劲松过来问一下为什么自己姨娘身体不好,苏劲松这个当家的人不管不顾,然后自己和姨娘得了自己想要的,回到自己院子得意去,没有想到的是,从前一喊就来的大姐,今天居然姗姗来迟,不但来迟的,而且很快还招来了一个王爷,这一下好了,不敢起身了,也不敢大哭大闹要什么好吃好喝的了,只能咬牙坚持着,不敢说话。

        正当大家都在各怀心思的时候,丽娘的声音又传了出来。

        “奴婢以为,夫人此时应该让三姑娘明白,在这个家里,谁是当家主母,谁是一家之主,既然这个家的门口写着是秋府,那么这个家的一家之主自然就是秋大人,而夫人是秋大人的妻子,苏老夫人是秋大人的岳母,他们才是这个家的主子。”

        丽娘抬头看了罗氏和苏劲香一眼,道:“而罗姨娘和三姑娘不过是一个姨娘和庶出妹妹的身份,夫人心善,无心苛待,但却并不代表你们在这个府上的身份就和主子的身份一样了。”

        “放肆!你以为你是谁,竟然敢这么说我们,看我不撕烂了你的嘴!”

        跪在丽娘身边的苏劲香听见此话,终于忍无可忍,转身便伸了胳膊朝着丽娘打了过去,只不过手伸到半空就被接住了。

        丽娘冷冷地看着一脸愤然的苏劲香,道:“三姑娘,我不是夫人,我的意思也未必能代表夫人和老夫人的意思,不够,你自己心中要清楚,如果你好好的看清自己的位置,那么我想以夫人和大人的为人,以后应该可以给你和二姑娘找一门称心的亲事,如若不然,你以为大人和夫人还会由着你,和你的姨娘继续在这个家里折腾?”

        苏劲香斥道:“我是苏劲松的妹妹,她不养着我,谁养我?”

        丽娘听见这话,不由气笑了,道:“夫唱妇随的道理,三姑娘不懂啊?你莫非是起了别的什么不该有的念头,夫人在娘家的时候自然是你姐姐,如今夫人已为人妇,是秋家的人了,虽然是大人入赘,但是如今你们敢说你们吃的饭喝的水,你们花的每一分钱不是大人赚的吗?她养着你,是姐妹间的情分,她不养你,你以为你还要让她的相公养你不成?”

        这话说的婉转,但是大家都听明白了,不由为丽娘这张嘴默默点赞,难道还有她说不出来,想不出来的吗?

        “不过我不是夫人,我若是夫人,我不会有那么多的道理同你讲,你想在这个家呆着,没有问题,你想吃香的喝辣的,也是没有问题,夫人和大人在这个家里做什么,你们也做什么,夫人在后院养鸡养鸭种菜,你们想吃好的,也必须出力,你说你的姨娘身体不好,我看身体不好,当然不能太劳累,那就好好休息,你是她闺女,我看你今天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架势,想必十分心疼她,那么她的活儿你就替她干,以后你干一天的活,我们就在账房那里,记上一笔账,等到你的工钱可以买得起一只老山参的时候,夫人自然会把你想要的东西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