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戏曲大佬到天王巨星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章 梅兰方青年艺术奖(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章 梅兰方青年艺术奖(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

        “有最奇崛的峰峦

        成全过你我张狂

        海上清辉与圆月盛进杯光

        有最孤傲的雪山

        静听过你我诵章

        世人惊羡的桥段不过寻常”

        这一段气势磅礴,意境深远的戏腔已经成为了这张专辑最有代表性的表现了,听过这首歌的人不由得深深的向往着歌中的世界。

        不少人都对裴琰之的这种天马行空的想象力为之惊叹。

        这首歌的感觉就如同是“我欲乘风归去,又恐琼楼玉宇,高处不胜寒”的意境,歌曲写到份上,也算是到头了。

        所以,在裴琰之的微博上,有人发起了一个投票,结果,《十年人间》的得票竟然超过了30%,名列第一,第二名的就是《赤伶》,凭借着“戏腔开山之作”的余威,拿到了23%的投票,第三名则是《牵丝戏》,20%的投票,也是让它进入了前三甲。

        “孙姐姐的美貌难道连3%的票都不值吗?”卑微的“刀马旦派”在微博上呼吁着。

        “要不是因为孙姐姐,1%都没有!”

        太真实了!

        裴琰之终于可以休息一下了,这一段时间的高强度录歌,也是让他被系统改造过的身体有些吃不消了,每一首歌自己都要做到尽善尽美,拍mv的时候,全是自己亲自上场,就连《牵丝戏》中的木偶化作美人,舞动乾坤的时候,也是裴琰之穿上了女装,亲自上场。

        还别说,这种效果真的是爆炸,尤其是在后期制作的时候,年轻人舞动手中木偶的时候,一道虚幻的美女身影就出现在了他的身旁,与之共舞,仔细一看,两人竟然长得一模一样,顿时有一种前世今生的感觉。

        裴景祺回到家中,看着正在看电视的裴琰之,从自己的皮包里拿出来了一张白纸,递了过去,说道,“梅兰方艺术奖下个月就要颁奖了!”

        裴琰之接了过来,没精神的说道,“您都已经得奖了,而且这些年您也没什么新作品,这次您也没机会得奖吧,关注这个干嘛啊!”

        裴景祺顿时气得也是不行,走上前去,一巴掌就拍在了裴琰之的胳膊上,没好气的说道,“你给我坐好了,跟一滩烂泥一样的,没个坐像。”

        裴琰之赶紧老老实实的坐好了,腰杆挺得倍直,一脸无奈的问道,“到底是怎么了,我没说错啊,跟你也没什么关系啊!”

        裴景祺用手点了点那张白纸上的字,说道,“跟我是没什么关系,但是跟你可是有关系啊,你是不是忘了梅兰方青年艺术奖了!”

        裴琰之脸上一僵,卧槽,还真是忘了,梅兰方艺术奖大多是颁发给那些艺术家们的奖项,每五年一次,但是裴琰之则是忘了,每年的梅兰方艺术奖都会颁发青年艺术奖,是用来鼓励和激励那些年轻的京剧演员的。

        这个青年艺术奖分为两个组别,一个是青少年组别的,年龄在18岁以下,一个是成年人组别的,年龄在18岁以上,35岁以下,每个组别都分了7个行当,老生,武生,小生,花旦,青衣,花脸,丑角,每一个行当都会有一到三个人最后会获奖。

        裴琰之的心理年龄已经超过了三十五岁,他一直觉得让自己去跟这些初出茅庐的演员去比赛,这也太欺负人了,所以他就没有把这个比赛放在心上。

        裴琰之婉转的说道,“爸,我现在这个水平,去跟他们比赛,会不会太欺负人了!”

        裴景祺一脸不屑的说道,“你还真敢说这样的大话,你才吃过几碗干饭啊,你才见识过多少京剧演员啊,告诉你了,很多年轻的京剧演员,他们的水平绝对不亚于我们这些老家伙,只不过你们见识的少而已,每年的青年艺术奖都会出现几个挡不住的妖孽来,你还别看不起天下的英雄了!”

        裴琰之虽然心中不屑,但是脸上可是没有表现出来,笑着说道,“怎么会呢,那您给我说说,今年有什么妖孽出现呢?”

        裴景祺摇了摇头,说道,“这种妖孽平日里都是不显山不露水的,他们苦练多年,为的就是在梅兰方青年艺术奖上表现的,而且五年一度的梅兰方艺术奖的舞台上,他们更加会卖力气,因为这是他们一飞冲天的机会!”

        裴景祺语重心长的说道,“你真的以为现在京剧界的演员不如民国时期的百花齐放吗,你错了,也许这个时代有这个时代的禁锢,但是这个时代的天才绝对是要比那个时代多的多,不过大多数的天才没等出头,就被人给按下去了,这也是现在京剧界的悲哀啊!”

        裴琰之若有所思的点点头,也没有说什么,看着手中的这张通知单,忽然裴琰之问道,“爸,我能报两个行当吗?”

        裴景祺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说道,“老生和青衣都准备两个都上吗?”

        裴琰之理所当然的说道,“我可是裴家的正统青衣啊,马派的正统老生,难道有规定不允许报两门吗?”

        裴景祺摇了摇头,脸上带着一丝兴奋,说道,“还真没有这种规定,不过之前还从来没有人这么干过!”

        裴琰之笑着说道,“那是当然了,成年组最大的也不过三十五岁,这个年龄,能够把本行当的戏唱好就不错了,谁还能像我一样多学了一门呢!哈哈!”

        看着有些“嚣张”的裴琰之,裴景祺也是微微有些骄傲,是啊,自己在三十五岁之前,青衣这个行当也不过是初窥门径,离着登堂入室还有很大的一段距离呢,哪有像裴琰之这样的妖孽鬼才,二十出头的年纪,不光是青衣,就连老生也是唱的让那些唱了一辈子老生的演员自愧不如。

        裴琰之的报名单也是送到了国家京剧院,每年的梅兰方艺术奖都是由国家京剧院来举办的,第一是正统,第二就是国家京剧院的大礼堂足够大。

        刘长生看着裴琰之的报名单,一脸的纠结,但是最后叹了口气,说道,“行吧,毕竟咱们这也没有一个人只能报一个行当的规定,我倒是要看看这个裴琰之到底能不能在这次的比赛中双双折桂,老生组和青衣组可是有几个狠人啊!也不知道他们遇到了会是个什么样的场面呢!”

        刘长生笑眯眯的看着报名单,眼中露出了几分好奇。

        由于报名的人非常的多,所以京剧院也是进行了海选,要知道京剧可是华夏娱乐界的龙头老大,唱戏的人多不胜数,而且每次的梅兰方艺术奖的比赛,都不限制报名资格,就算你是会唱几句的票友,也有资格来报名。

        裴琰之带着郭赐寅参加了几场预选赛,就很顺利的进入到了百强的行列,到了百强之后,基本上全都是各大院团选送的高手了。

        裴琰之虽然嘴上说着这些年轻演员都不够自己打的,但是也是看了几场精彩的比赛,而且里面有几个人,裴琰之也是看不透。

        青衣组里有一个三十左右的小姐姐,一副慵慵懒懒的样子,上台之后,一亮嗓,顿时惊掉了所有人的下巴,这梅派的声腔也太美了吧,一首“看大王在帐中和衣睡稳”,将虞姬的媚态和忧虑表现的淋漓尽致,好像台上站着的就是虞姬一般。

        这个名叫刘雪琴的小姐姐给裴琰之带来了无穷的压力,因为很明显的可以看出,对方根本就没有用劲,三成功力?也许吧!

        果然跟裴景祺说的一样,梅兰方艺术奖比赛中,真的是藏龙卧虎。

        而老生组的强人更多,因为没有特别设立武生组,所以武生都跑到老生组里来了,看着台上这些飞天遁地的家伙,三张桌子,一个后空翻下来,落地之后,稳稳的站住,然后立马就是三个竖叉一字马,这特么的就是玩命来了。

        从古至今,京剧界的大武生真就没有几个,主要就是这行太苦,而且也太危险,最重要的是,不养老,武生这个行当,过了四十,基本就结束了,因为你的身体已经不允许你去干这么危险的动作了。

        不过武生的出现,也是让老生组的演员们的竞争更加的激烈了,要知道这次的比赛,是由那些各个行当的当家人做评委的,虽然说这些人不会徇私舞弊,但是他们总会有个好恶,就像一个老生演员和一个武生演员碰上了,一个唱,一个打,到底谁更胜一筹呢,这就要看评委的喜好了。

        不过一共二十位评委,最后的分数要去掉一个最高分,省得有人作弊,再去掉一个最低分,省得有人因为不喜欢而打了低分,最后的得分平均一下,就是最后的得分。

        相比于裴琰之的成人组的惨烈,郭赐寅的青少年老生组没有任何的波澜,因为真的没有一个能打的。

        就算是郭赐寅来到成年级别的老生组比赛,如果运气好一些,进入前二十都没有什么问题。

        这些日子在韩平正那里,被韩平正天天看着练功,那可不是白练的,就算是裴琰之这种系统打造出来的bug,在韩平正那里都能得到不少的好处,更别说正在成长期的郭赐寅了,那真是一天一个变,精气神眼看着都不一样了。

        但是有一个不好的地方,就是这孩子跟着韩平正久了之后,越来越像个老头了,说话办事越来越老成了,而且这次过年的时候回去,他发现自己跟小孩子们也是格格不入,他们说的自己不懂,自己说的他们也不懂,所以郭赐寅过年在家没待多少天,就急急忙忙的回到了京城,当他看到韩平正和裴琰之的时候,顿时感觉到还是这里待着舒服。

        终于,预选赛结束了,青少年组的700人和成年组的700人都已经选了出来,之后就是更加残酷的淘汰赛了,而且是捉对厮杀的淘汰赛,一场定输赢。

        裴琰之来到了后台,不少老生演员都正在化妆的化妆,扎靠的扎靠,聊天的聊天,但是看到裴琰之的时候,所有人的眼中都是一定,放出了各种各样意味的目光,有挑衅的,有不服的,有畏惧的,有敬佩的,……

        裴琰之冲着各位拱了拱手,说道,“各位,辛苦!”

        见面道辛苦,必定是江湖,这一句辛苦就跟普通人见面的你好是一个意思,但是放在京剧人的口中,意味深长。

        不管是不服的还是畏惧的,这些人也都是不愿意失了礼数,冲着裴琰之拱了拱手,说道,“您辛苦!”

        虽然裴琰之的年纪在这些人之中算是最小的,但是辈分却是最大的,别看他们三十多了,见了裴琰之不是喊师叔,就是喊师爷的。

        但是如果不是马派的传人,也是感觉难以启齿,毕竟裴琰之的岁数也太小了。

        裴琰之才在乎他们的称呼,笑眯眯的走到了自己的化妆台面前,一路上,也有几个马派的老生演员恭恭敬敬的叫自己师叔或者师爷,自己也是非常客气的冲他们点了点头,鼓励了几句。

        虽然裴琰之报了两门,但是也不用太着急,因为今天是老生场,也就是只是老生组的上场表演,明天才是青衣组,所以裴琰之也用不着为换装而着急。

        这一次的百强战由抽签决定,裴琰之发现跟自己抽到一组的人名叫崔志佳,是一个裴琰之不认识的人,只要不是那几个硬茬子,裴琰之还都不放在心上。

        在一个角落里,一个“诸葛亮”手拿着羽扇,一脸郁闷的看着裴琰之,这人正是崔志佳。

        百强战,没有人想要第一战就碰到裴琰之,就算是那几个妖孽也不愿意,没有复活赛,输了就是直接淘汰,能越晚遇到裴琰之那是越好。

        没想到这个倒霉蛋竟然会是自己,崔志佳一脸无奈的摇着手中的羽扇,一副哀莫大于心死的感觉,旁边的熟人打趣的说道,“佳佳,多谢你为我们挡了一刀,真仁义啊!”

        “滚犊子,要不你去挡着一刀!”崔志佳没好气的骂道。

        那人也是得了便宜卖乖,笑着说道,“谁叫我没你那么好的命呢,别在这郁闷了,去候场吧,你们还是第二组,早死早托生吧!”

        崔志佳心里也是这么想的,早死早托生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