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戏曲大佬到天王巨星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一章 裴琰之就是一个怪物(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一章 裴琰之就是一个怪物(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

        不知道是不是放弃的缘故,崔志佳竟然超水平发挥,本来裴琰之打算收一点想法也不敢有了,毕竟这些人能够进入到百强的水准,那绝对实力之间的差距已经不大了,看的就是临场发挥了。

        不过裴琰之的实力要在他们之上,就像学神和好学生一样,好学生能考100分,那是因为大家的能力就是100分,但是裴琰之考100分,那是因为只有100分。

        无惊无险,裴琰之稳定的进入到了五十强。

        韩平正和梅文玖两人坐在评委席的最中间,两人笑着聊着天。

        “琰之现在的表现越来越稳当了,而且你发现没,他现在唱戏的时候,马派的东西越来越少了!”梅文玖笑着说道。

        韩平正点了点头,眼中带着一丝喜意,说道,“我还以为起码这小子要再多磨练几年才会有这种感觉,没想到他竟然这么快就领悟到了!”

        梅文玖一脸欣赏的说道,“琰之这孩子是真好,要是我父亲或者你师父怹们二位还活着,看着这孩子,估计联手也要收一个关门弟子了!”

        韩平正笑着摇了摇头,老子才是马派的关门弟子呢,他,是关门弟子的关门弟子而已!

        很快,五十强诞生。

        二十五强诞生。

        十二强诞生。

        裴琰之一路以来,并没有遇到强有力的对手,直到进入到了四强赛的时候,裴琰之才斗志昂扬了起来,因为剩下的三个人,都是裴琰之当初关注到的人,果然不负众望,他们都跟自己一样,势如破竹的进入到了四强,那么接下来的厮杀,就不是玩闹了。

        程奔,陕省京剧院老生演员,三十二岁。

        郭云峰,冀省京剧院老生演员,三十岁。

        郑璐,魔都京剧院老生演员,二十八岁,女!

        是的,最后这个郑璐是一名坤生,也就是常说的女老生。

        而且这位郑璐的师父是当年魔都大名鼎鼎的冬皇的徒弟。

        韩平正有些老不正经的调侃道,“玖爷,这位可是当初您家那位的徒孙啊!你不照顾照顾!”

        梅文玖嘴角微微一抽,眼皮都没有抬一下,淡淡的说道,“子不言父,小韩,积点口德吧!”

        韩平正砸吧砸吧嘴,一脸无趣,这玖爷,说翻脸就翻脸。

        华夏京剧历史上,能够留下名姓的京剧演员多如牛毛,但是其中女人并不多,而这位“冬皇”则是一位非常传奇的人物,传奇的不光是她的艺术水平,更是她那离奇的一生情缘。

        冬皇,名叫孟笑冬,师承余舒岩,是余派中成就最高的一位。

        她的生命里不可避免的要提一个人,那就是梅兰方先生,孟笑冬就是梅兰方先生的第三个夫人。

        两人因戏结缘,当初的梅兰方先生被称为“伶王”,孟笑冬则是被称为“冬皇”,两人联手演出了几出戏,尤其是唱了一出《游龙戏凤》之后,两人互相有了好感,而且粉丝们也觉得二人是天生一对。

        于是,两人偷偷的结婚了,而梅兰方已经有了两房夫人了。

        两人由于各种的矛盾,和一些不为人知的内幕,最终冬皇还是离开了梅兰方,重回舞台,最终成为上海滩大佬杜月笙的五姨太,最后跟着杜月笙去了港省,在港省结束了她传奇的一生。

        抽签结束之后,裴琰之竟然抽到了这位冬皇的徒孙。

        郑璐也是一脸兴奋的看着裴琰之,要知道,能够参加这次比赛的人,没有一个是善茬,而裴琰之名声之大,既是压力,又是动力,如果谁能够在比赛中胜过裴琰之一筹,那么必然会名声大噪。

        这也是过去的班社或者武馆,有挑战和踢馆之说,这是唱戏或者学武之人最快成名的道路,当然也是最快的取死之道。

        不过今天的机会太好了,这么大的场合,这么多的京剧前辈,如果能够在一方面稍稍超过裴琰之一线,那也足够自己扬名立万的了。

        裴琰之也是知道后面的两场比赛都是硬仗,不过裴琰之也没有可怕的,反而斗志昂扬了起来,能够跟高手过招才有意思。

        而且四强赛和决赛的规则也变了,之前的规则就是无规则,你想唱什么就唱什么,评委们根据你的手眼身法步以及你的唱腔表演来评判。

        但是到了这个时候,难度更大了,两人上台,抽签选择要唱的唱段,而且两人的唱段都是这一个,高下立判。

        裴琰之顿时眼中闪过了一丝精芒,要不要玩一把大的呢!

        抽签一出来,众人顿时一阵哗然。

        原来两人要唱的正是经典名段《龙凤呈祥》中的“劝千岁”。

        抽到这个唱段的时候,郑璐很明显的挑了一下眉毛,因为这出戏正是马派的拿手好戏,其他的流派都唱过,但是无人能出马派其右。

        裴琰之也是微微一皱眉,这签抽的,自己胜之不武啊!

        但是签已经抽了,运气也是能力的一部分啊!

        郑璐并没有受到太大的影响,使出了浑身的解数,用余派的唱腔将这出戏唱的是抑扬顿挫,有理有据,让台下的评委们也是纷纷点头认同。

        裴琰之在一旁也是频频点头,这位冬皇的徒孙,估计今天之后,“小冬皇”的外号估计就要落在她的头上了。

        唱完之后,评委们也没有打分,准备等到两人唱完之后,再打分,这样有了比较之后,打分也就容易了,省得出现一些纰漏。

        裴琰之上台,先给所有的评委鞠了一躬,显得彬彬有礼的。

        下面的评委对裴琰之的感官不一,有觉得他年少成名,嚣张跋扈的,也有觉得这小伙子精气神不错,能耐也好,是一个可以带领京剧继续前进的舵手,当然也有人觉得裴琰之不足以担此重任,不过不管这些人怎么想,如今的裴琰之还没有那么长远的想法,一步一步的,提升自己在京剧界的地位,等到自己可以振臂一呼的时候,到时候自己自然也不会客气的。

        裴琰之示意了一下乐队,胡琴声响起。

        裴琰之张口就唱了起来,但是台下的这些评委们都是脸色一变,因为裴琰之并没有用马派的唱腔,竟然用的是余派的唱腔。

        不光台下的评委脸色变了,就连站在下场门关注台上的郑璐也是脸色剧变,眼中带着一丝羞愤,看着台上的裴琰之,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了!

        老生的主流流派,裴琰之全都已经学会了,余派宗的是谭派,被称为新谭派,裴琰之早就在系统中跟着余舒岩先生将余派的唱腔学的是有模有样了。

        而且在裴琰之的天赐之音下,余派的唱腔竟然有了一种升华的感觉,余舒岩先生当初由于生病倒仓,嗓子没有小时候那么亮了,这才不得已开始钻研起了谭派的艺术,在全面继承了谭派的唱腔之外,创造出了适合自己唱腔的余派。

        台下的评委们都是听得津津有味的,没想到余派的唱腔竟然能把《龙凤呈祥》这出戏唱的不亚于马派的感觉,这就很难得了。

        但是评委们的脸色都非常的古怪,不由得看向了坐在中间的韩平正,你徒弟这一手玩的可真是骚啊,当着人家余派的面,用余派的唱法打败人家,这就是啪啪打脸啊!

        评委中当然也有余派的掌门人了,正是余舒岩的小儿子,余兰生,坐在那里,也是脸色铁青,不过眼中看向裴琰之的眼神也是非常的复杂。

        裴琰之的这种唱腔和唱法,大大的丰富了余派的风格,如果能够让余派学习一下的话,估计余派的演唱风格会更上一层楼的。

        但是裴琰之这当众打脸的行为,也是让余兰生非常的不满。

        知道你牛逼,但是你不能用这种方法吧!

        裴琰之唱了一段之后,竟然又换了一种唱法,竟然是谭派的唱法,台下的这些评委们顿时眼睛都瞪大了,这小子玩的挺花啊,别说,这谭派唱的还真是有滋味。

        要说京剧老生的流派,谭派绝对是一个不能绕过去的流派,可以说,现在所有的老生的流派,都是从谭派中学习之后,开创的流派,每一派里都会或多或少的出现谭派的影子。

        要知道,当年京剧界有这么句话,叫做无生不谭,当年谭欣培先生可以说是老生界的魁首,伶界大王的称号可不是浪得虚名的,几乎当初所有的老生演员都要去学习谭派的唱腔,因为老百姓就认谭派。

        唱着唱着,裴琰之又换了一种流派,这一次台下的评委都已经麻木了,卧槽,梅兰方青年艺术奖,成了这小子作秀的地方了。

        但是这些评委们对裴琰之的喜爱更深了,就算是那些之前对裴琰之有些不屑不满的人,也都放下了心中的成见,因为裴琰之的能耐已经彻底的征服了他们。

        不是没有京剧演员可以会很多流派的人,但是往往这些人学的都只是皮毛,只是唱出来让你觉得像什么什么派,但是你让内行人一听,就知道,这人就是学了一个外表,内在的东西一点都没有。

        每一个流派都有自己绝对不会外传的东西,比如说气口,比如说音准,一句唱里面,七个字,每一个字的音准都需要你去学,而这些东西才是流派最重要的东西,不是说你听了几次录音,看了几出戏,你就会唱了,你也就是最后落了个“会唱”而已!

        这些评委们可都是每一个流派的魁首,就算不会唱,但是这一双耳朵,可是绝对没有问题的,裴琰之的唱那是每一句,每一个字都是唱的非常的到位,这些流派的有些人都觉得自愧不如,比如说站在下场门那的郑璐。

        她已经从裴琰之刚才的唱中发现了自己的一些不足,而这些不足在平时的时候自己师父也都说过自己,但是自己并没有在意,但是今天听到裴琰之的唱之后,她才知道自己错的有多厉害,而且通过了裴琰之的唱,好像给她打开了一个新的天地,原来余派还可以这么唱啊!

        一段“劝千岁杀字休出口”,裴琰之用了七种流派的唱法,这七种流派当然就是前四大须生和后四大须生的唱腔了,有人就要问了,前四大须生和后四大须生加起来不是八种吗?

        你要知道,马联良大师是做到了承上启下的作用,前后四大须生中,均有马联良先生,所以八大须生只有七个流派。

        裴琰之最后一句唱,终于落到了马派的唱腔中,让韩平正也是老怀大慰,这个臭小子,最后要是忘了把马派唱出来,自己就要上台,用拐杖敲他的脑袋了!

        梅文玖在一旁,一脸羡慕的说道,“哎!你这个宝贝徒弟啊,真是太好了,商量商量,让他跟我学梅派吧!”

        韩平正一脸警惕的看着梅文玖,说道,“玖爷,咱可不带抢徒弟的啊!”

        梅文玖看着韩平正一副防贼的样子,也是没好气的说道,“你个小韩,跟谁学的,你不也是从人家高家抢过来的徒弟吗,你还有脸说我!”

        韩平正脸上露出了一丝愧色,但是还是说道,“什么抢来的,是这小子送上门来的,嘿嘿,这叫闭门家中坐,天上掉下个徒弟来!”

        看着韩平正“嘚瑟”的样子,梅文玖也是一脸的无奈,这个韩平正,之前一直都是一副冷冰冰的样子,自从收了裴琰之以后,连脾气都变了,变得更加不要脸了!

        梅文玖看着台上的裴琰之,眼中的赞赏更加的重了。

        裴琰之唱完之后,台下的评委们也是纷纷热烈鼓掌,主要是这种演唱的风格他们还真没见识过,裴琰之的这种强大的实力,顿时让这次老生组的冠军好像没什么悬念了。

        另一组的两人在上场门的地方,看着裴琰之的“表演”,也是相视苦笑了一声,这特么的怎么比啊,这就是个bug啊。

        决赛的这种安排就是为了体现公平性,省得有的人擅长自己流派的戏,对其他流派的戏都不会唱,这种人就算是在自己流派有再高的成就也不行。

        而且组委会也不会弄出那种特别冷的戏给大家,都是一些大家都应该会的戏,所以才更能让那些会的戏多的人更能出彩。

        谁能想到竟然会有裴琰之这样的怪物,真是一个怪物!

        这是台下的评委给裴琰之起的外号,太贴切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