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从戏曲大佬到天王巨星在线阅读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决赛赛制改(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

第二百六十二章 决赛赛制改(求订阅,求推荐,求月票)

        果然没有任何的悬念,裴琰之高分进入到了决赛,郑璐也是心服口服。

        另一组的比赛也是厮杀的非常的激烈,最终郭云峰,以0.5分的优势晋级决赛。

        程奔也是泪洒舞台,因为每一次的青年艺术奖最多每一个行当可以颁发两个,就是在出现两个超强的京剧演员的时候,在最后的决赛中,两人不分伯仲的情况下,由评委会来做出这个决定的。但是程奔没有进入到决赛,那么自然也就拿不到这个可能出现的机会了。

        程奔和郭云峰两人都是心知肚明,裴琰之这个怪物,他们应该是打不过的,所以只能冲入到决赛,搏一搏这最后的一个可能性。

        虽然说每年都会有青年艺术奖,但是这五年一次的梅兰方奖这一年的青年艺术奖才是含金量最重的,因为不光是台下的观众全都是京剧界的大佬,就连评委也都是各个行当的掌门人,而平时每年的青年艺术奖都是各个京剧院的院长来当评委,档次明显低了很多。

        而三十二岁程奔下一次就没有机会参加这种有梅兰方奖的青年艺术奖了,这一次是他最后一次机会了,可惜了。

        在舞台上,郭云峰和程奔含泪相拥,英雄惜英雄。

        程奔在接下来的三四名的争夺战中,最终败给了郑璐,只获得了第四名。

        而这时,所有人的心都提了起来,因为,决赛来了!

        裴琰之在后台休息了片刻,正在闭目养神的时候,忽然感觉到自己的身边多了一个人。

        裴琰之好奇的睁开了双眼,看到郭云峰站在自己的面前,一脸的战意。

        裴琰之有些摸不清头脑,郭云峰看到裴琰之睁开眼了,就说道,“裴师叔,不如最后的决赛,咱们比上一场吧!”

        裴琰之站了起来,仰着头看人还真是累啊。

        “你想怎么比呢?”裴琰之饶有兴致的问道。

        因为如果按照赛制的话,自己绝对可以碾压对方,不就是唱戏嘛,八大须生,就问你怕不怕。

        裴琰之一直都觉得自己来参加这种比赛就是在欺负人,不过如果对方有什么有趣的想法的话,裴琰之也是很愿意奉陪的。

        郭云峰笑着说道,“不如我们比两场,第一场就是比唱,不过我想要来一次对唱!”

        裴琰之眼睛一亮,有意思啊,老生对唱,这可是较劲的,自己唱,那是一个调,一种感觉,但是如果两个人唱,对方如果跟你较上劲了,那你的感觉就不一样了。

        但是裴琰之心中没有任何的害怕,相反还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因为今天的比赛对他来说,太没有什么挑战性了,对唱,挺有意思的。

        “行,那你说第二场比什么吧!”

        看到裴琰之这么爽快的就答应了,郭云峰心中也是非常的敬佩,对方这真是艺高人胆大啊,在稳赢的情况下,还要答应自己这种有可能翻车的提议。

        郭云峰沉吟了一下,说道,“最后一场,我想要跟您比枪!”

        裴琰之眼中一冷,淡淡的说道,“哦?撅枪战吗?”

        郭云峰顿时感觉到一股寒气逼来,不由得打了个寒战,赶紧摆了摆手,说道,“裴师叔多虑了,我只是想要请裴师叔赐教一二,比没有其他的意思!”

        听到这话,裴琰之眼中的寒意才渐渐的褪去,微微皱眉,说道,“枪战这可不是闹着玩的,我怕评委会不会同意你这个请求的!”

        郭云峰沉声说道,“只要裴师叔答应了,我相信他们不会阻拦的!”

        裴琰之露出了一丝错愕的表情,转瞬就笑了起来,也是啊,下面这些人都是见惯了生死的各派的掌门人,如果是那些京剧院的院长的话,他们可能会阻止这种枪战的发生,但是这些大佬们,估计看今天的比赛也看腻歪了,如果有一场枪战能够让他们提提精神的话,绝对是没有人会去投这个反对票的。

        裴琰之深深的看了一眼郭云峰,看着对方执拗的表情,不由得哈哈一笑,说道,“既然你这么说了,那我就让你输的心服口服吧!”

        郭云峰脸上露出了一个大大的微笑,说道,“多谢裴师叔成全!”

        上台之后,两人将自己意愿告诉了评委会,果然不出二人所料,评委会的这些大佬们都已经累得不行了,昏昏欲睡的都有好几个了,就打算着强打精神看完最后的决赛,回去好好休息一下,没想到最后他们两人竟然来了这么一出。

        跟裴琰之想的一样,这些大佬们顿时精神抖擞了起来,老生对唱,武生枪战,这在京剧舞台上都是观众们最爱看的东西了,不光观众们爱看,他们这些大佬们更是爱看。

        最后韩平正问道,“既然你们俩都商量好了,那么最后一场,你们就自己发挥吧,希望你们能给我们这一群老家伙带来一出好戏,别让我们失望了!”

        裴琰之和郭云峰站在舞台中央,下面坐着的不光是评委和观众,还有那些比赛的选手们,一个个兴致高昂的看着两人,这应该是代表京剧界现在年轻一代老生最强的比赛了。

        郭云峰唱念做打无一不好,现在能有这么好的年轻武生真是太难得了,大家在看了这次郭云峰一路以来的表现,都知道此人必定是今后武生界的头把交椅的有力争夺者。

        而裴琰之,下面的这些人都不知道该用什么话来评价他了,因为从古至今就没有这么一位,就算是那些大家,也是宗了两三门之后,就创出自己的派系,但是也没有裴琰之这么狠的人,所有的主流流派的老生他都会唱,而且让人最为震惊的是,他还不是普通的会唱。

        京剧界有这么六个字来形容艺术的境界,“会、好、精、通、绝、化”,只要能够达到“绝”就说明此人有了开宗立派的能力,而这个“化”,从京剧界出现到现在也不过十数人达到过这个境界而已。

        现在大部分的京剧演员都在“好”这个境界,如果能够达到“精”,这就是台柱子的水平,而“通”字,就是现在大多数的艺术家的水准了。

        就像李正素,之前的李正素就是在“通”字的巅峰徘徊,被裴琰之一激之下,突破了自己的桎梏,如今的李正素已经达到了“绝”的水平,这就是可以开宗立派的宗师境界了。

        而裴琰之最恐怖之处在于,他所有流派的差不多都在“通”字的水准,任何一个人能够将一个流派唱到这个境界,都要需要十数年,甚至数十年的努力才行。

        所以,下面的评委才会给裴琰之起了“怪物”这么一个外号。

        而这个郭云峰的水平不过才是“精”的境界,也许一次机缘,就能突破这个境界,不过对于裴琰之来说,还是不够看的。

        两人在后台已经商量好了,唱一出老生对唱的经典,《珠帘寨》。

        这出戏,裴琰之在之前也唱过,不过那个时候是独唱,唱的是里面李克用的两段经典唱段,一段是“三大贤”,一段是“数太保”,这两段是老生独唱的时候,非常常见的唱段。

        裴琰之还把李克用这个角色让给了郭云峰,李克用和程敬思都是老生,但是李克用这个角色属于是头路老生,也就是唱主角的,而程敬思则是二路老生,也叫里子老生,是配角。

        一般二路老生有几种情况,第一种是属于本身的实力不行,只能唱配角,还有一种就像裴琰之这样的,本来有能耐唱头路老生的,但是由于自谦或者提携他人,所以才来唱这个二路老生。

        郭云峰也是心知肚明,本来他是准备两人抽签,看谁来唱李克用这个角色,毕竟两个角色的分量那可是大不相同的,但是看到裴琰之就这么简简单单的把李克用的角色让给了自己,不由得心中一阵感激,对裴琰之的人品更加的敬重,虽然说这次是自己挑的头,但是裴琰之却把好处都留给了自己,让自己唱这个最能表现能耐的李克用,而裴琰之却屈尊给自己傍角。

        而裴琰之心中则是想要看看在自己的重压之下,郭云峰能不能够突破自身。

        裴琰之如今的心态已经不在比赛上了,而是希望京剧界能够出来越来越多的年轻京剧演员,这样才能完成自己心中的那个愿望。

        裴琰之穿戴整齐,旁边还跟来了一个小孩子,并不是郭赐寅,而是一个唱小生的小孩子,因为这里面还有一个李克用的儿子,李嗣源,是个小生,所以他们才找了一个小生演员上来,但是问了一圈,那些成年组的小生演员一个个也是吓得不敢抬头,跟这二位上台,还不被碾压至渣啊。

        也不是他们不知道这是一个学习的好机会,这辈子也许都没有这么好的机会了,但是,并不是每个人的心态都能那么的迎难而上的,趋利避害才是人性。

        不过,小孩子并没有那么多的想法,一问之下,有不少的小孩子举手愿意前往,裴琰之找了一个比较顺眼的孩子,十六岁的小伙子,名叫李牧,带着就上台来了。

        那些成年组的小生演员不由得松了口气,但是转瞬也是黯然苦笑,知道他们也许是错过了一辈子中最好的一次机会。

        锣鼓家伙催动。

        裴琰之坐在下首的椅子上,郭云峰带着李牧坐在上首。

        身后则是站着四名龙套,也都是整冠束带,一副威风凛凛的样子。

        郭云峰捋了一下自己的白色髯口,跟着弦师的节奏,开口唱道,

        “太保传令把队收,

        叙一叙当年旧根由:

        忆昔那年五凤楼,

        文武百官庆贺千秋。

        恼恨文楚段国舅,

        他笑孤王坐席不正,礼貌不周。

        怒恼了孤王怒气冲牛斗,

        抓将过来往下丢。

        摔死国舅段文楚,

        唐王一怒要斩人头。

        多亏了恩官把本奏,

        才有孤今日活命留。”

        这一段西皮慢板,郭云峰唱的也是韵味十足,将一个后唐太祖李克用唱得是潇洒异常,这一段唱的是当年两人在五凤楼时的一段渊源,程敬思救了李克用一命。

        裴琰之坐在那里,稳稳当当的,微微拱手,开口唱道,

        “自从千岁离朝后,

        学生终日泪如流。

        为千岁懒把乌纱扣,

        为千岁懒穿紫罗绣。

        山遥路远少来问候,

        望千岁恕学生礼貌不周。”

        这一段裴琰之用的是谭派的唱法,因为这出戏最早的时候就是谭家的戏,不过谭派唱的是李克用。

        台下的谭方寿,正是如今谭家的掌门人,听到裴琰之第一个用的就是他们谭家的唱腔,顿时脸上露出了一丝微笑,这小子还不错。

        郭云峰做出一个撩袍袖的动作,跪倒在地上,开口唱道,

        “李克用撩袍跪席头。”

        裴琰之也是不含糊,跟着也是非常潇洒的单膝跪下。

        旁边的李牧也是赶紧跪在地上。

        弦师手中的弓弦一变,从西皮慢板变成了西皮快板,这节奏一下就变得明快了起来。

        郭云峰开口唱道,

        “李克用跪席前连带含羞,

        当初不该摔死国舅,

        怒恼唐王要孤人头,

        若不是恩官来保奏,

        哪有克用活命留,

        天高地厚恩情有,

        这杯水酒饮下喉。”

        郭云峰从李牧手中接过一只金斗,递给了裴琰之,而裴琰之也是接过来,然后卖了一番做派,算是饮下了酒。

        裴琰之将手中的酒斗交给李牧,郭云峰挥了一下手,李牧往后退了几步,将金斗放在桌上,然后就下台去了。

        裴琰之捋了一下髯口,口中唱道,

        “用手儿接过梨花盏,

        学生大胆把话言:

        甲子年开科选,

        山东来了一生员。

        家住曹州并曹县,

        姓黄名巢字举天。

        三篇文章做得好,

        试官点他为状元。

        跨马三日游宫院,

        宫娥彩女笑连天。

        唐王见他容貌丑,

        斩了试官贬状元。

        斩了试官不要紧,

        贬了状元起祸端。

        祥梅寺,贼造反,

        将我主驾逼在西岐美良州。

        学生到此无别干,

        一来搬兵二问安。”

        这一段,裴琰之也是唱得潇洒自如,用得自然是自家马派的唱腔,虽然自己这个角色是二路老生,那些名门大派的京剧演员也很少会去唱这个角色,不过裴琰之才没有那么多的想法,把这个程敬思唱的也是活灵活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