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开挂神医在线阅读 - 第6章 我能行

第6章 我能行

        一旁的顾修杰心里乐开了花,眼睛都眯成了一条缝。

        弟子得到常秋这个普外科二把手的夸赞,他这当老师的也长脸啊。

        魏钧只好重新选择缝扎的部位,并更换了缝合针,开始缝合,顾修杰负责剪线。

        很快缝合完毕。

        常秋使用电刀,沿着肝破裂右侧的正常肝组织处,在肝正中裂左侧约一厘米处切开肝包膜,钝性分离肝实质,所属的管道血管结扎切断。

        接着,她将肝脏翻向上,切开胆囊左侧的肝包膜,斜向横沟左侧分离肝脏面的肝实质,直到左纵沟与横沟交界处。

        她又看了魏钧一眼。

        这一次,魏钧明白了她的意思,是要他接负责结扎切断左肝管和门静脉。

        可是他完成结扎之后,常秋却不耐烦地哼了一声。

        魏钧又不明白了,下意识望向了身边的康鸿。

        “还有左肝动脉!”康鸿说。

        魏钧恍然大悟,自己漏了一条结扎。

        额头见汗,赶紧接着结扎了左肝动脉。

        常秋再次给了康鸿一个赞许的目光。

        可是,在魏钧完成之后,发现常秋还是生气地瞪着眼,似乎还有什么没做完。

        喂,不带这么玩的好吗?

        你能不能说句话啊,你不说话我怎么知道你想干啥啊?

        常秋平时就不苟言笑,手术时更是很少说话。

        而平时的手术,基本上都是做了充分准备和沟通,一切都是按照手术方案实施,一助需要做哪些事情手术方案都写的明明白白的,根本不需要手术台上再下达指示。

        常秋已经这样习惯了。

        而急诊则不同,情况紧急,没有时间准备详细手术方案,主刀和助手之间也没有时间沟通,完全靠平时的默契。可偏偏常秋和魏钧平时都是自己主刀手术,两人缺乏默契配合,自然就搞不懂对方的手术思路了。

        常秋更加不耐烦。

        顾修杰则对康鸿说道:“小康,你告诉魏医生,常主任准备下一步手术做什么?”

        康鸿的完美级洞察力全力发挥作用,清楚地感知了常秋的想法,他毫不犹疑回答:“取除左半肝的阻断带,然后将已经缝扎的左肝静脉连同肝上缘部分肝组织钳夹切断结扎,再处理肝左静脉。”

        “你能完成钳夹、结扎吗?”顾修杰一张老脸还是够厚的,也不管魏钧已经黑了脸。

        康鸿一愣,心潮澎湃,想也不想,立即点头:“我能!”

        自己拥有了完美级肝损伤手术技能,一个人能完成整台手术,更何况只是其中的钳断和结扎。

        听到康鸿如此肯定的回答,顾修杰对常秋说道:“主任,要不然,让小康当你的一助,反正也接近尾声了。”

        康鸿先前力挽狂澜,找到了出血点,又连续准确无误读懂了常秋的手术思路,这让顾修杰对自己这弟子信心大增。

        他马上要退休的人了,能帮弟子就帮一下喽,让他经受重大手术的磨炼,有利于他的快速成长。

        面对顾修杰的提议,常秋犹豫片刻,终于点了点头。

        今天康鸿的确给了她足够多的惊喜,而现在最需要的是时间,她需要一个能清楚洞悉自己想法的助手。

        有一个优秀的助手默契的配合,手术会顺利得多,速度也会快很多。

        而现在,时间就是生命!

        更何况,后面手术已经接近尾声了,问题不大了。

        她当机立断说道:“魏医生,你和小康交换一下,小康来做一助!”

        欺负人!

        让我跟他交换?我女儿都快跟他同岁了好吗!

        魏钧都快哭了。

        没办法,谁让人家是科室领导二把手,级别、年纪都比自己大。

        魏钧只好让开位置,康鸿望向顾修杰。顾修杰点点头,示意他按照常秋的说法做。

        康鸿当即顶替了魏钧,站在了常秋的对面一助的位置上,魏钧耷拉着脑袋转到三助的位置。

        小护士白小曼高兴地望着康鸿笑,可惜康鸿已经开始低头手术了。

        他飞快地取除左半肝的阻断带。

        然后,他抬头望向常秋:“主任,接下来要钳夹切断结扎了,也是我来吗?”

        常秋点头:“当然,你是一助,钳夹、结扎都由你负责。我来切断。你先试试看,如果……”

        常秋后面没说话的一句话是,如果你不行,就让顾老来接手。

        她宁愿让顾修杰上,也不想让呆瓜一般的魏钧再接手。不过这话先不说,免得挫了他的锐气。

        这年轻人的睿智和果敢让她很欣赏,她觉得他能行。

        “明白!”康鸿回答。

        康鸿正要手术,忽然他愣了,因为他发现术野里胃肠在以极其细微的幅度在上下波动。

        这不是肠蠕动,手术中肠道已经麻痹,不会蠕动的。

        这到底怎么回事?他沉吟思索。

        完美级洞察力也必须有相应线索才能施展,现在的线索太微弱,还不足以得出答案。

        就在他沉吟之际,听到顾修杰的声音:“小康,行不行?不行我来?”

        康鸿赶紧抬头,这才发现众人都在看着他。

        其实,他只是低头了片刻时间,而就是这短短的停顿,没有任何动作,让所有人觉得他是不是临阵退缩了。

        魏钧幸灾乐祸低声道:“傻眼了吧?手术台可不是试卷答题,不会还能瞎蒙一下,错了也就错了,手术台上错了,那可是要人命的!”

        小护士白小曼对康鸿说:“加油!康康,你能行的!”

        可惜这几句康鸿都没听到,他在专注于系统里购买药物呢。

        常秋的脸阴沉了下来,望向了顾修杰。

        顾修杰明白是让他接手,于是才问了刚才那句话。

        康鸿听到了,笑了笑:“我能行!”

        康鸿开始了手术。

        他快捷而精准地将左肝静脉连同肝上缘部分肝组织钳夹。

        常秋紧绷的脸终于松弛了下来,她点点头,康鸿的钳夹恰到好处,她能轻松地完成切断。

        而接下来,康鸿的结扎术却让常秋等人看呆了。

        完美!

        这动作,看着怎么就这么舒服呢?

        这哪里是在做手术,分明是在舞蹈表演啊,行云流水一般舒展,白马过隙一般的快捷,卖油翁半空倒油一般的精准。

        完美!舒服!

        原来,手术可以做的让人如此赏心悦目!

        常秋这工作三十多年了,见过大咖手术不少,可是能让她感到如此赏心悦目的,这是第一次。

        而这还仅仅只是一个小小的结扎术罢了。

        常秋都有些看失神了,直到康鸿低声说了一句:“主任,我做完了。你可以处理肝左静脉了。”

        常秋这才回过神,哦了一声,开始娴熟地处理肝左静脉。

        这对她来说轻车熟路,闭着眼都能做,所以有空闲说话,她忍不住一边手术一边问康鸿:“小康,你以前上过这种手术?”

        “没有啊。”

        “你手术做得这么好,我都做得没你好。哪学来的?”

        一句话,场中其他人都惊呆了。

        普外科二把手、主任医师常秋,居然说她自己没康鸿一个小小住院医手术做得好,这需要多大的气魄和气度。

        对于常秋来说,心悦诚服之下,脱口而出罢了,不去想名气和虚荣心。

        康鸿还是老样子回答:“我看视频学的。”

        “看视频都能学到如此完美的手术?就算那些已经做过手术上万台的大咖,也未必有你这么完美啊!”

        “谢谢主任夸奖,我还有需要东西要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