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125 患者情况不乐观

125 患者情况不乐观

        (感谢好友08a打赏鼓励)

        刘半夏会正骨不会打石膏这个小事情,反正是被大家给记在心里了,这就是黑材料。将来未必会考,但是得保存好。

        带着患者去做头部ct,刘半夏也钻进了隔壁的手术室。

        “陈医生,患者情况怎么样?”刘半夏问道。

        “刚做完心肺修补,方向盘撞断了肋骨,直接扎了进去。你那边呢?”陈建新说道。

        “脾碎了,现在正带去做头部ct。神外的张医生说情况不乐观,现在已经上了呼吸机,给氧60%,估计肺部也受了些损伤。”刘半夏说道。

        “不过按照患者现在的状况来看,即便是头部有损伤也得仔细评估。要是再做开颅手术的话,可能都下不了手术台。”

        “都给到60%了啊?呼吸还真是够差的。ok,我这个也完活了。谢谢陈医生了,要不是您过来及时,真的危险了。”陈建新说道。

        “没关系,这不都是咱们该做的么。患者放icu观察一下吧,出icu是放心外还是普外?”陈学海问道。

        “还是放心外吧,普外现在床位也有些紧张。”陈建新说道。

        陈学海点了点头,摘下手套就走了出去。整个过程中,完全就把刘半夏给当成了空气。

        “正好我这个也要做ct,一起过去?”陈建新问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也是有些好奇,“这货做手术咋样?”

        “确实不弱,而且我跟他也聊了几句。到时候差不多会过去急诊那边,你心里有个准备,跟我了解了不少你的情况呢。”陈建新眨了眨眼睛。

        “我去,了解我干啥,咋那么小心眼呢。我这个命咋就这么苦?耗走了秦海这个小boss,来个院长孙子大boss。”刘半夏苦着脸说道。

        他是真愁。

        跟秦海碰,他真的不发怵。也不是说就欺负老年人在行,年轻力壮的他不敢碰。可是陈学海毕竟是院长的亲孙子,以后在急诊科低头不见抬头见的,这日子估计会很艰辛。

        “怎么?情况不乐观?”来到了放射科后刘半夏问道。

        “你自己看看吧,头部血肿倒是没什么,主要是有蛛网膜下出血。只能先送icu,看造化吧。”张晓说道。

        叮!每日任务完成(20/20)

        获得经验值300点,荣耀值5点

        接诊患者完成,获得经验值300点,诊断学技能熟练度100点,脾脏切除术技能熟练度500点,缝合术技能熟练度300点,正骨术技能熟练度200点

        本次接诊评级为无暇级,获得经验值500点,诊断学技能熟练度300点,脾脏切除术技能熟练度700点,缝合术技能熟练度400点,正骨术技能熟练度400点,荣耀值1点

        恭喜宿主等级提升至30级,48587/50040,获得属性点1点,荣耀值5点

        刘半夏的心里叹了口气,当真是怕啥来啥。

        蛛网膜是包裹大脑组织的那层膜,在蛛网膜下边就有好多的血管。蛛网膜下出血,对于所有的患者都不是一个好消息。

        致死的原因大概就是两种,一种是急性的,因为出血量大,造成血管痉挛,引起急性脑缺血。另一种是慢性的,出血后引起脑水肿、颅内压升高,压迫大脑组织,造成各个功能瘫痪。

        而且因为脑部填得太满,出血量达到几十毫升就必死无疑。现在看似出血量不是很多,已经对脑组织造成了压迫。

        将患者送去icu后,回到了急诊科。

        “刘医生,警察同志、保险公司的人,还有双方的家属都过来了。”沈琳说道。

        刘半夏点了点头,然后看向了陈建新,“分别交代吧,凑一起肯定会乱。”

        “行,各管各的患者。”陈建新说道。

        其中的一个小伙子就是刘半夏接诊的那位患者的儿子,在一名警察同志的陪同下,刘半夏将他领进了内科诊室。

        “患者现在暂时稳定下来了,不过预后情况很不乐观。”刘半夏说道。

        “脾脏碎裂,我们已经手术摘除了。胫骨骨折,我们已经打了石膏。最严重的就是有蛛网膜下出血,我们已经做了诱导昏迷,对脑组织进行相应保护。”

        “医生,那我妈什么时候能醒过来啊?”患者的儿子焦急的问道。

        “不好说,没法给你准确的时间。如果患者生命体征稳定,我们会撤掉诱导昏迷。但是现在的血肿已经压迫到了脑组织,而且患者的体征指标也很差,我们都需要随时检测。”

        “也许三五天,也许您要做长期准备。现在患者只是暂时脱离了危险期,我们只能等,等患者的身体自行修复。”

        听到刘半夏的话,患者的儿子身子晃了晃,要不是刘半夏眼疾手快,他可能就摔在地上了。

        “怪我,都怪我啊。明知道这几天情绪不对劲,我就应该过来看着她啊。”患者的儿子抱头痛哭。

        刘半夏拍了拍他的肩膀,没有说什么。不管什么安慰的话,在这一刻都是苍白的。没有处在那个位置上,你永远无法体会到真正的痛苦是什么样。

        “警察同志,到底是怎么回事啊?老太太大半夜的怎么还跑街上去了。”出来后刘半夏问道。

        “老太太被传销的给骗了,十多万块钱投了进去,打了水漂。觉得对不住儿子吧,就一个没想开。”警察摇了摇头,也显得很是无奈。

        “这可太操蛋了,照老太太现在的状况,这次的钱真的少不了。”刘半夏说道。

        这也是一个很现实的问题,现在情况很清楚。老太太自己想不开,车主方面保险公司按责赔偿恐怕就给不了多少钱。

        而老太太在icu多躺一天就多少钱呢?这还得是她的身体状况没有进一步恶化,不需要再进行相应手术抢救。

        “哎,挺好的两家人,咋就摊上了这样的事儿呢。”沈琳趴在分诊台上叹了口气。

        “这两家人真的很不错,出了这样的事要是换成别人家估计早干仗了。”王欢也接了一句。

        “司机家孩子才五岁,万幸抢救过来了。要不然这一家的顶梁柱就塌了,以后可咋活啊。就算是这样,以后生活也得多注意一些呢。”

        “行了,这些也先别想了。天都亮了,我在这边盯着,能打盹的就打个盹。”刘半夏说道。

        “睡不着了,熬到交班吧。你们想吃啥早点?我出去划拉一圈,顺便散散心。”王欢问道。

        大家伙齐齐摇头,现在真的没有食欲。哪怕不是自己的事儿,心也牵挂在这两家身上。

        医护人员也是人,这次的患者跟原发性疾病还有些不同,这属于飞来横祸。原本幸福的两个家庭,一下子跌入深谷。

        二院的急诊科配置又不是那么全,这样的患者接诊的真的不是很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