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七十七章 邵先生没空来

第七十七章 邵先生没空来

        曾家的马车,虽只来了个小号的,穿街过巷比较灵活,无奈街市繁华、游人如织,车子不时要避让行人和夜市摊子,从云山小筑到青江坊附近,依然行了快两炷香的时间。

        车厢里,曾纬与姚欢一路无话。

        直到车子停了下来,曾纬才轻咳了一声,对那车夫道:“你去找巷子里那扇小红门的院落,请沈家二嫂出来叙话。”

        “是。”车夫在轮前放置好木轫,给马扔了粮袋,麻溜儿地跑去办事。

        马车驻在一个老破小的道观旁,倒是闹中取静,略略离了市井喧嚣声。

        外头宁谧,厢内狭宅,气氛又显出几分暧昧来。

        好在,那曾四郎,仿佛也恢复了神志清明,抬手拨开车窗的绢纱帘子,望着外头的情形,避免与姚欢有什么目光接触。

        “姨母来了。”

        不多时,只听曾纬低低唤着,一面起身开了车门,跳下车去,与沈馥之接洽。

        “欢儿!”

        沈馥之面色仓惶,颤声喊着,爬进车厢。

        姚欢忙挤出笑容:“姨母,我无事。”

        沈馥之见外甥女衣着齐整、讲话嗓音也听不出虚弱或哭腔,不由抚着胸口,终于松了口气。

        她一下午都沉浸在焦躁的情绪里。

        姚欢这么个大活人,也和美团在青江坊、云骑坊附近叫卖鸡爪有一阵了,明月楼更是不知跑了多少趟,怎么说不见就不见了!

        外甥女是个左邻右舍都识得、甚至在整个东水门一带都有名声的守节娘子,开封本地的泼皮,再浮浪,关涉边军或者禁军的家眷,他们也不会碰。

        难道碰上武疯子,或者外来的流民?

        美团从明月楼火烧火燎地跑回来、报告说姚欢根本没去过明月楼时,沈馥之噌地就跳了起来,要去报官。

        恰此时,前夫蔡荧文揣着羊肉来饭铺,进行雷打不动的“老婆你看我还有希望吗”仪式。

        蔡荧文果断地拉住了前妻。

        “欢姐儿是个小娘子,不是小娃娃,申酉时分又最是官爷们要下值喝酒去的当儿,你此刻去报官,彼等一烦躁,也没个章法,街上巷里随处喊去、问去,那些闲汉姑婆们听个只言片语,回头传扬欢姐儿是教歹人掳走了,再添油加醋乱描一番,她的名声可怎办?”

        沈馥之怒道:“名声,名声比命还要紧?”

        蔡荧文如安抚炸毛的猫儿般:“你就是脾气急得像爆竹。我何时说过命不要紧了?太学里有个我相熟的学生,阿爷今岁刚升了右厢军巡院使,此地十几个坊的军巡铺,调起人来还不是院使一句话?你等着,我现下就赶回太学去。”

        沈馥之稍稍冷静了下,但哪里还有心思做生意,见今日收的银钱不够,又赶回家里翻出去王诜家做宴席得的几贯钱,预备着打点军巡铺的巡吏们用。

        蔡荧文果然神速,天擦黑的时候,已带了两位三旬年纪、样貌威武的巡街军吏来,说是院使交待了,今夜各所军巡铺挖地三尺,也要将姚家娘子找出来。

        沈馥之千恩万谢,向领头的军爷说了姚欢的模样和今日所穿的衣服,那两人仔细记了,正要分头去布派各铺的巡吏出动,曾家的马车夫找上门了。

        ……

        沈馥之的小院里,厅堂中。

        姨父蔡荧文客客气气地送走两位本来要帮忙寻人的军吏,踏进屋来,看到沈馥之正拉着姚欢细问。

        他探寻地看了前妻一眼。

        “茶冷了,美团,你再给蔡学正点一碗来。”沈馥之道。

        蔡荧文心里头一乐。

        唔,虽然“蔡学正”听着仍很隔阂,但好歹人家又赐座、又看茶了不是?

        姚欢站起,欠身向蔡荧文愧疚道:“姨父受累了,甥女蠢笨。”

        蔡荧文忙安慰道:“说的甚么见外话,欢姐儿,姨父和姨母一样,本就当你自家女儿般。再说了,你的初衷,是好心去帮人带信儿,何错之有?”

        还身处云山小筑时,姚欢由曾纬叮嘱过,对外说得模糊些,探子赵延,是章惇查明后,与曾布一同命刘锡处置了的。姚欢虽不太信,但朝堂重臣间的是是非非何其复杂,尤其她这样熟知章、曾二人今后还会斗个不停的现代人,本就觉得,能太太平平退身出来,说明此事不算太大,并且几方势力显然已经谈妥了条件,她乖乖地照口径宣科,即可。

        沈馥之听姚欢说完,扭头问蔡荧文:“曾家四郎与你叨叨了些什么?”

        蔡荧文老实地禀报:“一上来么,自然是编排了几句那什么熙河路刘将军的鲁莽,又代曾枢相说了宽慰之语。接着,就是与我攀攀交情,说如今的国子监一派凋蔽之象,还是我们太学,兴兴向荣,他须多来太学向我请教请教……”

        “行了行了,”沈馥之打断他,“人家曾四叔不过是客气,你倒当了真。曾枢相的爱子,还用春闱取士?还用跟你太学攀交情?便如前朝那些宰相们的儿子一般,靠着门荫封个五品官,莫非是难事?”

        姚欢瞄了姨母一眼,觉得她从目光倒语气,分明是嗔意多于嘲意。

        “姨母,我,我想去收拾收拾,歇了。姨父,你再坐,再坐坐,还早,还早。”

        蔡荧文对这个甥女不能更赞——刚刚经历过一场风波,仍然能发挥正常的助攻水平。

        但他不敢将步子迈得太大,忙接了姚欢的话道:“对对,这大半日折腾的,欢姐儿早点睡,我将这盏茶饮了,也须回太学去。”

        沈馥之道:“方才我问欢儿,她说那边倒是给她吃了些东西。你呢?你来回跑了一个多时辰,晚食没顾得吃吧?我让美团给你煮碗肚肺饽托汤?”

        蔡荧文久旱遇甘霖般,涓涓喜意流出心田。

        沈馥之又道:“我也饿了,美团,煮两碗。”

        美团殷殷地“哎”了一身,和姚欢相傍着出了厅堂。

        二人转到屋角的阴影里,对视一眼,压着嗓子扑哧笑起来。

        ......

        翌日,姚欢病倒了。

        王府西园的一日劳累,云山小筑的半日惊骇,又或许随着曾纬走那段夜路时受了凉风,姚欢发起高烧来。

        沈馥之自然想到了邵清。

        “汝舟,你今日去学堂,和邵先生说,你阿姊病了,怕是风寒,问问邵先生散学后,可否出一次诊,瞧瞧她的病,开了方子好抓药。”

        姚汝舟再是不喜欢邵清,姚欢这个阿姊总是亲的,一见姚欢蔫蔫地如发了瘟的鸡,面颊通红,汝舟不由紧张害怕起来,连连点头应了,心道:我须将阿姊的病说得再厉害些,说不定邵先生午后就放了私塾赶过来。

        然而,到了申初时分,与姚汝舟一同来到沈宅的,却是邵先生的婢女。

        “俺家先生,今日已约了朋友,要引荐周邦彦周学士的弟子认识,或可有助于明年的科考,还请沈家二嫂包涵则个。不过,先生命我带来治伤寒的方子,二嫂可依此去抓药。”

        沈馥之不由失望,可瞧邵清遣来的这个叫叶柔的婢子斯文有礼,她也只能摆起姿态谢过。

        叶柔走后,沈馥之叫来汝舟:“你亲口和邵先生说的?”

        汝舟撅着嘴:“是呐,我说阿姊的额头,烫得都可以炙猪肠子了,人抖得像筛子。可邵先生说,他早已和人约好。然后他便写了这方子,叶阿姊要去抓药,先生却板起面孔说,抓药自然都是病患的家里人去药局、盯着配,叫她一个下人莫多事。”

        沈馥之“哦”了一声,心里不免嘀咕,于功名有关的事,男子看得分外重些,原也是常理。不过,如此看来,这位邵郎中,邵先生,对欢儿,似乎确实没有思慕之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