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强化医生在线阅读 - 173 隔行如隔山

173 隔行如隔山

        (感谢好友巫从露、心舞扬、cgfhfyy月票鼓励)

        这顿铁板吃得很嗨皮,姑娘们吃得都很满意。就是王晓燕吃完了有些后悔,回头还得增加运动量,肉吃得太多了。

        直接回到林语墅将乔乔和王晓燕放下,汇合了邱家一家之后,再次赶奔二院。

        “后悔了吧?这次又白跑一趟。”看到刘半夏后石磊调侃了一句。

        刘半夏翻了个白眼,“我这不是疼和你么?要不然我赶巴巴的回来干啥?有需要注意的患者么?你直接回家休息吧。”

        “没有,许院长也给我打电话了,明天下午我过去。”石磊说道。

        “那是你运气好,要不是没有做肠道准备,我今天直接就切了。胡主任那边预约了吧?”刘半夏问道。

        石磊点了点头,“已经预约了,我的想法是检查完你们再过去胡主任那边,就别叫他过来了。”

        “晓得了,耳鼻喉这边找的是谁?”刘半夏接着问道。

        “杜凡成,你们也直接过去吧,挂号手续我都弄好了。”石磊说道。

        刘半夏在他的胳膊上拍了一下,这可是太省心了,能够节省不少的时间呢。

        领着邱家人直接来到了耳鼻喉科,杜凡成正好给一个患者检查,稍稍等了一会儿。

        “邱哥,这是我们院的杜医生,业务能力很扎实。”走进诊室后刘半夏介绍了一句。

        “杜医生,辛苦您了。”邱怀礼说道。

        “没关系,我先看看小宝宝。刘医生嘱咐的事情,必须要办好。”杜凡成说道。

        有过一次跟刘半夏会诊的经历,上次那个患者还搞得满危险,也算是欠了刘半夏一份人情。

        宝宝太小,有些不老实。就算杜凡成行医多年,也很难将这位小患者给摆平。现在还不能给上麻醉啊,这么小的宝宝,能够做的检查和介入,真的是越小越好。

        “刘医生,我都不知道怎么才能让她老实一些了。”王静娴说着都着急的流出了泪。

        “要不我试试吧,这个小家伙跟我还挺投缘的。”刘半夏说道。

        小宝宝交到了他的怀里,小手小脚丫也是顽皮的蹬啊踹的。刘半夏呢?其实他也是没有什么别的办法,就是拿手在小家伙的胳膊腿上不停的按摩。

        给小宝宝按摩也不是那么轻松的事情,它们的骨骼很脆弱,力道稍稍大一些就会受伤。劲儿小了也不行,他们会觉得你在跟他玩,精神头会更足。

        就算是刘半夏也鼓捣了十多分钟,小家伙才打了个哈欠,小嘴抿了抿,脑袋一歪,扣在刘半夏的怀里睡着了。

        “哎……,得亏你也在了,要不然检查都未必能够完成。”杜凡成长出一口气。

        刘半夏昨天只是给耳道做了简单清理,今天的杜凡成要做精细检查,所以清理得也更细致一些,这样检查的时候也能快一些。

        刘半夏就坐在这里抱着小宝宝,为了让小家伙能接着睡,不乱动,不仅仅要固定好她的头部,他的手也得接着给小家伙按摩。

        “刘医生、邱先生,耳瘘的问题不大,这次的感染并不是耳瘘造成的,而是由中耳炎引发的。”检查过后杜凡成说道。

        “中耳炎?我们照顾她的时候很在意,就算是给她洗澡都会戴上耳塞呢,怎么就中耳炎了呢。”王静娴又着急了。

        “您先别着急,引起中耳炎的原因有很多。我不知道你们平时是怎么给孩子喂奶的,有没有说让孩子平躺着喂呢?”杜凡成笑着说道。

        邱怀礼点了点头,“她现在吃得多了,力气也大,有时候都是自己抱着奶瓶喝。”

        “那就差不多了。”杜凡成点了点头。

        “宝宝的中耳发育尚未成型,咽鼓管较短,峡部较宽、管腔较大,再加上咽鼓管肌肉收缩发力较弱,在鼻咽部开口较低,咽部的液体就很容易流入中耳。”

        “其实这两年我们已经接诊了很多这样的宝宝,咱们家的宝宝症状也不是很严重,很好处理,听力不会受到影响。也正是因为中耳炎造成了耳瘘的瘘口感染,咱们现在也都可以处理。”

        “不过既然瘘口已经感染了,我们最好还是做进一步检查,看看这个瘘道究竟有多深,是单纯性还是复杂性,检查过后你们也能省心一些。”

        “行,您看着安排吧。”邱怀礼说道。

        虽然说杜凡成并没有将症状描述得多么恐怖,但是他知道如果没有被刘半夏发现,搞不好自己的宝贝闺女就要遭更大的罪。

        因为小家伙经常躺在床上抱着奶瓶喝,当时大家还觉得很好呢,证明小家伙身强力壮,结实得很。

        可是就因为这样错误的喝奶方式,好悬都没给小家伙的耳朵搞坏了。挺好的闺女,就因为家里的疏忽,造成将来听力下降怎么办?

        其实别说是他了,就连刘半夏都是第一次知道还有这样的状况。

        别看他也是医生,医生也不是万能的啊,不可能哪一个科室都能玩得转。这就是隔行如隔山了,他也没宝宝、也没研究过耳鼻喉。

        杜凡成很是认真的用药水给小家伙清洗了一下耳道,小家伙睡得很香,这么鼓捣都没有醒。

        “瘘道详细检查需要做ct和x光显影对比。”清理好后杜凡成说道。

        “也就是说需要在瘘道内注入显影液,在x光机的照射下就能够将瘘道的长度给显示出来。然后再跟ct对比,就能够知道情况怎么样了。”

        “兄弟,你看呢?”一听这么说,邱怀礼又有些犹豫了。

        “邱哥,我觉得也是及早处理比较好。”刘半夏说道。

        “耳瘘炎症真正爆发之后,孩子要遭的罪就更大了。得先切开引流,等炎症消除之后才能做手术。”

        “现在宝宝虽然很小,但是目前的瘘道也很小。而且现在的创口也不会大,还是在耳道内,孩子恢复啊各方面的预后都会好很多。”

        “刘医生,我听石磊说你们不是也预约了整形外科的胡主任么,这个手术对他来说小菜一碟。”杜凡成笑着说道。

        “耳瘘一经感染就会反复发作,只是看发作的频次和感染的严重性。上个月有一个十五个月大的宝宝,耳前瘘,已经化脓了,胡主任轻松搞定。”

        “给我的感觉咱们家宝宝也是单纯瘘,不会太深。只是在手术后换药方面要注意一些,让刘医生给换吧,他的手巧,孩子也不会太疼。现在遭点小罪,将来不用遭大罪。”

        “兄弟,孩子这么小,做手术的危险大不大啊?”王静娴问道。

        “嫂子,要说一点危险都没有那是假话。所有的手术都会有危险,但是瘘道,不管是先天性耳瘘,还是后天性的肛瘘、肠瘘,唯有手术介入才能清除掉。”

        “就好比一个果子,里边已经被虫子咬出来一条通道。再强大的水果,也不可能把周边的坏死组织给修复好。”

        “小娴,咱们就听兄弟的,做吧。”邱怀礼拍板了。

        虽然他也心疼孩子,但是他更知道刘半夏不会拿这个事情来忽悠他。

        接下来就是放射科的事情了,虽然说刘半夏跟放射科的人关系也都很不错,但是在检查的过程中他就帮不上忙了。

        整套检查下来,等出了结果之后,他都跟着松了一口气。小家伙确实是单纯性瘘道,深度0.5厘米。

        “刘哥,咋样?”等不及的邱明远问道。

        “只有0.5厘米的单纯瘘道,很好处理。”刘半夏笑着说道。

        “咱们现在直接去整形外科,跟胡主任碰一下,看看他什么时候有时间把手术的日子定下来。”

        “谢天谢地啊,我这个心啊。”邱怀礼擦了一下脑门上的汗。

        “邱哥,说好了啊,等宝宝手术完,创面也都恢复了,差不多我也就又能休息了。到时候上你家吃饭去,我也得尝尝茅台是啥味。”刘半夏打趣儿了一句。

        “没的说,这都不是事儿。”邱怀礼说道。

        “到时候让你嫂子亲自下厨,小娴对生意上的事儿不关心,做饭可好吃了。当初要不是……”

        “瞎说啥呢,又得瑟了?偷员工饭吃你还骄傲了呗?赶紧的,先找那个胡主任去。”王静娴瞪了他一眼。

        “哈哈,刘哥,有些不习惯吧?”邱明远乐了。

        刘半夏笑着点了点头,“看来还有故事呢,等下次吃饭的时候得听听。”

        “兄弟,你也老大不小了,哥哥交你几招,要是有相中的姑娘,这个脸面真就不能在乎。”邱怀礼说道。

        现在孩子的情况确定了,没有想象中那么严重,症状很轻,这就让他们都轻松了很多。

        有时候就是这样,当得知患了某种病的时候都会担心、害怕。在得知病症不是很严重,又会有一种很庆幸的感觉。

        刘半夏张罗着下次上他们家吃饭,也不是真的为了喝那一口茅台,还是为了缓解他们一家子的紧张情绪。

        要是邱明远有耳瘘,他连安慰都不带安慰的,没准还会调侃几句。可是这次是小宝宝,小宝宝在家里的地位从来都是心尖尖。

        都不用说还得动手术了,就算是多打几个喷嚏,家长都得忙一脑门子汗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