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一章 今宵多珍重(怀念陈百强)

第六十一章 今宵多珍重(怀念陈百强)

        最怕气氛突然安静。

        在座的一大票人,不论贵胄文豪,还是青少年精英,就哪怕是各位小厮婢女吧,也没一个是真傻的,焉能听不出苏迨尽量维持谦和的语气下,是忍都忍不住的愠怒。

        小苏学士,本来就因父亲的往事,与晏几道不太对付。

        再看他文质彬彬又自高格调的气质,估计非常不喜晏几道那几分借酒撒欢儿、拿女子活跃气氛的作派。

        何况,沈、姚娘俩,的确可算有恩于苏二郎。

        而晏几道,眼角嘴边的欢意也倏地消失了。

        他改变了自己从酒宴一开始就保持着的放松姿态,挺直了背脊,盯着苏迨,目光里尽是参研玩味的色彩。

        这些后辈,他们把他当成什么了呢?

        他们真觉得,他晏小山继承了后蜀花间词派的风格,就在品性上也变得风流无度、为老不尊了?

        苏迨呀,你的父亲,苏轼大学士,东坡大居士,难道脱下朝服的时候,就只会种萝卜炖猪肉,就没有几分弄词赏色的风流劲儿?

        你家那位叫王朝云的小娘,是怎么跟了你父亲的,你苏二郎心里没个数?亏我方才想到你父亲去岁又被远放惠州,还起了三分怜意。你对我的不敬倒是如夏日骤雨般,说来就来。

        不过,晏几道虽对苏迨的出言颇为不悦,瞟到姚欢缩肩垂袖地立在那里,又的确有些不忍。

        不知者不为过,老夫哪里欺负她了?

        晏几道一把年纪,自负眼光老辣,他看这清秀漂亮的小厨娘,跟着她姨母忙前忙后挺大的热乎劲儿,如何瞧得出半分孀妇的哀戚颓怨劲儿?噢,苏二郎这么一说,再细观她那打扮,倒的确是暗沉老气的,不似青春小娘子般鲜艳。

        晏几道脸上那些皱纹,总的来讲仍是和气地舒展着的,但他是长辈,对苏迨这般有些当众拂他面子的行为,亦不愿主动放低了姿态。

        他干脆就沉酽酽地“喔”了一声,继续盯着苏迨,也不发话,倒要看看这后生如何收场。

        姚欢此时已回过些神来。

        她暗道,我去,好不容易将喜大普奔的局势坚持到宴会尾声,我们乙方却因为小事把甲方爸爸的贵客得罪了,这次项目前功尽弃不说,以后京城权贵圈儿里的家宴下午茶之类大肥肉订单,我和姨母哪里还接得到哇!

        至于这位晏几道晏老前辈,嗨,讲真,他这类人在酒桌上的表现吧,姚欢上一世,和同事们陪大小老板做项目应酬的时候,就没少见。

        甭管国企民企还是机关事业单位,在觥筹交错的饭局上,位高权重,或者哪怕位不怎么高、权也不怎么重的中老年男性,一喝酒,就会豪情万丈,浑身闪耀着“我就是c位大咖”的人性光辉。

        要么是“最近我读了几本好书,必须和你们说说”,要么是“来来来你们都听我分析一下中美关系”,要么是“现在的年轻人不行啊,想想我们当年……”,要么是“王秘书把我手机拿来,我要给市里的谁谁打个电话……”

        这么一想,回头看看晏几道,人家格调真的也不算低,就是请女孩子一起写个词,既没说段子也没灌酒。

        姚欢想到此处,又看到姨母紧张里透出几分内疚,苏迨肃然里掺着一丝倔强,晏几道好整以暇的面容中隐隐露着寒凉,驸马爷王诜想说什么又似乎还在斟酌,曾纬曾四叔望向自己的目光交织着挂念与无措……

        咳,多大个事儿啊,不就唱个歌儿嘛。

        人家翠袖姑娘,天仙似的文工团台柱子,不也大大方方唱两首了。我一个过来做饭的厨娘,还端什么臭架子。

        成,各位叔伯兄弟,好歌献给你们!

        姚欢于是抬起头来,先向苏迨婉婉道:“多谢苏家二哥,国事在先,家事在后,既已天人永隔,又得亲朋开解安慰、收留照拂,小妹已释怀不少。”

        旋即,她又转向晏几道,恭敬道:“晏公,愚妇的确不懂词令之格律意境,硬写,也写不出半个字儿。但方才晏公说到离人怨、相思苦,倒教俺想起在秦州时,听南来商客的妻女唱过一首别离怨的歌子,今日便也学着唱一段,但愿不污了诸公的耳朵。”

        苏迨凝眸细观,见姚欢神色平静淡然,倒也未觉得自己替她出头太唐突了些,而是转了宽和的容色,冲姚欢点点头,坐了下来。

        晏几道觑着苏迨,心中“嗤”了一声,面上则立刻现了兴致,冲王诜与黄庭坚笑道:“南国的民间歌子,应也是极好的。只是既无词牌名,翠袖亦弹不得,就有劳这位小姚娘子直接唱吧。”

        姚欢于是福了个大礼,大大方方向翠袖讨了红牙。

        这红牙,姚欢在汴河边叫卖鸡爪时,看街头艺人用过,其实就是两片檀木做的打节奏用的板子。

        她清了清嗓子,试打了两下红牙木板,开口唱道:

        “愁看残红乱舞,忆花底初度逢。难禁垂头泪涌,此际幸月朦胧。愁绪如何自控,悲哀都一样同。情意如能互通,相分不必相送。抛下愁绪,今宵请君多珍重。何日重见,只恐相见亦匆匆。怀里情人在怨,相爱偏不能容,情人无言地哭,心怎不隐隐痛。”

        竟是陈百强的《今宵多珍重》!

        姚欢唱着唱着,就把自己唱出情绪来了。

        陈百强是她最喜欢的歌手。而《今宵多珍重》则是陈百强的歌曲里,她最喜欢的一首。

        她喜欢陈百强唱歌时的淡淡隐忍、浅浅温柔,喜欢《今宵多珍重》里欲语还休的歌词意境和极富节奏感的轻盈旋律。

        她甚至觉得,在这公元1095年的大宋雅集上,能够不给现代人跌份、稍稍能与顶级宋词匹敌的,林夕方文山都不行,只有郑国强填词的这首《今宵多珍重》。

        更关键的,这是一首粤语歌!

        偏于一隅的广东,甚少像中原地区那样经历战乱,故而千年后也仍然保留着大量汉唐时的语言与文化习俗。后世粤语方言的语音体系,与《切韵》音系有着工整的对应规律,可以理解为,粤语的面貌,和隋唐时汉语面貌接近。而真宗时期的《大宋重修广韵》里标准的许多发音,在后世的粤语里都能找到。

        姚欢唱第一句“愁看残红乱舞,忆花底初度逢”时,那叫翠袖的歌姬就已经听懂了。

        但她于听歌词之外,更在揣摩姚欢唱的旋律。

        翠袖喜欢这个在男性权威们面前不卑不亢的小厨娘。而姚欢唱歌时的投入与真挚,更让翠袖想起她那位在城东柳陌花渠间谋生的好友……

        会唱歌的人,对于旋律的走向总是十分敏感。翠袖听着姚欢这首歌差不多要结尾了,忙抱着琵琶抬了抬身子,指指琵琶弦,示意姚欢,自己可以为她再伴奏一遍。

        姚欢会心一笑。

        她上辈子,业余可是考到了古筝九级,当然明白,翠袖这样真正精通乐器的人,听一遍就能扒谱,并不稀奇。

        《今宵多珍重》只用1、2、3、5、6写成,没有4和7,更没有半音,就是汉族五声音阶,旋律节奏感又强,最适合琵琶、古筝这些拨弦乐器。翠袖玉腕一抬,丝弦叮铮,一段完全不走样的旋律便响了起来。

        姚欢冲她畅然一笑,如遇知己般走到她身边,又开口唱第二遍。

        琵琶声声如玉珠落盘,歌喉曼妙如春莺轻啭。

        一时之间,在场诸人,都在双姝献上的歌乐中,听入了迷。

        楠木案席后,曾纬盯着姚欢,觉得自己头一次,对这梅妒菊羞的、桂花般清甜的小娘子,有了认真的渴望。

        而在这酒宴气氛渐渐回归缓和畅然之际,人群背后,王诜家的小婢子胭脂,听到“何日重见,只恐相见亦匆匆”一句时,再也忍不住,赶紧低头,让那涌出眼眶的两滴泪,无声而迅速地,落在泥土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