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四十四章 王驸马家的机灵鬼儿

第四十四章 王驸马家的机灵鬼儿

        姚欢扭头望去,但见一个与曾纬岁数相仿的年轻男子,抱着个藤球,走到跟前。

        他细眼大嘴,颧骨如刀,远不算美男子,可咧嘴笑起来,眼神和和乐乐,连颧骨下的一圈横肉都往上弯翘似的,一副很好说话的模样。

        他的短打上装,也是湖青色,只是料子与曾纬的锦缎质地完全不能比,像是麻衫儿。

        原产于阿拉伯地区的棉花,虽然南北朝时就在中国北部边疆有所引种,但由于缺乏高效的脱籽和科学的纺织技术,人们多用来作填充物,塞在夹衣被褥中取暖,或者灌进枕垫里。真正可以用作衣料的棉布,直到南宋末年,才经西北的陆上丝绸之路,和泉州的海上丝绸之路,运进中国,并经由智慧的农人和能工巧匠不断改进种植与纺织技术。

        姚欢穿越来的是北宋中晚期,远未到棉布普及的时代,贵贱贫富的各色人等,身上穿的,主要原料无非就是三大类——丝、麻、裘皮。

        姚欢睃了几眼这小郎,麻质的衫子倒是浆洗得干干净净,只是在腰封一侧,不太引人注目的地方,打了一块颜色相近的补丁。

        手上抛玩着的藤球,也透着旧气。

        姚欢暗忖,这大约不是官宦家的小子,为何与曾四郎之间,看起来熟稔得很?

        曾纬将马拴紧了,在地上扔了个粮袋让马儿悠然地吃着,方拍拍双手,解下革球,抛给那麻衣小子。

        “快把你那破藤球扔了,这个,送你。”

        麻衣小子叫声“好嘞”,大大方方地接了球,翻来覆去地捏捏,又勾起脚尖,娴熟地踮起球来,一面由衷道:“哎呦,好球,四郎一出手,没有凡物呐。”

        曾纬则赞道:“高鹞子的脚上功夫也真是冠绝开封城,这球好似仙剑认主般,盯着你的脚尖蹦跶。今日吾二人定要与宇文家的小子酣战一场。”

        “四郎正说到俺心里,”麻衣小子附和着,停了球,收了嬉笑之色,口吻端静道,“四郎,今日俺出来,驸马特地吩咐了,他又得了好画,是荆浩然的《雪景山水图》,四郎哪日得空,可往西园一观。”

        曾纬闻言大喜:“此画竟也为驸马寻得?!定要去看。”

        姚欢在一旁与美团拾掇荷叶,一边将几张发黑破损的捡出来,一边竖起耳朵听曾纬与那小郎的对话。

        待听到“高鹞子”、“驸马”、“西园”时,姚欢心头猛地一震!

        西园,驸马,喜欢买画……难道是北宋那位著名的皇家妹夫王诜?

        高鹞子,姓高,那么眼前这位来和曾纬踢球的麻衣小子,竟然是……

        恰此时,曾纬转过脸来,向姚欢温言道:“欢姐儿,这位郎君姓高名俅,从前是苏学士的小史,去岁得了苏学士的引荐,在驸马都尉王将军府上听差。”

        我去,真的是高俅!

        姚欢愕然中又掺了三分激动,都没意识到曾纬对她的称呼已从“姚娘子”改成了“欢姐儿”。

        姚欢盯着高俅,险些脱口而出:“你认识林冲嘛?哈哈哈哈。”

        但她马上在心中啐了自己几口。

        穿越到真实的北宋时代来,不要尽想着对这些古人说冷笑话。

        历史上哪有林冲这个人。就算在小说《水浒传》里,林冲闪亮登场的时候,高俅也都快五十了。

        只是,姚欢自穿越来后,曾布、章惇、苏迨、李格非这些同时代住在开封城的大咖,她即使阴错阳差地已经接近他们圈子的边缘,也仍是只闻其名、未见过真人的面。

        今日这高俅,她可是实实在在看到活人了呀!

        讲道理,撇开施耐庵这个元朝小说家一味打造的墨墨黑的人设,史料记载里的高俅,还是相当可圈可点的大人物。

        先后能在苏轼、王诜、赵佶身边当差,性格与能力,岂会没有过人之处?

        只从《水浒传》里学历史的同志们,往往对高俅的主要印象是,他有亨利大帝般的球技,以及他将大宋禁军弄得乌烟瘴气。

        可实际上,就算高俅在正史上留下的名声也不咋滴,史家依然另留了笔墨,尽量公平地评价他——长于书法,诗词功底好,有武艺,做过出访辽国的外交使者,还在著名边将刘仲武与西夏、吐蕃等国的拉锯中建立过战功。

        姚欢定定地看着眼前还是个小人物的高俅,身为后世之人的思绪翻飞激荡。

        这真是一个穿越者无以言表的复杂体验!

        她从这张年轻的面孔上,仿佛能见到他在接下来的二三十年中青云直上、数度建节,也见到他越来越贪婪无耻、沉浸于权力的深渊、一味揣摩圣意、对于大宋禁军的军纪废弛熟视无睹。

        这种短暂的上帝视角,又令姚欢再度对曾纬感到好奇。

        为什么,为什么当下看来堪称完美二代、也应当有好前程的曾四郎,在后世的史料中是个空白?

        他老爹,曾布,可是会一直得势到徽宗朝的啊。距离曾布被蔡京斗垮起码还有十年,如今才二十三四岁的曾纬,难道会在接下来的十年内毫无建树?

        且说那高俅,略略垂首,向姚欢作个揖,再抬起眼睛时,发现姚欢带着分明有几分古怪的神色看着自己,不免感到诧异。

        但他是何等机灵的人,这半年来又常奉驸马之命、有意陪曾纬踢球喝酒,知晓不少曾府中可以有限公开的风波轶闻。

        他方才一听曾纬提到“姚”字,立刻明白,这如花似玉的小娘子,便是那曾以寻死闹得曾府很抹不开面子、后又教曾家长子收作义女的西军家眷

        高俅于是谦卑而谨慎地探问道:“姚娘子,莫非从前见过小的?”

        “欢姐儿,欢姐儿,你怎了?”曾纬也发现姚欢的眼神有些发愣。

        姚欢终于惊醒过来,只好拿出万年解围梗来应付:“俺失礼了,高郎君见谅则个。俺是瞧着高郎君英气勃勃,好像俺在秦州时见过的军中儿郎。”

        “哦,如此。嗬,嗬嗬,“高俅闻言,爽朗大笑道,”姚娘子此话听着真舒坦,自打七八岁上,阿爷给俺寻了个厢军老卒教授武艺起,俺就有参军报国之志呐。“

        曾纬听了这番对话,却蓦地起了一阵不痛快。

        他想起姚欢在汴河边触株殉情的缘由。

        唔,她心中属意的男子,只有军旅儿郎么?

        那日在府中,恪儿要置她于死地,我手忙脚乱地爬下树去救她,那模样,想必笨拙如熊,与她见过的那些身姿矫健的军士们,不可同日而语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