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五十章 海底捞战队出发

第五十章 海底捞战队出发

        东方曙色初现,邻家鸡鸣次第响起。

        沈馥之一家人,从主到仆,都已起身,利索地用完粥饼,聚在院中清点各种食材和装了酱料的瓶瓶罐罐。

        小半个时辰后,天大亮时,院门被叩响。

        高俅到了。

        因了事先由姚欢引着打过几次交道,更由于对苏家的共同情谊,沈馥之与高俅也已相当熟稔。

        “二嫂,姚娘子,好教两位知晓,先头俺说的贵客名号,都无变化。只前日又有宫里中贵人带来消息,说是孟皇后听遂宁郡王说起驸马都尉得了好画,禀奏官家后,遣尚仪局女官张氏带一位内侍来赏画临摹。可巧,李校书听闻有女客在场,亦加拜了帖子,今日将携他的女郎君李清照一同登门赴宴。”

        姚欢正在鱼池边给姚汝舟扎头巾,听到“李清照”三个字,陡然一个激灵,几乎要不相信自己的耳朵。

        自己这趟穿越之旅,到了今日,她觉得又要迎来一个小高潮。

        那日高俅说出宾客们的名字,她便惊喜不已。

        都是重量级的人物,包括高俅希望能帮她带货鸡爪的那位。

        姚欢作为唐宋历史爱好者,带着前世的记忆与知识储备穿越而来,当然知道,元祐年间,驸马王诜就在自己府里的西园举行过一次文士雅集。

        那是被后世的人们视作唯一能与东晋兰亭雅集齐名的文人聚会。与会的,包括苏轼、苏辙、黄庭坚、秦观、米芾等十六人,议论文章,观画行墨,听琴品茗,焚香赏烟。其盛况卓然高致,名动四夷。那次雅集,不仅被同时代的画家李公麟用丹青记录下来,还被后世在绘画史上占有一席之位的各位大咖争相取材作画,刘松年、赵孟頫、唐寅,都画过它。

        年年岁岁花相似,岁岁年年人不同。世事无常,风云诡谲,但今日的西园,纵然再无法一现元祐年间那次雅集的盛况,将要接待的来宾们,亦不是等闲之辈。

        不想,竟还要多一个李清照,虽然这小姑娘今年应该也就十一二岁。

        至于高俅口中的“张尚仪”......张尚仪,张尚仪,孟皇后……

        呃,姚欢心头猛地窜过一丝猜想,这个张尚仪,难道是史书中记载的那个人?

        与伪古人姚欢相比,真古人沈馥之则十分平静。

        沈馥之对于高俅提供的名单,完全不觉得奇怪。驸马本就不可结交身居要职的朝廷大员,王驸马与苏轼的交情,又无人不晓,请的可不就只能是逍遥王爷啦、前朝臣子的纨绔儿孙啦、被边缘化的旧党“余孽”啦。

        听到高俅说席面上要临时多几个人,沈馥之胸有成竹道:“高郎君放心,俺家准备的席面,原本就放了三成余量,便是再加四五位客人,也是够的。”

        高俅点头:“那就好。虽说府里头的厨子们也都候着呢,只是既然驸马教俺那日说动了心,要的就是民间食馔的新鲜有趣,若中途又要府里头加菜,未免败兴。”

        “省得,省得。”沈馥之连声应着,一面掀起几个竹筐的盖布,请高俅检视。

        半炷香后,众人搬的搬,抬的抬,将原材料都装上高俅带来的骡车里。

        接了如此大单子,沈馥之在汴河畔的饭铺,自然要歇业一天,她与外甥女姚欢,仆人美团、阿四,以及小娃娃姚汝舟,都要成为今日宴席的主要劳动力。

        姚汝舟似乎挺喜欢高俅,自来熟地求着高俅带他骑马。高俅一口答应,“嗨”地一声就将小家伙举上了马鞍。

        姚汝舟无师自通地稳住屁股,抓了缰绳,颇有些得意地向姚欢道:“阿姊,俺长大了,要去投军。”

        高俅飞身上马,拍拍汝舟的肩头:“好志气,俺带你,打北蛮子去,为大宋建一番功业,如何?”

        “北蛮子到底是哪些人呀?”

        “还能是谁,当然是辽人和西夏人。辽人占了燕云十六州,夏人占了河西陇右,唔,总有一日,大宋会将那些地方夺回来。”

        姚欢已走到骡车边,正要登车,听到他们的对话,回头看那高头骏马上一大一小两个身影,皆是脊背挺直的骑士姿态。

        她思及这座城,这些人,这个王朝的将来,一时有些怅惘。

        在公元1095年,大宋从君到臣,从臣到民,有谁会想到,最终毁灭自己家国的,既不是辽人,也不是夏人。

        ……

        “王诜,你这斯文败类,狼心狗肺的东西,先帝如此看重你,公主对你恩义如山,你做的那些腌臜事,可对得起公主,可对得起你的祖宗!”

        朝日斜斜的光影里,一个老妪扶着自己的腰,站在驸马府前,声嘶力竭地破口大骂。

        透过车窗看到这一幕的沈馥之和姚欢,吃惊地对望一眼。

        这是哪儿来的大仙姑啊,大清早地在驸马府前骂山门!

        高俅的眉头也蹙了起来。

        他掣掣缰绳,并行过来,向沈、姚二人道:“公主的乳母,隔三岔五就来闹,因先帝和高太后、向太后都护着她,驸马有令,俺们这些下人,绝不可动她一根手指头,每回让她撒够了气,她也就走啦。”

        沈馥之张着的o字型嘴,慢慢闭上了。

        皇室的家事龃龉,虽不至于被说书艺人们和杂剧伶人们拿出来公开宣扬或编排,但开封城就这么大,越是富贵人家使唤的下人又越是乌泱泱的,公主驸马的八卦怎会传不到市井之中呢。

        沈馥之从食客们的闲话飞语里,约略知晓,这大宋第一驸马所尚的大长公主,十来年前就过世了。神宗皇帝与这位妹妹自小感情甚笃,认定是驸马滥宠姬妾,刺激了公主,令公主忧疾并起才香消玉殒的,因而勃然大怒,将驸马的八个姬妾都配去军中,又贬逐外放了驸马。

        也有传言,王驸马被贬,亦与他此前在乌台诗案中为好友苏轼奔走、欲救其性命有关。神宗皇帝不过是杀鸡儆猴,让诸位皇亲国戚、朝堂大臣看看,结交旧党是个什么下场。

        无论何种原因,这都过去多少年了啊,只怕转世投胎的大长公主都已嫁作人妇了,王诜也早已由算来是侄儿的新天子恢复驸马都尉身份,眼前这位白发苍苍的老乳母,却还在为旧主哀嚎。

        沈馥之与姚欢,都没有做过母亲,但女性天然的共情本能,令她俩也被眼前的情景触动,感到心酸。

        高俅亦叹气:“驸马说,乳母因误会他而向先帝诬告,令他伤心。但公主当年,是在这位乳母怀中西去的,公主临终时,谁都没喊,就喊的乳母。即使太后与官家没有口谕送来,看在与公主夫妻一场的份上,驸马也不会为难乳母。”

        姚欢心道,这段八卦,一千年后还被人嚼舌头呢。虽然史家那支笔,也未必写的都是事实,可大长公主弥留之际,只喊奶妈不喊老公,多少也说明些问题吧。

        咳,莫多想莫多想,咱就是个过来做海底捞服务的乙方,管那出钱的金主是不是渣男呢。

        骡车到了门口,已有数名家仆出来,帮着将一筐筐主材辅材转到府内通行的小车上。

        老乳母眯着眼睛,看清都是些吃的,又见沈馥之和姚欢等人皆是扎袖短衫的利索打扮,要跟着高俅进门去,她稍稍泄了几分的怒火又聚积起来。

        “怎么,驸马今日请客做酒席呐。甚好甚好,老身便坐在此处,替他迎接贵客。”

        她说着,从挎在腕上的褡裢里掏出一把东西,捡了一个塞到嘴里。

        “昨日进宫,向太后赏的秋枣儿,俺吃几个提提气,待……”

        突然之间,老乳母噤了声。

        众人忽听那烦得不行的尖利女声戛然而止,都不由好奇,齐刷刷地扭头向她望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