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四十六章 高俅的主意(下)

第四十六章 高俅的主意(下)

        姚欢咂摸着,高俅对曾纬,言语间又像主仆又像兄弟,因而也不拒绝曾纬的提议,倩倩然一福,向高俅屈膝道谢。

        忽地,她又想起另一件事。

        那件事,本应刚才就说起,但也不知怎地,她一见曾纬,只觉如凭湖临风,悦目舒神,竟浑然忘了此前在曾府的骇人经历。

        “四叔,可否借一步说话。”

        曾纬眼里疑色闪动,随姚欢走到稍远些的柳树下。

        姚欢开门见山道:“四叔,恪郎君的病好些了吗?”

        曾纬略感惊讶,但还是很快转为平静道:“未再犯过疯病。欢姐儿,你确是襟怀宽厚,他那样对你……”

        姚欢干脆地打断曾纬:“我并非以德报怨的圣人,只是觉得事有蹊跷。我疑心,他或是吃错了东西。”

        曾纬心头一凛。

        这小娘子此刻说话的神情,那种看似委婉实则已有计较的自信,怎地与绣菊(曾恪的贴身丫鬟)暗地来陈情时的模样,如此相像。

        只听姚欢侃侃道:“四叔,你那日冲进来,救了我,实也是救了恪郎君,因而今日,我有些话,敢向你说起。魏夫人招待姨母与我用膳时,曾提过,贵府有一位大理国的朋友,今岁还为府上送了不少那边的山珍野味。四叔可知,大理国也盛产野蕈,其中有一种叫见手青的,毒性甚重,若食用不当,呕吐腹泻的同时,还会出现幻觉,如堕幻境。”

        “哦?”曾纬盯着姚欢,“你在开封城,见过此种情形?”

        明月楼的事已了结,姨母当初就是为了饭食行共同体的利益而帮于老板瞒下,姚欢此刻自然更不会只为了让曾纬引起重视、而忘了缄口的承诺。

        她于是摇头:“我未见过,只是听母亲曾说起,她则是听沈公说的。那日曾夫人向魏夫人禀报,恪郎君呕吐与腹泻已止住,但又忽地神智不清,加之贵府恰有大理国的朋友……”

        姚欢一面说着,一面在心中告罪,姚姑娘的母亲,还有沈括沈相公呐,你们二位反正已在天上做神仙了,也没人找你们求证去,就劳烦你二人准我编个托辞吧。

        曾纬闷闷地“唔”了一声,忽地叹口气道:“恪儿确实并非心歹,他对你是误伤。那日我总算拦下了恪儿,他说是你害死了弈心,你可知弈心是谁?”

        姚欢释怀一笑,诚然道:“我从不认识此人,此人既然已不在人世,我更不必知晓。四叔勿多虑,倘使我还厌恨恪郎君,今日便不会与四叔说起此事,随他不明不白地疯怔去,岂非才解恨?”

        曾纬眸中漾起一层鲜明的赞许。

        这姚家姑娘,真是个女君子。

        “欢姐儿,你这番提醒,四叔记下了。三伏天张罗买卖,仔细中暑,你且早点回去歇着吧,明日开市,我就叫人将五百文送到饭铺去。对了,你这鸡脚,当真又新奇又好吃,待我去国子监时,也与同年们说叨说叨,叫彼等馋猫,得空也去照应你的买卖。”

        “四叔在国子监?我姨父是太学学正呢。”

        “嗬唷,就隔了一条巷子。”

        曾纬口吻殷殷,心中却新起一丝儿别扭。

        叔叔,姨父……怎么好像我真成了你长辈一般。

        他于是作了谦赧之色:“惭愧惭愧,我并非供职于国子监,只是在里头修读经义的监生。”

        姚欢嫣然:“那就祝四叔明年金榜题名。”

        说话间,那边厢手脚利索的高俅,已帮美团将瓶瓶罐罐的都收拾齐整,又推了推食车试手。

        “姚大娘子,你二人真是女中豪杰,这车打得再精良,推起来也须得几把力气呐。你二人就这般从汴河推来的?小的佩服之至!”

        高俅始终拿眼睛偷觑着曾、姚二人说话的面色,简直比在蹴鞠场上踢球还上心。甫见二人严肃的神情褪去,他马上掂着分寸献上一箩筐彩虹屁。

        ……

        汴河在望,路边又正好有卖绿豆汤的,姚欢麻溜儿地让美团去端一碗来。

        “高郎君,驻车歇歇吧,今日教你受累了。”

        曾纬不在场,高俅也收了面子上的恭维客套,二话不说刹了车,撸一把汗,笑道:“正想喝碗绿豆汤咧,谢姚娘子。”

        姚欢莞尔,忽又起了另一番兴致般,向端过碗畅饮的高俅道:“方才听高郎君和四叔,还有宇文公子畅谈书画,郎君且看,我这食车上的招牌,可是苏学士的二公子赐墨的哩。”

        高俅闻言,忙抬头细观,惊喜道:“瞧我这拙眼!就说这字怎地眼熟,是了,苏学士的书法,苏二郎最得其神韵。”

        他看着看着,眼中便现出浅淡一层伤感来。

        “姚娘子可知,元祐初年,俺才十六岁,就给苏学士做小史。学士从不苛待仆从,待俺更是如待自家儿郎一般。如今,不知学士在惠州,过得如何,可吃得住那边的湿热之气。学士已近花甲,若官家三年五载不回心转意、不诏学士回京,俺都不晓得,此生是否还能再见学士一面。驸马收留俺,俺若去惠州看学士,只怕教那边的执事官发现了、上奏朝廷,俺岂非又给驸马惹来祸事。”

        他嘟嘟囔囔,声音低沉,却说得情真意切。

        姚欢本来不过是因有所图而刻意起个话头,此时见高俅身上那层左右逢源的精明气,完全被忠仆挂念旧主的无力感所取代,不免也感慨。

        后世口诛笔伐的记载,就算未曾捏造,也不过是仅仅记录了人的某一面。

        人性都是复杂立体的。

        倘使没有穿越时空来到这公元1095年的开封城,姚欢又怎会见到,自己从小看的《水浒传》中那个十恶不赦、奸诈误国的高太尉,年轻时也有温良而落寞的一刻。

        她沉默须臾,轻声宽慰道:“高郎君莫太担忧,学士何等心性豁达、气度远阔,从前在乌台,在黄州,那般大风波、大险恶都经历过来,此番定也能泰然处之。”

        高俅感激地点点头:“姚娘子,四郎已与俺说了,苏二郎已能留在京城,朝散大夫的俸禄也还在。这都是令姨母去曾府转圜而来的。俺虽不过是个听差的下人,但在开封城还很有些朋友,姚娘子和姨母今后若有差使小的跑腿办事之处,尽管吩咐。”

        姚欢等的就是这句。

        “高郎君仗义豪爽,我也不矫作推辞咯。不瞒郎君,还正有一事相求……”

        姚欢于是将想法说了。

        高俅凝神沉吟了一会儿,却摇头道:“娘子让俺找些闲游小子,佯装食客去买鸡脚,捧捧食摊的人气,是个法子,却不是大好的法子。当年东华门外,许婆婆家的驴肉薄饼,正是因为,官家听内侍们说好吃,起了兴致一尝,果然味美,遂又令内侍们买了几回送入宫中。许婆婆的驴肉饼,登时热销京城。”

        姚欢听了,心说,对呀,这不就是北宋版本的庆丰包子嘛。

        大大带货,岂有不火之理!

        她于是诚心请教高俅:“那,内侍们平日里常在哪几处市集采买?我也把食车推去吆喝?白送他们尝尝也可以啊。”

        高俅抿嘴笑笑,胸有成竹道:“不必舍近求远,俺有办法,帮娘子将鸡脚,送到遂宁郡王口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