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五十五章 来了,他们都来了(上)

第五十五章 来了,他们都来了(上)

        姚欢回过头,见曾纬头戴软脚幞头、一身圆领直裰,白袍翩翩,果然又恢复了通身的静雅气,不似踢球那日如敏健阳刚的武卒。

        真是教科书式的“紧衣有肉、宽衣显瘦”呐。

        曾纬身边,也立着一位文士,长方面庞,广额深目,双眉间还有深深的川字纹,看起来有三旬年纪了。

        只是,目光里透着宽厚的暖意,那张有些风霜的面孔,便寻不到什么凄苦丧气的色彩。

        而他,还牵着个六七岁的男孩儿。

        高俅事先知会过沈馥之与姚欢宾客名单,因而姚欢方才听王府婢子胭脂唤此人“苏二郎”,便猜到,这就是苏轼的次子苏迨了。

        姚欢记得,无论是史料记载还是姨母说起,苏迨今年应该都才二十四五岁,真人略觉得老相,大约和他自小就因父亲被贬,四处迁徙漂泊有关。

        苏迨牵着的小男孩,瞧来眉目与他甚肖,定是儿子无疑,也就是欧阳修的重孙子。

        “四叔来得恁早?”姚欢笑盈盈地与曾纬见礼。

        曾纬点头:“初秋清气最宜人,王驸马的西园今岁又新修了石山,等不及要来观石赏秋。不过现下离重阳还远,见不到叶蘸晕霞、花染秋霜的景致。”

        言罢,向苏迨若有深意看了一眼。

        苏迨亦微微展颜,朝曾纬拱拱手。

        “山色横倾蘸晕霞,湘川风静吐寒花”,本是苏轼早年写深秋美景的一句词,曾纬引用父亲的作品,苏迨自然要表示感谢。

        在今年夏天之前,苏迨与曾府其实无甚往来,与曾纬也不熟。但曾布向天子赵煦私下求情、留苏迨在京城后,正是曾纬受父亲之命,前往苏迨府上拜访、言及沈馥之从中出力。

        苏、曾两家的年轻后辈,因此而熟络起来。苏迨不好去求见曾布当面道谢,就请曾纬饮了两次酒、送上父亲苏轼所藏的一方砚台。

        姚欢转向苏迨行礼。

        苏迨是第一次见到沈馥之的这位外甥女。

        苏迨明白,若细细考量、追本溯源,自己能留京,实则与此女子亦有关。

        他原就带着感激之情,因又见姚欢撸起袖子、手上还有酱汁残留,一副厨娘的模样,想到沈馥之问自己讨去的那副字,越发觉得一见如故。

        二嫂这外甥女,瞧来斯文秀丽,却并不羸弱,且眉间眼梢的神色质朴,父亲苏轼的书法不就是这般,有着舒展天真之风。

        苏迨嘴角微抿,慢声慢气地问道:“姚娘子,你的卤鸡脚买卖还好吧?对了,怎地不见沈二嫂?”

        姚欢道:“多谢二郎给俺写的招牌。姨母和家仆,此刻都在那边灶屋张罗,二郎稍后就能见到啦。”

        眼前站着的可是苏东坡的亲儿子,可姚欢却没有太心潮澎湃。

        只是不觉得陌生而已,好像不用字斟句酌,开口就能与他搭上话。

        或许因为重量级的几位人物还没出现,又或许因为,相貌不算出众、却看上去温润平和的苏迨,给姚欢带来的感觉,不是惊艳,而是亲切,能治愈社交恐惧症似的。

        亲自带娃的男人就是不一样啊,透着一股靠谱的成熟与慈和。

        不知道他续弦了没?

        历史上他应该二婚了吧,依稀记得娶的还是欧阳修家的姑娘?

        哎,捉急,好怀念那种掏出手机一搜就有的感觉,哪怕用百度搜个胡说八道的答案,也好歹能满足吃瓜群众的求知欲啊。

        反正吃瓜又不在乎正史野史,野的瓜更香。

        姚欢正暗暗开弹幕,曾纬却带着两分打趣、三分助推的口吻,向苏迨道:“仲豫,沈二嫂和姚娘子,办事利落、手艺又佳,你年底亲迎新妇之日的家中酒席,不妨请她们去做?”

        哈,我就说嘛,大文豪的公子,怎会就这么单着。

        姚欢心道,曾四叔,你可以的,简直像我肚子里的蛔虫。你哪是纬哥,你是度娘!

        她八卦之志得酬,顺杆子又马上开始兜生意、真想接下苏迨婚宴酒席这个新订单。

        不料,她刚要开口,苏迨的儿子却仰起脸,拉扯着他爹的袍袖道:“阿爷,箕儿饿了。”

        苏迨惑然:“箕儿,你今早不是吃了两张胡饼么?”

        姚欢一怔,瞧那娃儿嘴角有些挂下来,说话时还似有若无地剜了曾纬一眼,她旋即悟到,这孩子,不愿听人谈论父亲续弦的事。

        懂,懂,续弦有风险,前妻的孩子更觉警惕。这位箕儿小朋友,像你爷爷续了你奶奶那样的贤惠女子的案例,的确并非普遍现象呐。看看我们姚家……

        姚欢于是赶紧蹲下来,温言柔语地对那孩子道:“你叫箕儿?箕儿,你可是闻到此处肉香渐浓?你这鼻子真灵,这石头下呀,埋着各种好吃的,只是,还须半个时辰,方能挖出来美美地享用。要不,你先与俺家弟弟,在溪边玩一会儿?汝舟……”

        姚汝舟听姐姐召唤,巴巴儿地跑过来,眨着眼睛,略有些好奇地打量着苏箕。

        苏迨不过是个散官俸禄,父亲被贬、兄长苏迈要养一大家子,去岁末开始,苏迨还要托人往惠州给父亲送钱送物,故而手头很不宽裕,即使今日来驸马府赴宴,自己和儿子的衣着也十分朴素,不过求个洁净而已。

        姚汝舟倒因此而没了戒心。

        这个年纪的娃儿,也就只有这么点以貌取人、以衣取人的水平,他见身为宾客的苏箕,没啥富贵小公子的派头,胸中先就平顺了许多。

        俗语道,恨人有,笑人无。谈不上有、谈不上无的状态下,恨与笑便都没了踪影,娃娃之间可以一同玩耍,成人之间则好像可以发展一番塑料交情,甚至能尿到一个壶里。

        “俺叫姚汝舟,那边溪中有好多青虾,俺带你去捉?”

        姚汝舟热情地邀约。

        苏箕果然一听就露出感兴趣的神色,只是仍看着父亲,见苏迨慈爱地点点头,方畅快地咧了小嘴,跟着姚汝舟玩去了。

        姚欢笑道:“小男娃便是这般,你带他无论去名山大川,还是古刹丽园,他们最喜欢的还是挖沙玩水,或者扯根树枝互相对打。”

        苏迨闻言,心头蓦地一动。她见姚欢言语里有嗔意,眸中却是柔和之色,忽地忆起前年过世的母亲王闰之。

        母亲是父亲的继室,嫁过来后,父亲第一位夫人王弗所生的儿子苏迈才五岁,母亲又生了他苏迨和弟弟苏过。家中三个男孩儿,难免闹腾,母亲却始终温柔宁和,看似慢吞吞、其实很有章法地,就将一个大家庭打理得清清楚楚。

        沈姨母的这位外甥女,瞧来也是这般好脾性的女子。

        可惜,沈姨母说,她志在守节,不然,娶了她的男子,该多有福气。

        曾纬瞥到苏迨面上微妙变化,忽觉一丝儿芥蒂。

        他隐隐意识到,自己不太喜欢见到,旁的男子对姚欢露出赞许之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