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八十四章 神臂弩

第八十四章 神臂弩

        抚顺坊的巷子深处。

        邵宅。

        叶柔进了宅门,终于撕掉了凄怆之色的假面具。

        她压抑着兴奋,走到课室窗下,往里瞧去。

        童子们晃着小脑袋,稚声稚气地各自读经。

        邵清正在案前,与一个学生讲述着什么。

        阳光扫进屋中,将他牙白色的儒生袍子染了几片金色。

        这金色也照亮了他手中的书卷,纸上的反光,又映得他的面庞棱角分明,现出平素被刻意隐藏的杀伐果决之意。

        “毕竟还是我们大辽的男子,再是穿戴了南人的衣冠,也掩不住那股草原男儿的英雄豪气。”

        叶柔虽是暗暗自语,这番认定却十分坚决。

        平日里,街坊邻里因偶尔得了邵清出诊瞧病的实惠,见到出门采买的叶柔,其中一些关心国家大事、自诩见过世面的老者,少不得恭维几句:“你家先生呐,那一番儒雅气度,正是我大宋盛世文士的风采,科考殿试之后,只怕官家直接留下做了起居郎哩。”

        每逢这样的时候,叶柔面上殷殷客气的同时,心头难免冷笑:妄自尊大的南朝人,萧清哥哥生来就是大辽贵族,谁稀罕给你们皇帝去记那些吃喝拉撒的禁宫之事!再说了,他哪里看出半分南朝文士的弱鸡样儿?

        叶柔正出神间,邵清已为那童子讲解完毕,抬头倏地瞥到屋外的她,再看看案几旁的盂漏。那个铜盂刚刚沉了下去,表明又到了一个整点。

        “午时初刻了,你们都去灶间,问吕刚拿餐饭吧。”

        邵清宣布了下课,看着娃娃们一个个忽然来了精神般,雀跃叽喳着跑光了,方才起身,踱出屋子。

        “先生!”

        叶柔仿佛那些超水平发挥地、为主人叼回双份猎物的猫儿般,眉目间的得意藏都藏不住。

        邵清却淡淡道:“我今日让吕刚煮了羊脊骨萝卜汤饼,你去灶间端来。哦,不要往里头添酪浆,我这几日想吃得清简些。”

        叶柔应了,麻利地打个来回,端着邵清的午饭,进了书斋。

        “吕刚还在给学生们分派食盒,稍顷便来。”

        邵清点头:“你先说说吧。”

        叶柔喜意骤炽,兴奋道:“原以为,对那人,不过是先攀着交情,相会的时候慢慢套话,不曾想,他今日竟问我,愿不愿意去弓弩院帮厨。那岂不是说,我可以直接见到宋人打造兵器的地方?”

        邵清方才在院里见了叶柔的表情,已料到她必是有突破性的进展,此刻一听,心头亦又惊又喜。

        越早得了那件东西的打造法式,越好。

        当初养父答应过他,派他来开封城,不必杀人放火,完成两件事,即可北归、奉养母亲,且绝不会在入仕、婚配等事上强迫他。他和叶柔的姐姐,完成了第一件事——在开封城培养了训练有素的辽国间谍。现在,他和属下们要做第二件事……

        弄到神臂弩。

        在冷兵器时代,在没有城寨堡垒的旷野上作战,骑兵强才是王道。

        历史车轮滚滚,到了辽宋夏时代,骑兵作战的战术早已不是大汉与匈奴对峙时的轻骑兵对决,而是出动重甲骑兵。

        在金国尚未崛起之时,辽、宋、夏三国赫赫有名的重甲骑兵部队,分别是铁林军(辽)、静塞军(宋)、铁鹞子(西夏)。

        大宋的静塞军,创建于宋太宗时期。当时,苦于边患的宋太宗赵光义,亲自督建了一支兵源全部来自河北易州的重甲骑兵。

        静塞军满员三千人,一人配备五马,出战时从人到马都披重甲,兵器则为弩箭和勾连长枪。自古燕赵之地就出悍将,这些易州兵个个能开两百斤的硬弓,极其彪悍。

        大宋静塞军虽人数不多,却战力惊人,从未在对辽的战斗中尝过败绩,好几次追得辽军穷途末路、丢盔弃甲,宋军俘获上万马匹凯旋而归。

        所以,不作细疏精研,人云亦云地将“宋军是怂军”挂在口上,很不客观。

        立国之初并不羸弱的邻居,也会迫使一头有进取心的西北苍狼变得强大。

        西夏面对东方这个国力不可小觑的中原王朝,自然也要继续壮大自己的铁骑力量。

        夏人的重骑兵叫作“铁鹞子”。

        铁鹞子,最早是夏皇李元昊的亲卫军,三十队编组,每组百骑,因而额员和大宋静塞军差不多。随着宋夏战火愈燃愈烈,铁鹞子开始在战场上叱咤风云。

        两军开战时,铁鹞子仗着人马皆有箭射不入、刀斫不进的铁甲护体,率先作为“前军”冲锋。更狠的是,铁鹞子冲阵时的规矩是,拿铁铰链把骑士与马匹捆在一起,因而,即使骑士最终战死,铁马仍在冲阵踏地,简直好像地狱来的噩梦一般。

        但铁鹞子,终于碰到了一柄诞生于仇恨中的神臂弩。

        宋神宗熙宁年间,一个在宋夏边境生活的汉人工匠李宏,据说因阖家老小丧生于夏人的屠杀,悲愤之下勉力钻研,发明了一种新型的弩机。

        李宏千里跋涉,向大宋朝廷献上神臂弩的制造法式。经过神宗钦定的内侍监造后,神臂弩成为了可以由单兵随身携带、射程却能达二百余步的史上最牛轻弩机。而且,它不仅能射穿夏人身上的冷锻甲,还能像守城时的重型床子弩一样,多箭齐发。

        遏制骑兵,比的就是弩箭的射程和穿透力。有了神臂弩,西夏的铁鹞子顿时失了所向披靡的威力。

        刚到开封城时,叶柔曾问过邵清:“我大辽的铁林军,亦是重甲精骑,不知铁林军与夏人的铁鹞子交锋,会如何?”

        邵清却表现得毫无讨论辽夏骑兵比拼的兴趣:“大辽与夏人早已联姻,与其想象铁林军和铁鹞子的对决,不如去担心,不管是辽军还是夏军,就算都穿了冷锻甲,也同样要面对宋人的神臂弩。而更大的祸患是,女真人有崛起之势,并且比如今的辽人子弟更善骑射。倘使有朝一日女真人穿上了重甲,也组一支铁骑,然后掀起叛乱,我们大辽拿什么与之抗衡?”

        只有偷来宋人的神臂弩营造法式,让神臂弩北上,去武装大辽的步骑军人。

        大宋的边军纪律严明,携带神臂弩而遗失者,斩。若遇兵败有被俘可能的,队头可下令就地拆毁神臂弩。神臂弩最大的特点就是,或许因设置了复杂的齿轮结构,一旦拆开,夏人没有图纸便无法复原。因而,根据大辽暗中不断侦测西夏军械情况所看,夏人确实还没有仿造出神臂弩。

        神臂弩的营造法式,就是大宋开封城皇家军器监弓弩院里的高等级机密。

        邵清并不掩饰听到叶柔的进展时,面上漾起的浓烈欣悦。

        快些将神臂弩的法式送到养父那里去,还了他的恩情,我就不再是一个辽人,也无所谓是不是一个宋人。

        我就像这天地间无事一身轻的旅人,追上她的脚步,问她,我带你离开东京,好吗。

        叶柔见邵清这副回归幼时的天真兴奋之情,只道自己或许在他心上又被看重了一两分,便决定为自己多争取些优势。

        “先生,今日我与那杨作头攀扯时,看到宫里内侍模样的人,去姚娘子饭铺定菜。姚娘子瞧着行止敏捷。吃了先生开的方子,病果然好得快。”

        邵清抬起头来,喜色略褪,平静地看着叶柔,等她说下去。

        “有个风姿卓然的公子亦在帮姚娘子他们指挥仆婢搬运,还与姚娘子说了好一会儿话。我与杨作头分别后,去看热闹的闲人里打听了,原来是宫里皇子院,遂宁郡王府中设宴。哦,那个没穿内侍服的公子,就是曾府四郎。”

        ——-

        (这篇写了我素来喜欢的冷兵器时代的骑兵,太高兴啦。也欢迎大家看看我上一本历史军事题材的小说《大唐暮云》,里面有许多唐军、吐蕃军的战争场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