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八十五章 进宫领赏(上)

第八十五章 进宫领赏(上)

        “快些,姚大娘子走快些。”

        从大宋皇宫东华门进来后,马蕴一直在催促姚欢。

        马蕴是跟着梁师成同去沈家饭铺提菜的小内侍,头方得像个海绵宝宝,额头凸出来,眼睛凹进去,好在鼻头圆溜溜、嘴角也永远上翘着,目光更是有股忍俊不禁的乐呵。

        上述特征,令他的相貌奇而不陋,并且看着就像个报喜鸟,仿佛下一句话就是“妹儿,有你的快递”。

        他也的确给姚欢带来个好消息。

        片刻前,姚欢和曾府的婢子晴荷,正抱着膝盖坐在东华门外的旱柳下啃炊饼,等宫里的杂役送那些金丝楠食盒与彭州白瓷盘出来,却见那马蕴疾奔而至。

        “给姚娘子道喜!陈夫人方才在席上说了娘子救她一命的事,向太后请娘子现下就进去,要当面赏你呐。”

        陈夫人就是蜀国大长公主的乳母,西园雅集那日,她在驸马王诜府前,被姚欢用海姆利克急救法弄出了卡住喉咙的枣子。

        姚欢很有些吃惊。

        她原以为,对这陈夫人来讲,气势汹汹地去骂山门却险些被颗枣子噎死,乃坍台丢份之事,陈夫人和王驸马两边只当没发生过就行了。不想陈夫人竟还在自己的生日宴上,与当朝太后提及。

        这老太太,果然是快意恩仇、性情鲜辣了一辈子啊。

        姚欢没嘀咕两句,已倏地紧张起来。

        她只想蹭个给皇家当过供应商、送过外卖的名声,往后不仅铺子里小吃的生意能更火,她推着食车去摆地摊时亦能理直气壮地吆喝。

        现下突然被宣进宫领赏了,她确实有些怯场。

        数月前进一次曾府,差点没命。

        数日前进一次青楼,看到别人没命。

        姚欢已对陌生的地方有了些心理阴影。纵然当时化险为夷后能吃能喝,事后思来想去,还是姨母家和东水门那一亩三分地最太平。

        小内侍马蕴哪管得这许多,拖着这位在他看来交了狗屎运的饭食行小娘子,就进了东华门,然后折向北边的皇子院。

        大宋皇子,行过冠礼后,便视作成年皇子,必须出阁,由官家在宫外赐宅邸居住。

        遂宁君王赵佶今年才十四岁,未及弱冠,但因了半年前在宫中做出一桩不体面的丑闻,虽得向太后护佑着遮盖了,朱太妃还是撺掇着官家赵煦,加紧催促将作监尽快完工位于宫外的遂宁郡王府,令这位异母弟弟赵佶,最晚在重阳节前,就要行出阁大礼。

        故而,今日为陈夫人设生辰宴,向太后亲自过来,固然有礼敬皇姑留下的忠仆的意味,更可看作为遂宁郡王做一做践行的排场。

        姚欢重感冒初愈,又忙了一大早,方才那只炊饼也只啃了一半,现下于偌大的皇宫内跑了快二里路,才赶到皇子居住区的遂宁郡王院里,一时之间跑得上气不接下气,觉得肺都痛了。

        梁师成已在门廊下候着,笑吟吟地接替了自己的助手马蕴,引姚欢一面走,一面带了体己的语气道:“姚娘子定是头一回来宫里吧?莫怕莫窘,向太后和气得很。朱太妃嘛,呵,朱太妃平素待宫人们也是极好的。”

        姚欢脑子晕乎乎的,努力接收梁师成的信息,又隐隐听到婉转悦耳的丝竹乐声,跟着梁师成转了几道,才转到设宴的花厅门外。

        “太后,太妃,郡王,姚氏到了。”

        乐师停了演奏,一个颇有中气却并不尖利威严的女声响起来:“快让孩子进来。”

        ……

        宽阔的乌檀四方食案的主座上,向太后嘴角挂着浅淡却慈和的笑意,凝了目光,望向垂首立于门口的姚欢。

        向太后今年四十九岁,眉目如画上观音。她今日身着靛青色菱格纹大袖衫,霜色微染的发髻梳得并不高耸繁复,只拿一根顶端连玛瑙或流苏都没有的赤金簪子平正地插着,太阳穴到颧骨之间帖着湖珠面饰。

        她的左首,坐着蜀国大长公主的乳母陈夫人,右首则坐着当今天子赵煦的生母——朱太妃。

        大宋立国,太祖皇帝杯酒释兵权,另有一个与同袍战友心照不宣的约定是,尽量安排这些武将的女儿辈、孙女辈,成为老赵家儿孙的媳妇。譬如千古明君宋仁宗的皇后曹氏,就是开国大将曹彬的孙女。宋英宗的皇后高氏,父亲也是武臣。

        到了神宗一朝,规矩渐渐淡了。神宗的向皇后、如今的向太后,父辈向敏中是不折不扣的读书人科举入仕。

        向太后做神宗的皇后时,曾生有一个皇子赵伸,可惜这孩子,没有摆脱北宋各位皇子们“生下来容易、活下来难”的厄运,夭亡了。

        朱太妃当年以御侍身份受到临幸,战斗力和后代存活率都还算优秀。除了当今天子赵煦,她还生有皇子赵似和一个公主,如今都还活得好好的。

        陈夫人这老太太,那日被姚欢救回一条命时,昏里昏沉的,醒来后虽被王诜府里的管事和婢之们当祖宗似地伺候了大半天,也仍是一肚子气。回宫后,赵佶再去看她时,提及姚欢这个饭食铺子小娘子,陈夫人才上了心。

        老太太向来以道德典范自居——毕竟她要以这样仁义礼智信身份,经常去王诜府门口闹事的嘛。

        道德楷模怎会不行知恩图报之举。

        况且,再细细一忖,陈夫人还多了一层心思,越发要借了向太后之力,利用这姚家娘子,给赵佶面上贴金。

        此刻,有赖于这种小型家宴并不启用食案隔得老远的仪式,陈夫人稍稍倾了倾身子,便凑近了向太后,轻声道:“太后,就是这孩子,救了老身一命。”

        向太后点点头,冲姚欢道:“孩子,站着作甚,给你摆了座儿。”

        立时便有穿了绛红上襦、杏色裙子的宫女上来,引姚欢到了食案的下首,在一把黄花梨的官帽椅上落座。

        即使没有陈夫人的那番风波,向太后也已经通过曾府庶长孙婚娶一事,知道了眼前这个姿容还不错的小娘子。

        外朝风云,城中热议,甚至哪怕边疆动向,从来就是后宫主人的日常关注点。

        大宋王朝的历任太后,已经较大汉、大唐的那些女尊们温和许多,就算当年的刘娥刘太后,再是强势,亦没有发展自己的势力、兢兢业业给赵家守了一阵子江山而已。

        然而,太后们毕竟仍是顶层政治世界的中心人物,怎会真的心如止水、颐养天年、安坐深宫逗花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