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历史小说 - 晋末多少事在线阅读 - 第一百一十二章 杜氏族老

第一百一十二章 杜氏族老

        杜英似乎并没有在意这些,只是大声喊道:

        “把兵刃都搜集起来,还用镰刀、锄头的兄弟们优先替换!”

        “你看你这刀都卷了刃了,来接着,这是韦逵的佩刀,应该还能用,凑合一下!”

        “那边尸体打扫干净,自家兄弟都要擦干净血污再下葬,听到没有?!”

        不时听到杜氏士卒们亢奋的回答声。

        这一场战斗,显然很鼓舞斗志。

        几乎凭一己之力击败了强敌韦氏,杜氏士卒们当然也甚是自豪。

        而对于那些原本属于杨盘麾下的流民士卒们来说,通过这一次并肩作战以及勇猛冲杀的表现,他们显然也获得了杜氏士卒们的信任,此时他们似乎真正的融入到了坞堡这个整体中。

        杨盘努力了很久都没有做到的,杜英通过一场酣畅淋漓的大胜很轻松就做到了。

        毕竟在沙场上的并肩作战,有的时候真的可以让两个原本还互相看不起的男人,变成勾肩搭背的好兄弟。

        尤其是杜英展现出的对每一个士卒的关心,甚至就连战死士卒的安葬都需要过问,更是让杜氏将士们很是受用。

        少主虽然和他们没有血缘关系,但是此时已经胜似亲人,也是他们愿意信赖的一家之主。

        王猛跟着杜英穿过不久之前的战场,看着那一道道忙碌的身影以及笑容,几乎可以判定,少陵坞堡已经重新变成杜氏坞堡了。

        是杜陵杜氏的杜,但是应该不是杜明的杜,而是杜英的杜。

        殷存带着坞堡中几名年长老人已经等在那面杜氏的大旗下,见到杜英之后,当即郑重拱手行礼。

        这也代表着他们重新表示对杜英的认可。

        认可的是坞堡的主人,而不是杜氏的少主。

        杜英从容的受了这一礼,方才伸手,依次扶起来殷存等人。

        一个世家,是由作为主心骨的世家家主、族老、家臣以及直系子弟们为中心,囊括周围旁系子弟,或者说各个眷房子弟,以及众多家仆的庞大聚集体,以血亲、姻亲等关系把所有人都牢牢地捆绑在世家这个整体上,一损俱损,一荣俱荣。

        而现在,于谈、殷举等人,作为杜氏家臣之后或者亲眷,自然而然也就是家臣的候补者,他们的能力或许并不出众,但是他们的忠诚是无与伦比的,因为身为家臣而背叛主家,表明这个人的品质已经恶劣到了天地难容的地步,无论走到哪里都只会被人唾弃。

        至于其余的少陵坞堡的民众,自然就构成了世家的外围部分。

        但是这个世家群体到底还是缺少了族老这个重要组成部分,也就是家中退出权力核心的老人,他们或许并不是最聪明的,但是多年的风雨经历让他们有着足够多的人生经验,同时在坞堡中也有着足够的威望,所以能够在需要的时候主持大局,并且帮助家主查缺补漏。

        而今少陵坞堡的整个管理层彻底年轻化,这些老一辈人们自然也就不会一直赖在自己的位置上,而是主动的交接权力、担任族老。

        如此,这少陵坞堡才算是一个完整的世家。

        王猛和任群站在杜英的身后,静静看着杜英一板一眼的完成这所有的动作。

        当殷存等老人彻底退居二线,自然也就意味着少陵坞堡这一代人坚守的闭门不出、少惹事端的宗旨进入了故纸堆。

        接下来,可想而知,必然将会是开拓进取的一代!

        殷存等人让开道路,远远跟着杜英等人进入议事堂,他们将不会在大堂重要位置落座,而且也只有殷存带着两名老者留下,剩下的人自觉地离开。

        身为族老,没有到坞堡生死存亡的地步、没有到需要群策群力的时候,自然也就不需要这么多人在场。更重要的是,现在正是少主刚刚彻底掌握整个坞堡的权力,并且树立声望的时候,只要还有点儿眼色的人,自然就不会在这个时候凑热闹。

        王猛刚刚入座,便沉声说道:“韦氏坞堡那边还没有消息传来。”

        “不可能这么快。”任群是走过这一段路的,此时微笑着说道。

        这边战事结束之后,杜英立刻派遣殷举带着一百余人赶往韦氏坞堡,同时林氏以及其余各个村寨的兵马也跟着启程同往。

        林氏显然并不打算在杜氏坞堡外面乱晃悠,不知道是想表示自己对于杜氏毫无敌意,还是害怕杜氏和他们算账,直接把他们击溃。

        至于其余各个村寨兵马,自然是指望着能够在攻破韦氏坞堡之后再分一杯羹。

        有这些兵马陆续顶上去,缺少了主力的韦氏坞堡,已经不足为虑。

        现在不过是要等消息罢了。

        外面传来推推攘攘的声音,韦边被绑的结实,推了进来。

        低着头的韦边,不情不愿。

        杜英不由得也是一笑:“韦兄,请入座,来人,给韦氏家主松绑!”

        韦边登时抬头,怒视杜英:“余绝不同杀吾韦氏家主之人同坐!韦氏家主,当属于吾家兄长,与我何干?!”

        杜英脸上的笑容逐渐收敛。

        韦边背后的两名杜氏士卒各自便要动手,不过杜英摆了摆手,让他们退下。

        而杜英这才迎着韦边有些诧异的神情缓缓说道:

        “此时,你能够站在这个地方,昂着头和本少主说话,是因为本少主敬重于韦氏前任家主之气节胆略,也在其慷慨自刎之前答应,会照顾韦氏子弟而已。若非韦氏前家主之恳求,此地容不得你聒噪。”

        杜英没有发火,语气甚是平淡,似乎在追忆一些事情,但是低沉的声音,不怒自威。

        大堂上的气氛都跟着冷了下来。

        韦边愣住了。

        这是家主用命换来的机会,是家主亲自选定的解决方法。

        假如自己此时开口大喊自己不是韦氏家主、韦氏子弟宁死不屈之类的话,杜英会不会抓住机会干脆利落的将韦氏被俘的这些人赶尽杀绝?

        刚才······冲动了。

        杜英起身,给他松绑。

        韦边愣愣的站在那里。

        “韦氏子弟、妇孺老弱之类,余答应了韦兄,自然不会迫害。”杜英淡淡说道,“但是余答应了,蒋安蒋兄或许还会遵循,林氏那边余也不知道,所以你最好还是带着你的人抓紧回去的好。”

        韦边登时一惊,几乎是下意识的向外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