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九十六章 刘婕妤

第九十六章 刘婕妤

        姚欢蜷在厨房角落里,迷迷糊糊地对付了几个时辰,就在黑暗里被管事宫女叫醒。

        窗外的天幕上还缀满星子,做杂务的厨娘们已陆续进来,生灶,拌菜,揉面,煮粥,蒸饼子。

        给天子家打工确实不易,固然冻馁无虞,但起得比鸡还早。

        忙碌中,管事宫女特别叮嘱姚欢和另一个学着做鸡脚的小婢子:“莫忘了那个酸味的,也要一同呈上,婕妤前几日将姚娘子所做鸡脚的五种口味一一听了,特别中意酸味的。她怀小帝姬的时候,不害喜,也不爱吃酸的。这回肚里的龙胎闹腾得很,她又爱吃酸的,有道是酸儿辣女,婕妤怀的呀,定是个小皇子。”

        众人闻言,甭管睡眼惺忪的还是打着哈欠的,脸上都多少现了喜悦的憧憬。

        管事厨娘这话很是吉利。

        倘若刘婕妤真的诞下龙子,依照规矩,从太后到太妃,从官家到皇后,给毓秀宫的宫女内侍们的赏赐,必也绝不会少了去。

        而姚欢,此番来宫里当差,方法论很明确:你们赵家人让我做啥,我就做啥,你们说要做五味鸡脚,我就把每一味都做足了,然后太太平平拿钱走人。

        只是,如今这个时节,新鲜杏子已落了市,杏汁取不得了。山楂倒是刚刚成熟采摘了,姚欢前几日进宫后,便用大山楂剥皮取肉,煮了汁,冷却后又调入蜂蜜,再来浸渍鸡脚。

        众人如火如荼地整出十几样饭菜,朝暾已升。

        门外候着的殿中侍女们,捧着乌檀托盘进来,将盖好盖子的瓷盆小心地码放在托盘内,高举过头顶,又鱼贯而出。

        这是刘婕妤宫里的规矩,传膳时,为了洁净,盘子不能低于宫人的额头。

        姚欢正要松一口气,门外却有个绵绵糯糯的声音道:“请姚大娘子一同去殿里,婕妤问起你呢。”

        姚欢忙又提了精神,跨出门去。

        那声音的主人,一个梳着朝天髻、面目周正的年轻宫婢,正将好奇中略掺了拿乔姿态的目光投过来。

        刚和姚欢打上照面,在霎那间对这副容色进行了品评后,宫婢的目光又透出一分参研与警惕。

        她说了句“姚娘子随我来”,便转身而去,没有多和姚欢攀谈的兴趣似的。

        姚欢盯着她的背影。

        好歹在那大相国寺旁的李夫人帽衫铺里开过眼界,姚欢辨出,这傲慢婢子穿的,比在场所有人都好得多,乃上等的织纹绫,还配了系有玉环的宫绦。

        必是刘婕妤身边有头有脸的贴身侍女无疑了。

        姚欢快步跟上,呼吸着清秋早晨浸润了寒意的空气,迷迷瞪瞪的脑子倒清醒了大半。

        忽地,阵阵清哮传来,姚欢循声望去,但见重顶飞梁、檐角高翘的宫阙之上,一排白鹤腾空而起,唳鸣阵阵,映着漫天霓霞的天穹,盘旋翱翔。

        姚欢看得呆了。

        这不就是后来的宋徽宗所画《瑞鹤图》的画面!

        只是,背景换了榴红色的万丈霞光,更教人如同仰望仙境。

        ......

        不过,片刻后,在毓秀殿的花厅里,姚欢看到刘婕妤的面貌时,更为惊叹。

        她想起《洛神赋》中,自己唯一能背的一句:翩若惊鸿,宛若游龙。

        啊不,还能再背一句更贴切的:皎若太阳升朝霞。

        刘婕妤,这位如今被官家捧在手心的宠妾,今日披一件藕白色的双菱格蜀锦大袖衫,里头的内襦被红莲色的宫绦松松地系住腰身。

        女要俏,一身孝。刘婕妤本来就俏,俏得年轻,俏得娇嫩,穿了这般大面积白色的裙衫,更是被衬得艳若朝霞,全然看不出孕早期女子的颓苦相儿。

        她被贴身宫婢扶到椅子上坐了,探头打量了一番满桌子的菜式点心,才抬起双眸,春水流波似的目光定在了姚欢身上。

        “你多大了?”

        刘婕妤开口问道,嗓子带着懒洋洋的意味不说,那同时往锦垫上软软一靠的姿态,使她看起来,像一只窝在裘皮褥子里的波斯猫。

        “回婕妤,草民过了重阳节就十九了。”姚欢看着桌子腿儿,恭敬禀道。

        刘婕妤闻言,抿嘴作了夸张的惊异之色道:“啊?才十九?我瞧着,以为她有二十五六了呢。”

        她是对着方才那个去传姚欢的婢子说的,那婢子忙知趣地接上:“婕妤,市井做饭食行的妇人,操劳得厉害,风里来雨里去的,自是显老。”

        刘婕妤“唔”了一声,点头道:“人收拾得不怎么样,小菜做得倒是精致,这鸡脚真的没骨头呐,还有五种颜色。哪个是酸味的,你们夹一个我尝尝。”

        姚欢心道,啊?皇帝还没来,你可以先动筷子的?是宋朝宫廷规矩远没有清朝的大,还是因为小皇帝特别宠溺你、你就可以恃宠而骄了?

        她正诧异,只听刘婕妤又道:“确实好吃。郝随的江清月近人,鲜是鲜,但没有酸味,不够有趣。你这是用什么法子调出的酸味?”

        姚欢道:“回婕妤,是用的刚运进御膳所的现采山楂。”

        “哦,怪不得,这鸡脚的颜色,瞧着也比其他几个好看,其他几个乌糟糟的,一副晦气样儿。我喜欢这个山楂的,就叫它一枝红艳露凝香吧,和江清月近人一样,也是李白的诗。官家最爱李太白诗词的雄浑潇洒,定会喜欢这两道菜名。你们觉得如何呀?”

        刘婕妤兴致颇高地打问左右,左右皆纷纷赞好。

        看来,还没有人敢告诉她,“江清月近人”的作者不是李白,是孟浩然。

        这位娘娘,上来就说宫外的女子老相,此刻又说别人辛辛苦苦、不睡觉做出来的菜式晦气样儿,真的是骨子里的没有教养。

        姚欢这般吐槽的同时,也知道,自己眼下所在的是千年前,是一个阶级不平等可以光明正大挂在嘴上的时代。

        皇帝的女人,哪怕是个妾,也可以将平民女子揉到泥巴里去。

        只是,这种认知,最多只能有助于姚欢不要将情绪表现在脸上,而她的心里,因记得史书所记刘婕妤的劣迹,因昨日见到刘婕妤虐杀猫儿的行为,因今日听到刘婕妤刻薄的言语,对这个只有皮囊好看、素质真不怎么样的女人,充满了厌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