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137 医患关系不简单

137 医患关系不简单

        “你现在已经锻炼得很不错了,我觉得再过上一两个月,你就能正儿八经跟着李院长一起做手术了。”闹哄了一阵儿后刘半夏看着梁晓琳说道。

        “我真的行了么?”梁晓琳有些惊喜的问道。

        “为什么不行?今天不是缝合得很好么。”刘半夏鼓励了一句。

        “那不一样的,在手术台上又不是只有关腹啊。我现在血管缝合还不知道怎么样呢,我都怕我一着急给缝坏了。”梁晓琳皱眉说道。

        “一起努力呗,你现在才规陪啊,你还想咋样?想把李院长的工作给撬开啊?干啥都得一点点的来。”刘半夏笑着说道。

        “在急诊科,主要是为了克服你上台手慢的小毛病,顺便锻炼一下你的缝合技术。你的本职是心外,所以还是得到心外的战场上。”

        “但是现在也说不准,也不知道心外会把谁派来急诊科。到时候再说吧,反正你还得好好训练一下。”

        梁晓琳皱了皱鼻子,也不知道为啥,听半夏的说教总是觉得应该反击两句才过瘾。

        “刘总,会诊。”这时候王欢又喊了他一句。

        刘半夏这就领着梁晓琳来到了内科诊室,愣住了,是今天上午坚持不做仪器检查的那位患者。

        “这次又是腹痛,还有些恶心。做过简单查体,未发现异常。还是坚持不做仪器检查,怎么办?”王欢苦笑着问道。

        刘半夏也是一阵脑门疼,这个本来很简单的问题,一下子就变得复杂了。

        “大哥,我们虽然是医生,可我们不是神仙。不能搭眼一看就知道您哪里出了状况,我们只能通过查体和仪器检查的方式来确诊您究竟是什么病。”刘半夏看着患者说道。

        “上午您过来,我们就没有确诊。现在您腹痛再次复发,还有了恶心的感觉。您就信我们一次,做个仪器检查行不?”

        “大夫,我这就是吃坏了肚子。吃药见效慢,您给我挂两瓶水行不?”患者说道。

        “上仪器检查,到时候不还是那么回事么。反倒浪费钱,几百上千块,连个影儿都看不见。”

        “我们查体,在腹痛这方面大概只能确诊痛处。很多腹痛患者的疼痛是发散性的,指向不明确,我们只能通过仪器检查作为辅助。”

        “大夫,我本来应该今天出差走的,现在都耽误了一天,就够闹心了。”患者仍然很坚持。

        “这样,我们再做一个便检。”王欢开口了。

        “那我现在也不想大便啊。”患者皱了皱眉。

        “没关系,我们可以用一些开塞露。要是真的是肠炎,在便检的时候也能够有所体现。”刘半夏赶忙补了一句。

        “而且肠炎的种类也很不一样,只有对症下药效果才能好。反正您今天也不出差了,我再给化验室那边催一下,也不会耽误您太多时间。”

        患者想了一下点了点头。

        王欢这才在电脑上操作起来。

        “王哥,心里有什么眉目没有?”等患者出去采样后刘半夏问道。

        王欢摇了摇头,“他就说肚子疼,一阵阵的绞痛。我开始也觉得可能是肠炎,但是化验结果还不支持。”

        “而且要是肠炎的话,他的耐受力得多差才能坚持不住上急诊啊?我也怀疑是心脏方面的问题,可是排除了心肌梗死之后,就得做仪器检查。”

        “现在就看便检有没有结果吧,要是没有的话,我都不知道该怎么处理了。还是签告知书么?”

        刘半夏皱了皱眉,“到时候再看吧,实在不行就跟家属联系一下。如果便检没有结果,最起码也证明他猜测的肠炎拉肚子是不对的。”

        “我还以为只有在门诊那边的时候能够遇到这样的患者呢,没想到急诊也有。”王欢摇了摇头。

        “哎……,主要是现在患者对于咱们的医疗方式还不是很了解,往常报道关于医院的负面新闻也很多。在很多人的理解中,咱们开了仪器检查就是为了赚钱才开的。”

        “那要是患者还是不同意呢?”梁晓琳问道。

        “就像王哥说的那样呗,只能继续签告知书。要不然但凡患者出现一丁点问题,都能告咱们。院里在去年的时候不就一直在提倡规范化么,包括咱们急救这边。”

        “只要有患者家属陪同的急救患者,必须要将所有的东西都讲清楚。需要手术,不仅仅要让患者家属签字,还要将并发症也要讲清楚。”

        “那多浪费时间啊。”梁晓琳的眉头也皱了起来。

        “特事特办呗,如果患者真的是生命垂危,急需马上抢救,这一环节可以补上。”王欢笑着说道。

        “以前医生是否对患者做急救,只要有家属就需要家属同意。现在不是有新规定了么,在家属放弃治疗,医生觉得有抢救价值的情况下,可以进行抢救。”

        “但是这个事情也是有风险的,尽可能还是要征得患者家属的同意。要不然将来的费用问题,抢救不成功的问题,都可能会成为患者家属进攻的武器。”

        “为啥很多科室都有赤字?为啥一遍遍的催患者家属交费。收进了院,就有责任跟着。一个处理不好,就会摊上官司。”

        “还有这么多说法啊,当急诊医生也太难了。”梁晓琳苦笑着说道。

        “没办法,现在人们的维权意识太强大了。就这么说吧,只要是在手术过程中死亡的患者,或者说是急救过程中死亡的患者,多多少少咱们都会担一些责任。”王欢说道。

        “公平?哪有那么多公平的事。急救不救,咱们的责任。急救救不活,还是咱们的责任。以后急救科正式运作,这样的事情都不会少。”

        王欢在二院呆得久了,见识过的事情也多。现在也算是给这俩小菜鸟普及一下,要不然可能因为哪一次的好心,就会掉坑里去。

        医患关系,哪里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啊。

        不管出了什么事情,人们的第一反应就是医院有猫腻。也不排除有一些医院确实是这样,但是大部分的医院里,医生还是对得起自己的薪水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