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五十三章 皇亲国戚第一园(今日入V,第四更)

第五十三章 皇亲国戚第一园(今日入V,第四更)

        一行人穿过幽幽竹径,眼前豁然开朗。

        这就是西园!

        莫说后世穿来认真打酱油的姚欢同学,便是见多识广的京城土著沈馥之,乍见这片“虽由人作、宛若天开”的好景致,也忍不住赞道:“俺滴王母娘娘呀,欢儿,这是仙宫吧。”

        姚欢喃喃:“若仙宫便是这般模样,怪道人们都想着修仙上天。”

        她嘴上回应着姨母,脑中则努力回忆上辈子在现代社会的博物馆里,所观赏过的传世名画《西园雅集》。

        历代许多顶级咖位的画家,都画过这个主题。

        姚欢实地看过两个博物馆的藏品,一是台北故宫博物院藏宋人刘松年的《西园雅集》,一是上海博物馆藏清人石涛的《西园雅集》。

        众所周知,台北故宫博物院真正有价值的,才不是什么大白菜、红烧肉之类的玉石工艺品,而是——书画!

        虽然刘松年的《西园雅集》被许多专家认为乃明代仿作,但是与上海博物馆清人石涛的画作比,前者的笔墨之精妙、设色之典雅、布局之严谨、山石树木之界画工致,才真正显示了宋画作为中国绘画史巅峰的水平。

        顶级的艺术就是这样,无论是书画,还是文学音乐,不必为观看者、阅读者、聆听者设置太高的学术门槛,就足以扣动人们的心扉。

        一切好的艺术,来源于生活的风华与人性的悸动。

        在它们面前,只要你是一个心态成熟又充满活力的人,你无须会提笔泼墨,无须会触键演奏,更无须成为一本生僻字词典或对各种文学理论倒背如流,你就大概率能看出这些作品的妙处来。

        而此刻,这座叫无数后人神往的园林,活生生地铺展在姚欢眼前时,她经过细致的回忆后,更生发出新鲜的惊讶来。

        原来如今的西园,比刘松年的画作中所展示的,不仅广大,而且内容丰富得多。

        在姚欢对于刘画的记忆中,元祐年间那次由苏轼领衔参加的西园雅集,被分为五个部分:王诜等观看苏轼写书法,米芾在石壁上题诗,秦观听弹阮,苏辙和黄庭坚等观看李公麟画画,僧人圆通与道士陈碧虚论禪。

        上面这五处活动,都在露天进行,或于溪畔,或于石上,或于松林间,整个画面虽疏密有致,但看得出园子不是太大。

        而今日,姚欢随着高俅的引领登上第一座高台后,所看到的西园,放眼望去,至少能装下三四个伯纳乌球场。

        最关键的是,虽然这园子给人的第一眼印象,就如宋人追求的审美风格一般,简远、疏朗、雅致,但分明有不少亭台楼阁,座落于葱茏如云的植物间。

        还有几处假山!

        那是刘松年的画中绝然没有的。

        山是天地的骨架,石则是园林的骨架。

        孔洞奇绝的太湖石,被能工巧匠们叠造成山,上面或著有小小凉亭,或倾泄银练般的水瀑,石下遍植花木,芳草如茵,小潭静美。

        石山中部的孔洞间,还点着香炉,青烟冉冉升腾而上,营造出云山雾罩的画面。

        果然颇具“一方园地,犹似千里江山”的奇景!

        当然,所有这些造园的元素,也仍如宋画那样留白精妙,不求满、避免滥,可不是清代圆明园那样满满当当塞得像一个迪士尼乐园。

        “二嫂,姚娘子,你们看,那处蜿蜒清溪边的大阁子,便是王公与宾客赏画之所。它左首的小榭台,可听琴,可下棋;右首的小轩,可焚香,可品茗。”

        沈馥之仔细听着高俅的介绍,又见今日天公作美,晴日碧云,金风送爽,便直奔正题地问:“高郎君,那边仆从们忙碌往来,席面可是要设在屋外溪边?”

        高俅笑道:“正是。王公乃真名士自风流,不必效仿前朝曲水流觞那套顽意儿,作诗便作诗,饮酒便饮酒,何须由那流水作主。不过,这般宜人的初秋节令,身处云下松间,听着淙淙流水,品尝美馔,才是琴棋书画、茗丹香经之外的第九桩雅事。故而,待赏完画,宾客们皆在溪边就坐,你们的吃食都送去那里。”

        高俅就像个春晚导演似的,交待完诸般细节,方将沈馥之等人带到大阁附近掩映在松柏下的灶屋前。

        众人进去一瞧,屋中已很有些高峰时段的后厨气氛了。

        五六个梳着朝天髻、穿着一色儿水青色窄袖襦裙的小婢子,正在清点大大小小、瓷色温润的食具。

        其中一个年长些的见高俅进来,忙迎上来。

        “石青,这两位娘子,是东水门食店的大东家沈二嫂和少东家姚娘子,今日的席面,你和她们几个,都听二嫂与娘子的吩咐。”

        那叫石青的婢子乖顺地道声“是”,分别冲着沈馥之与姚欢福个大礼,抬起眼睛一笑,倒是个面相温善的。

        高俅又指着其他几个小养娘,一一说了名字:“这是胭脂,这是藤黄,这是三青,这是泥金。”

        好家伙,一盒颜料啊。

        因见沈馥之和姚欢听后眼中现了诧异之色,高俅先咧嘴笑了:“嘿嘿,王公爱画嘛,小厮养娘们可不就都起了这般名字。”

        高俅向沈馥之交了灶屋,自己便步出门外,去画阁琴阁处检视。

        那个长得最标致、叫胭脂的婢子,麻溜儿地上来掀开其中一个筐子盖儿,却惊叫道:“哎,怎地都是些下水,还不是羊的,是猪的?”

        “莫失礼,”石青皱眉,呵斥她道。

        沈馥之不以为意地摆摆手,慈声和气道:“青娘,灶可生了?劳烦青娘带俺去看看。”

        石青带着又歉意又殷勤的姿态,引沈馥之进到里间。

        这边厢,阿四见大主子不在跟前,忽地带了讥诮的口吻道:“猪下水又怎样,羊下水又怎样,只要不是人的下水,如何吃不得?”

        他话音刚落,正在翻检芋艿的姚汝舟哈哈大笑起来。

        姚欢忽地一股怒火上窜。

        她当初对阿四是心怀感激的,若不是这小伙子,那日汴河边,姨母也不会这么快赶来救自己。但渐渐地,她确实发现,如美团有意无意流露所言,阿四的性子,似有些刁滑,气量也偏狭些。

        她们好比是海底捞登门服务而已,主人家的保姆带着优越感笑话两句,又算是个什么大事儿呢?两边的主管都没说啥,你一个小伙计跳出来非要讨回个嘴上便宜,还说得如此猥琐,成何体统。

        “阿四!向胭脂娘子赔不是!”姚欢盯着阿四,声儿不大,口气却像结了冰,绝非那种不痛不痒打圆场的主人。

        阿四对姚欢,不像对沈馥之那般忌惮和讨好,但看到素来温和明悦的小主人,此刻目光如鹰,倒也不敢硬犟,于是隔着木案向胭脂作揖道:“胭脂娘子,俺是粗人,讲话冒犯,你原谅则个。俺家铺子开在春明坊东边,彼处有趣的吃食可不止猪下水,小娘子若哪日得了闲,不妨去尝尝。”

        那叫胭脂的小婢子,本来两道柳眉已拧到一处,一张粉脸糊上乌云,忽地听到“春明坊”三个字,却闭了嘴,生生地将一口恶气咽了下去。

        她不愿和阿四有目光交锋,只闷闷地“唔”了一声,望向姚欢,挤出一丝儿搭理的笑意,算是息事宁人了。

        这家的大小女主人倒看着还行。

        胭脂盘了盘主意,作了好奇之色,又主动向姚欢打问:“姚娘子,你们带来这木炭和恁大的芭蕉叶,是作甚用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