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六十九章 红栀子灯与北宋天上人间

第六十九章 红栀子灯与北宋天上人间

        街角。

        姚欢望着不远处那座大院外的红栀子灯。

        今日万里无云、碧空澄澈,正是个典型的早秋大晴天。

        但无雨无雪的,这好大一尊精工扎实的绢纱撒金红栀子灯上,却被盖上一扇箬席,仿如穿了一件蓑衣。

        姚欢上辈子生活在现代社会时,去看过《清明上河图》的展出。那博物馆的讲解员说,宋人将扎成鼓腹小口、花瓶状的红纱灯,叫作红栀子等,因其外观像栀子的果实。而在市井酒店行业,若门口立着红栀子灯,就表明这是一家妓院,这也是后世“红灯区”的由来。

        姚欢当时就对讲解员的说法存疑。

        她记得看过宋人的笔记文献,里头提到过,红栀子灯本身,与明月灯、莲花灯、走马灯、桥楼灯一样,是街市中的商铺酒楼、茶坊旅店门口常见的彩灯。

        酒肆门口立着红栀子灯,就算同时还有歌妓出入,也并不说明这是个风月场子。

        只有当红栀子灯上不论晴雨都盖着箬席,才表示里头备有香阁床榻,可以让宾客就欢。

        这样的场子,又被时人称作“庵酒店”,穿了雨衣的红栀子灯,便是个无声的标识。

        除了庵酒店,在其他酒肆宣召娼妓,她们只能陪酒陪坐,或者给客人唱歌,欲买欢,甭管你是多么大的来头,都得带着姑娘出酒店去。

        大宋是个市民生活极其发达的朝代,人们嗜酒、茶、词、书、画、瓷器、焚香,同时也不排斥娼妓。庵酒店、箬席红栀子灯这样的江湖规矩,尤其在开封城,便是良家平民,也熟悉得很。

        幸亏姚欢看过宋人笔记,否则,昨日那胭脂小丫鬟略显歉意地强调了一句红栀子上顶着箬盖时,姚欢定会傻愣愣地追问这是啥意思。

        此刻,乃是午未时分的大白天,离夜幕降临后才会渐燃渐炽的暧昧气氛还早,这家叫“云山小筑”的庵酒店,似乎也像寻常的中高级酒店一样,做着餐饮买卖。

        只是,许是过了饭点,门口没有殷勤的伙计迎客。

        胭脂交待过,去寻一个叫王犁刀的汉子,就说老乡托人带话即可。

        姚欢穿越来两个多月,自己觉得,虽开局有些狗血,莫名其妙背了个贞节牌坊,可在这北宋社会融入得还不错,且交了邵先生、孟掌柜、高俅这样的朋友,又自带一口开封官话,她便乐观地膨胀起来,今日来妓院送信,也愿意单枪匹马,想来没什么大不了,不过就是来瞧瞧北宋市民社会的一种业态嘛。

        姚欢于是迈步往门口走去。

        这云山小筑,和一般的高级正店酒肆还真不同,敞开的大门内赫然一方影壁,乃石刻山水图。安静的门廊两边,还挂着书法条幅。

        要不是门口那做了特殊标记的红栀子灯,乍看之下,谁能想到里头是个金风玉露、鱼水欢悦的场子呐?

        可以可以,北宋到底风雅底子扎实,一个天上人家夜总会,搞得像社区文化馆似的。

        姚欢正探头往里张望,门口又凑过来一个人。

        那人是个面相憨厚的小郎,跑堂伙计打扮,袖子上还沾有油污。他瞄了一眼姚欢背上的襻膊、扎起的袍袖、以及劳动阶级的群衫质地,便客客气气地探问:“这位娘子,同行?”

        姚欢点头:“俺家也是做饭铺买卖,不过今日俺来他家,是替熟人带个口信。”

        伙计道:“哦,我是来结账拿钱的。”

        “结账?你家卖他们什么呀?”

        “烧鹌鹑,鸡签子,鸭签子。他家菜式雅致,但客人不是还有留宿的嘛,有时候要吃夜宵,吃腻了厨房的那些高级点心,里头的娘子们就会想着给客人们换换口味,从街上叫些有趣的风味吃食。”

        嗯,有道理,家花没有野花香,家食没有外卖香。

        在这云山小筑过夜的男子们,一定更能体会这个道理。

        其实姚欢对眼前这庵酒店,往深了想想,还是觉得挺别扭的。

        她毕竟是女性,现代女性也是女性,就算努力告诉自己现在身处千年前的封建社会,一想到女性的社会地位,姚欢仍会黯然。

        她只能勒令自己再把注意力又放回和饭食同行讨教经验上来,作了漫不经心之意,问那伙计道:“生意好不?”

        伙计笑道:“能不好嘛,全开封城,这样的庵酒店何止百家,不知养活多少俺们这样的小铺子哩。”

        姚欢道:“也是也是。对了,他家看起来,不是寻常店子的排场,竟仿佛有两三个相蓝那么大,起名云山小筑,倒有意思。”

        伙计善意地“哧”了一声,道:“咳,再大的场面,能有皇宫大?跟官家的屋子比比,谁的家业都是小的,小筑,小院,小铺子……”

        姚欢闻言,不禁又打量了这伙计一眼。

        不错嘛,小伙子认知很透彻。

        “我们进去吧?”

        “使不得,这家规矩大,吾等这样饭食铺的,只可在此等着家丁出来问。莫急。”

        小伙计话音刚落,他们身后却传来细碎的马蹄声。

        姚欢回过头,好家伙,四五匹枣红色大马,个个膘肥体壮,未被鞍鞯挡住的马毛,宛然抹了一层油,教日头照得亮闪闪的。

        姚欢还在看马,其中一名骑士竟开口叫她:“可是姚娘子?”

        姚欢目光上移,定睛一瞧。

        啊,熟人!

        呃,但也不算太熟。

        认出她的男子,正是章捷老将军那个叫赵延的侍卫。

        当初姚家姑娘被曾府亲迎之日,欲在汴河边触株殉情,姚欢穿越到姚家姑娘身上,恰逢秦凤军统帅章捷路过,让赵延护送沈馥之和姚欢娘俩回家。

        没想到在这里遇到此人。

        姚欢脑中飞速地盘算起来。

        章捷老帅,是宰相章惇的兄弟,与曾布是正敌,那日章捷掺和进来后,在大庭广众下很是明褒暗贬地编排了一番曾家,巴不得曾家的恶名当街传得更远一些。

        现下自己却等于站到了曾家一边,与曾家握手言和,是曾家义女的身份,不知这赵侍卫清楚不?

        咳,管他清不清楚呢,他不也就是个大佬的马仔,而且细辨他的面色,和淡中还透着彬彬有礼。

        姚欢遂福了福:“赵将军安康。”

        几名骑士都跳下马来。

        姚欢行完礼抬头,正撞上赵延身边一个男子的目光。

        那男子也就二十上下的年纪,身量却是一干人里最魁梧的,胸膛横阔,腰背挺拔。面相倒没什么凶悍之气,宽额广眉,鼻直唇厚,眼睛不大但轮廓不错,黑漆漆的眸子,目光如炬,能射冬夜寒星一般。

        姚欢直觉,这位爷,也是个军人,并且瞅这气度,级别挺高。

        “赵延,这位娘子是?”

        几个人里就他先开口问,而且对赵延呼名道姓,更证明了他的身份不俗。

        “刘公子,这位娘子姓姚,她定婚的儿郎,原也是我环庆路军中人,殁于洪德城一役,她便立誓守节,数月前被曾枢相逼婚,还是章大帅救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