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八十章 美食主播高俅(下)

第八十章 美食主播高俅(下)

        只见高俅,噌地跃上饭铺边上的一段篱笆桩子,抬起手来冲着四面八方作了几个揖,清了清嗓子。

        “苍苍往古,继继来今。俗尘渺渺,天意茫茫。一寸山河一寸血,一寸相思一寸灰。可叹河边无定骨,犹是深闺梦里人。醉卧沙场君莫笑,古来征战几人回。青梅竹马定百年,郎君马革裹尸还。诸位,且说这沈家饭铺的主人沈二嫂,有一甥女姚大娘子……”

        未来的大宋国脚高俅,未来的大宋军事及外交家高俅,未来的大宋十万禁军统帅高俅,此刻化身瓦子的说书人一般,巧舌如簧,语势如虹,开腔不久,铺子前聚集的人便越来越多。

        秋阳煦暖,朗朗乾坤,寂寞空虚却不冷,这露天忽然冒出来一个说书的,吃瓜群众走过路过,不听白不听。

        高俅直接抹去了章捷管闲事、曾府收义女、急救公主乳母等敏感词或容易政治不正确的情节,专注于渲染姚娘子誓不从人、与姨母相依为命、又自强不息开发风味小食的过程。

        “话说这五味剔骨鸡脚,酱焖、杏渍、咸齑、糟辣、香炸,恰合了阴阳五行。金木水火土,风云雷雨雪,仁义礼智信,宫商角徵羽。人道是,词以境界为上,这饭食小菜,则是以味全为佳。平平无奇的玩意儿,甚至那些正店酒楼都看不上的食材,姚娘子却能做全了五味。酒香不怕巷子深,味美岂无伯乐识?今日,遂宁郡王为宫中一位德高望重的郡君老夫人庆贺寿诞,便点了名字要将这家的五味鸡爪,悉数买去宫中,用作寿宴菜馔。”

        “哎,这位蹴鞠郎君,你是她家雇来吹牛的吧?”

        人群中,刚才讥讽用好酒煮鸡爪的男子,又起哄道:“宫里的贵人们,平日里吃腻了御膳,叫些外头街市的糕饼菓子点点心也就罢了,何曾听说正经八百的寿宴,竟用饭铺脚店的吃食的?”

        高俅也无恼色,仍是笑嘻嘻道:“这位兄台,男子不论美丑,都要多读书。若没空读书,听俺叙叙前朝事,也可弥补。想当年,我朝太祖皇帝,夙兴夜寐,宵衣旰食,勤于朝政而忘了自己的生辰,到了长春节当日才记起,便命殿中省尚食局遣人,到我开封城大街上各个饭铺里,采买了百样食馔送进宫中,在集英殿中与朝臣共赏市肆风味。”

        他继而再次面向那些伸长了头颈的听众们:“诸位,我大宋明君历来有三代贤王之风,拆坊墙,去宵禁,不与民争利,只与民便利,更爱与民同乐,想民之所想,食民之所食,吾等生逢如此盛世,不亦乐乎!”

        众人哄闹着喝起彩来。

        “郎君好口才!”

        “有道理有道理!”

        “你看你看,煮熟只是头一道,人家捞起来送进铺子去了,定是里头要秘制一番,怎会教外人看到。”

        “那她家鸡爪怎么卖?贵不贵?”

        高俅一拍大腿,嗔道:“几个鸡爪能贵到哪里去啊!买就对了!”

        铺子里头,姚欢一边与姨母调酱料、对煮透的鸡爪进行二次加工,一边听高俅在外头开直播,心中惊叹。

        神呐,这高俅,简直就是北宋的李佳琦!

        不,不仅像李佳琦,最后那一段儿盛世太平喜大普奔的,还很像新闻联播男一号朱广权。

        忽又听得高俅提高了调门道:“哟,梁先生,梁先生安康,里头请。五味鸡爪、荔枝腰子、糯米小肚、三脆冷拌,悉数准备着呢。”

        高俅一掀帘子,引着三位头戴黑色网纱冠、身穿宫中内侍青袍的年轻男子进来。

        今日沈家饭铺已不做堂食买卖,清空了场子。

        沈馥之领着姚欢上前,一边让座,一边要给他们行礼。

        领头那个最是眉清目秀的内侍,却着忙地摆手,轻柔了嗓子,彬彬有礼道:“沈二嫂和姚娘子切莫多礼,在下姓梁,名师成,在遂宁郡王府上听差,与这位高郎君已算得相熟。而今日前来,不只来取现烹的好物什,更要当面与二嫂唠唠。那日虽在西园相遇,奈何临画公务在身,不及当面向二嫂表达敬意。”

        他说罢,也不避讳另外两个跟班的小内侍,竟向沈馥之深深作了个揖。

        沈二嫂与高俅目光一碰,即刻也向梁师成福了福:“先生折煞民妇了,往后还望先生多照拂。”

        数日前高俅拿了宫里头的订单来报喜时,已向沈、姚二人同时介绍了梁师成这个人。

        他因书画技艺出色,而被遂宁郡王赵佶相中。赵佶向天子哥哥赵煦讨得他去,用作随侍左右的跟班。

        高俅特别强调,梁师成学苏学士的字学得最像,素来亦敬慕苏学士的文章风骨,而沈馥之央求曾府出面留下苏迨的义举,朝堂上下也都有耳闻,是故,这梁先生对沈家是真心愿意帮忙。

        姚欢那日听了高俅的说法,今日又亲见梁师成的做派,她是后世来的人,自然对梁师成的了解,远不止高俅明面摆出来的这些。

        据南宋周密的《齐东野语》所记,苏轼因乌台诗案远谪前,无奈将家中一名婢女赠与梁姓友人。不久,婢子便生下一子,就是这梁师成。因而,到了政和宣和年间,梁师成已得徽宗赵佶盛宠、不惧新党蔡京势力时,对外常自称“苏轼外出子”,苏家后人亦不否认。

        而他与高俅一样,对苏家后人亦颇多顾念照应,甚至敢公然与蔡京对着干,在赵佶面前,支持苏轼的文章重见天日。

        此时,姚欢看着这尚未成气候的青年梁师成,她揣着上帝视角来琢磨,越看他一双狭长凤眼里所积蓄的情感,越觉得不仅是尊崇书法偶像那么简单。

        倘使后人所记不是空穴来风,那这梁师成,算来本应是苏迨的幼弟呐。

        乌台诗案,改变了多少人的命运!

        一个时代的误伤,都会令无数人走向截然不同的人生方向,何况是顶层权力的主动出击。

        不过现下,这梁师成已完全看不出或怯懦、或孤倨的模样。他做完了礼数,认认真真地开始执行公务。

        他将沈家所备食材一一查看了,又向姚欢打听了鸡爪子的调味区别,好在宴席中应对与会贵宾问起。

        当然,有机会近距离接触,他亦不动声色地观察着姚欢。

        他想起晌午预备出宫时,偶遇张尚仪。

        当时,张尚仪听了他的差事,抿嘴一笑道:“你呀,正好去仔细瞧瞧,那姚娘子,长得可有些像我?那日在西园雅集,我就觉得像。”

        梁师成明白,干娘说的每句话,都是有深意的。

        可干娘这句话,是什么意思呢?

        —————————

        感谢_弥、漫卷琉璃、哎呦东施、毛老鼠的月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