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九十五章 猜猜糖酥茉莉花是什么做的

第九十五章 猜猜糖酥茉莉花是什么做的

        另一个宫婢道:“宫里祖制是说只许烹饪羊肉,因了羊是吃草的,不费粮食又干净,不像其他畜生,吃肉、吃粮、吃屎……”

        再一个忙带着嗔意截住她的话头:“哎,哎,你是觉着郝先生不在,嘴上就没了谱,什么屎不屎的,在御膳所说这个?不想被板子打出去?”

        旋即,这看上去资格老些的宫婢,侃侃道:“猪肉嘛,若做得好,自也是美味,价又便宜,不然为何开封城,每日里要进来上万头猪。听说,官家和前朝的几位帝姬(公主),有时也让内侍们去买御街上的猪肉炊饼呢。”

        “教你这么一说,俺倒想起来,宫里其实也有猪肉点心,糖酥茉莉花。”

        啥,啥茉莉花?

        姚欢一听这名字,就来了精神,笑吟吟地问道:“好有趣的名儿,是用茉莉花来腌渍猪肉吗?”

        无论庙堂之深,还是江湖之远,被恭恭敬敬地请教,大部分人都是得意的,愿做一回师傅。

        那老资格的宫婢,指了指窗下的一溜儿青瓷圆肚坛子,向姚欢道:“姚娘子看到没,那是猪油。其实宫里哪里就忌讳猪了,煎炒炸,除了素油,不就得靠猪油吗?既然猪油可用得,猪肥膘片又有什么忌讳的。郝先生点子多,便拿肥猪肉切成薄片,用滚油炸得卷起来,趁热撒一层研磨得细细的糖霜,雪样白,可不就如茉莉花瓣似的。宫里的娘娘们可喜欢了,用来伴茶吃。”

        姚欢将她说的每个字都听了。

        莫看郝随在史书记录中是个恶人,但他在研发美食上确有一套。

        那道“江清月近人”的开水萝卜先不说,这道糖霜肥肉片,亦与后世的一些著名菜系殊途同归。

        譬如对于肥腻的猪肉有着独到处理方式的粤菜。

        粤菜里有一道“脆皮火焰肉”,便是用极肥的带皮五花肉,经过汆、煮、焖、烤数道工序,令猪皮酥脆、肥肉不腻。而这道菜上桌时,也与郝随发明的糖酥茉莉花一样,是蘸白糖的。

        再譬如云南的鲜花火腿月饼,里头的白糖猪肥膘粒子,亦是令口感丰富的保证。

        猪的肥肉部分,其实是个宝藏,可以做出的佳肴很多,与糖或蜂蜜,更是良配。

        而且,既然古人们拿它来搭配清苦的茶,那么,这道糖酥茉莉花,也可以用来作为咖啡的伴食呀!

        姚欢正一点点盘划着,忽听门口一阵嘈杂,院里头次第响起恭敬的一声声“郝先生”。

        郝随踏进门来,先略有些夸张地喝彩道“哟,好香的味儿”,继而冲着姚欢笑眯眯道:“姚娘子,有劳你,今日午后,就得去刘婕妤宫里头,教教她那般小厨房里头的人。”

        那日在赵佶所办的宴席上,朱太妃大约要在向太后面前做做崇尚节俭的样子,就提过,要让姚欢进宫后去刘婕妤殿里转一圈,故而,姚欢倒也有几分思想准备。

        婕妤,在大宋后宫有封号女子的九等品级里,排在后、妃、嫔之下,为正三品。

        刘氏今年才十七岁,已有如此品级,所享荣宠可见一斑。

        因已生有一位帝姬,现下又再次怀了身孕,刘婕妤从配殿搬到了毓秀宫这样的主殿。

        申初,郝随领着姚欢踏进毓秀宫时,院里静得针落可闻。

        忙忙间迎上来的宫婢,紧张地冲二人摆摆手。

        郝随了然,压着嗓子对姚欢道:“婕妤歇着呢,噤声等着。”

        他话音刚落,却见前日去御膳所打听萝卜汤做法的小黄门,蹑手蹑脚地拖着个柳条筐,从殿后转出来。

        待小黄门走到近前,姚欢觑了一眼那筐子里的东西,唬得差点叫出声来。

        远比看到满盆子的羊眼睛还觉得毛骨悚然!

        一堆死猫,勉强能有几只看得出黑白花、黄白花,大部分已血肉模糊。

        郝随也不禁眉头一皱,轻轻问道:“哪来那么多死猫?”

        小黄门指了指正殿方向:“入了秋,猫儿闹得厉害。这些个畜生,哪儿胡闹不行,非要在婕妤寝殿上,婕妤睡不好,动了怒,一大早就派俺去福宁殿,向官家讨了入内院子亲从,来折腾了大半日,总算把正殿偏殿和周围能见到的猫儿,都射死啦。”

        郝随“哦”了一声,脸上现了狠意:“死得好!死了清净。”

        他抬头又往房檐看去,奇道:“唷,梁上怎地还吊着一个?”

        小黄门点头:“对,那是个最大的花皮虎斑,婕妤说了,在檐下吊三日,就再无旁的猫敢来啦。”

        郝随扑哧一笑:“婕妤好法子,对畜生就该这么治。”

        一旁的姚欢,将目光挪开,投向另一个方向的重重宫阁,继而是上方的碧空与流云。

        筐里的死猫令她心惊,廊下吊着的那只死猫,却触动她联想起因果报应。

        据史料记载,若干年后,在徽宗朝做上太后的刘氏,最终的归宿,就是自缢而死……

        虐人,虐猫,都会有报应的。

        姚欢默默垂袖而立,心道,快些把这趟差当完了,我要回家。

        褙子上浅幽幽的婴香传来,令她好受了些。

        宋人这些香丸,确实牛,这都多少天了,还能闻出来。

        昨夜,张尚仪又与她饮茶聊了几句后,就赞道:“姚娘子这衣服上的熏香,定是上等方子来的。”

        ……

        姚欢并没有马上见到刘婕妤。

        这一夜,她被安排住在毓秀宫的小厨房里。

        负责厨灶的管事宫女,年纪有二十好几了,且穿着锦纹上襦,看起来资历不浅,也和她睡在一处。

        这管事宫女说话倒还客气:“姚娘子,婕妤今日身子实在不好,一直躺着,俺就不领你去谒见啦。明日是休沐假,没有常朝,官家要来毓秀宫陪婕妤用早膳。吾等寅初便要开始准备着,姚娘子又要煮鸡脚,不如就,也歇在灶间吧?”

        姚欢笑吟吟道:“自然便宜,灶间也暖和些,就是叨扰娘子了。”

        她确实无所谓。

        千年后的现代社会,富豪们家里的保姆间,不也是安排在厨房边上嘛,好让保姆管着洗衣做饭。

        在这天子家里头,你们是住家保姆,我姚欢是个临时工,你们都习惯,我有啥好摆谱的。

        只是,住在灶间,可千万别有老鼠——好好的猫儿们,白日里都被种族灭绝了。

        这个刘婕妤呐,肚子里怀着娃,却如此虐杀猫儿,也不怕血气犯冲不吉利。果然是个狠角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