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六十七章 我们男子最不喜被拙劣地试探

第六十七章 我们男子最不喜被拙劣地试探

        正如人在释放激情后总会倦怠那般,叶柔一旦说出了这个带着出气意味的观点后,又陷入新的惶惶。

        她压着眼皮,咬着嘴唇,紧张地盯着邵清。

        少年时,尚未情思萌动,她觉得他,就像她周遭熟悉的某一片景致,比如燕京城内的一座玉砌流丹的楼阁,或者城外一条沉静蜿蜒的清溪。

        她与他相处,是轻松自如的。

        到了及笄在望的年纪,叶柔再见到他时,忽然就害怕起来,每次都是。

        她怕自己的言谈举止,有哪里教他觉得奇怪,或无趣,或可笑,或鄙夷。

        而此刻,她怕邵清发怒。

        怒火所依托的斥责,甚至掀桌子摔碗,都还不算什么。

        叶柔怕的是,怒火本身,恰恰会说明,她的猜想,再不会假。那她真不知道,自己还怎么能继续呆在开封,还怎么像当初告别父亲时承诺的那样,要意气风发地做一番功绩出来。

        邵清放下筷著,捧起了碗。

        他将碗稍稍朝远离自己的地方推了一下,微张着嘴,目光定在一处,似乎是落在叶柔的短褙子前襟所秀的兰草花纹上。

        邵清看上去,竟没有愠意,而是好像如一位聆听谋士的上将一般,真的在细细思索谋士的主意。

        沉默,弥漫在这对名义上的主仆二人间。

        片刻后,邵清眯了眯眼睛,终于向叶柔道:“你能作此想法,看来学吕刚他们学得确实很快。”

        叶柔揣摩着他的口吻,并不是揶揄讽刺。

        邵清叹气:“想法不错,却不可能实现。你又不是不知道,姚娘子在庆州时,就已经许了人。那儿郎是个环庆军军校,死在宋夏洪德城之战。对曾府抗婚,姚娘子做过一次,就能做第二次,是对叔叔,还是对侄儿,有甚分别?你莫看南人女子外表纤弱,骨性其实硬气得很。这姚娘子,做买卖、抚养幼弟都挺尽力,却看不出有什么再嫁的心思。”

        他站起来,背着袖子踱了几步,淡漠的目光扫过来:“不说这个姚娘子了。叶柔,曾布此人,都知枢密院也好,能压过章惇去做首辅也罢,我们在曾家埋一两个暗桩都是必须,至少,大宋君臣对西夏是打还是和,对我大辽有没有讨回燕云十六州的想法,吾等或能早些知晓。但是……”

        邵清走到叶柔跟前,一字一顿道:“但是,就算我、你、吕刚,我们三人能躲在宣德楼后的政事堂里听天子与诸位宰相商议国事,难道就够了吗?若一国戍守之军的战力虚弱、兵戈老旧,提前知晓军情,又有何用?”

        叶柔的鹅蛋脸上现了踟蹰之色。

        “先生,我明白。弓弩院那人,我,我前几日,已想了个法子,与他结识。他阿爷,果然就住在前头那条巷子,他常来看他阿爷。”

        叶柔嗫嚅着,没有再说下去,脸却更红了。

        她毕竟还是未出阁的女孩儿家,即使作为一名忠于大辽的战士,计划中的一些细节,也说不出口,只能闭着眼睛去做。

        邵清怎会不明白。

        他心一软,霎那间也确实有些心疼这童年伙伴。

        邵清嗓音沉酽酽地:“你与吕刚要演的戏,要做的局,你们自己商量着拿主意,不必事事向我禀报。我相信你们二人,都聪明得很。只是,一旦弓弩院的事有了进展,你越发要当心自己。若眼见着要吃亏,务必与我讲,我可另想办法。你和你姐姐一样,回燕京是要嫁人的。在开封,我实际便如你长兄一般,你万一有什么差池,我如何与叶刺史交待?”

        叶柔原本听邵清的话中有关切之意,胸中立时激荡起来,惊喜得好像当初听说萧林牙同意父亲派她来开封的请求。

        不料转瞬之间,就听得邵清的最后那句,她顿觉乐极生悲。

        所以,萧清,不管你对那姚氏有没有缱绻之情,你对我,只是待以兄妹之谊?

        然而叶柔抬头望向邵清,见了他云山雾罩似的面容中,仍好像透了几分煦暖的阳光给自己似的,又如远远的若隐若现的灯火,教迷茫夜行之人生发一丝儿勇气与希望。

        叶柔想起来开封之前,知晓她心思的姐姐,曾叮嘱她:萧清呀,与那些气概粗豪、心性简单的契丹男儿不一样,你只能,一面将事办好,一面碰碰运气,等他来属意于你,日久生情也未可知。而你,不能着急上火的,去求他、甚至逼他。

        叶柔于是强打精神,展颜一笑:“先生所说的,我记下了。先生放心,弓弩院,吕刚和我志在必得。先生等我的好消息吧。”

        邵清平静地颔首:“秋来人易乏,你去打个盹儿,这酸酪饼子,我慢慢吃着。”

        叶柔顺从地道声“是”,转身出了门。

        邵清盯着叶柔的背影消失在院落转角处,脸色终于一沉,两道剑眉越拧越紧。

        今日确实反倒要感谢叶刺史这小女儿,那番自作聪明的试探之语,倒点醒了他邵清。

        吕刚的口风之紧,邵清还是有把握的。要怪还是怪他邵清自己,定是面对姚欢时,越来越忘了掩饰。女子本就比男子心细,何况叶柔对自己还有一厢情愿的希求,她看出什么,也不奇怪。

        叶家的这两个女儿,姐姐且不去说她,这妹妹,若随了叶刺史的性子,不达目的不罢休,可会为姚欢带去困扰,甚至危险?

        看来自己接下来,要收敛一些。

        唉。

        邵清有些烦乱地往后一仰,靠在柳木椅背上。

        他此刻,多么希望,身体里能变出另一个叫作萧清的傀儡,去替自己完成必须完成的任务,应付必须应付的人。

        这个傀儡,可以缜密地布置、指挥着暗桩们,收集到有用的情报,找到那件有用的东西,传回大辽。

        这个傀儡,可以听从萧林牙的安排,不仅于公事上有所建树,还能与大辽天子倚重的南院汉官集团联姻。

        这个傀儡,可以用自己本就智慧的头脑,加上居住开封城多年的经验,为大辽出谋划策,以对得起身体内那一半的契丹人血液。

        而他,自由了的邵清,还是萧清,管他姓什么呢,他就可以像个真正寻常的郎中或私塾先生一般,去倾注全力地,追求一个同样普普通通、却令他想与她安静厮守的大宋女子。

        邵清转过头,望着墙上那幅精心裱过、再看不出褶皱破损的字来。

        那是苏轼苏学士的字,被他从脚店般的小酒馆里捡出来,宝贝似地拿回家。

        对南人的书法,邵清原本爱的是蔡襄的字。

        而现在,蔡襄是谁?

        他只爱苏学士。

        谁让苏学士在自己的《浣溪沙》里,明明白白地,写就一句:

        人间有味是清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