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08章 贞妇再嫁,何耻之有?

第108章 贞妇再嫁,何耻之有?

        桂月的水边,向晚时分最是宜人。

        斜阳暖,风未寒,河中百舸欢闹游弋,岸上万民熙攘往来。

        如果需要御用文人夸赞盛世,或者需要向外邦来贺的使节炫示富庶,那么,这个时候的汴河畔,其实比皇城的宣德楼上,更适合作为颂圣的舞台。

        邵清揣着《梦溪笔谈》,沿着汴河,缓缓地往抚顺坊的家中走。

        他算了算,今年,是自己来到开封城的第八年了。

        因那个在第七年时闯进心里的女子,邵清在知晓她的闺名后,就成了苏轼苏学士的拥趸。

        他当然知道坊间所传苏学士的轶事。有一次,苏学士问门下一个善唱歌的人:“我的词比柳郎中(柳永)的词,如何?”那善歌者回道:“柳郎中的词呀,须十七八岁的小娘子,拿着红牙板,唱着杨柳岸晓风残月。而学士你的词呢,顶好是关西大汉拿着铁板,唱着大江东去浪淘尽千古风流人物……”

        但邵清,越是深研苏学士的词,越觉得,轶事终究只是轶事,此类只言片语的轶事,岂能道尽苏学士词的精髓。

        时人皆云,苏学士的词不能歌之,其实哪里是学士只效古风,分明是他的词心如诗性一般洒逸,他绝不愿以零落剪裁去迁就当世的声律啊!

        对学士的词与诗,读过“十年生死两茫茫”,读过“不应有恨,何事长向别时圆”,读过“小舟从此逝,江海寄余生”,读过“枯肠未易禁三碗,坐听荒城长短更”,甚至哪怕读过那些写给官妓们的小令后,邵清,便绝不仅仅因为那句“人间有味是清欢”而倾慕于苏学士。

        大节极为可观,心性极为潇洒,才思极为清隽,气骨有之,华彩有之,深情亦有之。

        文章固已妙天下,人格更非那些老于官场、以善于揣摩圣意的宿宦能比。

        而词,这种最少表达政治见解色彩的文体,这种高处出神天外、平处临镜凝思、即使低微处亦有趣致的文体,这种男子与女子皆能寻到共鸣之处的文体,苏学士写了那么多首,当真是恩泽凡夫俗子的心脑呐……

        这个秋日里,邵先生与姚、曾二人道别,从青江坊那朱扉小院里出来,在汴河畔的榆荫下独坐半日,将苏学士的许多首词,都和了清秋的韶光,默念一遍。

        他释怀不少。

        曾四郎与姚欢,他们是彼此倾慕而尚未一往情深,还是男子有意而女子无心,或者是女子怯于守节身份勉力回避……邵清觉得,自己暂时,不会像好斗的小公鸡那样,去参研分析。

        他更没有计划,让曾府那个线人,去打探此事。

        线人,暗桩,只是用来做公事的。

        对姚欢,他曾贸然地去寻官媒娘子,或叫属下见了他的心思,邵清已经有些后悔了。

        他希望,自己这样身世的人,这样说不好归属于大宋还是北辽的人,这样虽绝不会哀哀戚戚但常常觉得如坐荒城的人,心里至少有一块桃花源,是只给自己每每想起就会觉得甜如桂花酿的人。

        情这回事,勉强不得。

        她视我如兄如友,总好过如陌路。

        苏学士有词云:“璧月琼枝空夜夜,菊花人貌自年年。不知来岁与谁看。”

        既然未来无法预料,默默关注她、努力接近她,终究还是要看命里是否有缘无份。

        只望她能平安顺心。

        她愿意为阵亡的夫婿守节,她渴慕曾四郎那样的翩翩公子,都不是错。

        她立誓守节时,无人应强迫她改志。

        她另觅心路时,亦不应有人说三道四。

        即使这番变化来得突兀,又怎知不是因为,姚娘子她,得了月老垂怜呢?

        这人世间,兵戈战乱,党争倾轧,贫病冻馁,芸芸众生已经够苦,为何还要彼此再设藩篱,为何还要恨不得用杀人不见血的刀子,捅得对方悲极而绝望。

        邵清来到开封后,对南人生活中的许多,都觉得美好,唯独不能接受正时兴起来的女子裹足风潮。

        他厌恶莫名其妙的审美癖好和道德标准,对于女子的束缚,甚至折磨。

        此刻,想到姚欢倘使真的与那曾四郎要做眷属、不得不面对世人的品评甚至攻讦,邵清不免感慨,若她是在北辽,或许境遇能不一样些。

        早在一百五十年前,后晋石敬瑭借助契丹人的力量灭后唐时,当辽军占领洛阳城后,当年才十九岁的辽世宗耶律阮,遇到了比自己大好几岁的后唐宫中女官甄氏,就不顾彼此身份的天渊之别,纳为王妃,更在其后册立其为辽国皇后。这也是辽国唯一一位汉人皇后。

        又比如辽国最著名的一位萧氏皇后——萧燕燕,在辽景宗耶律贤去世后,萧燕燕与汉臣、南院枢密使韩德让通好,对韩德让说“幼主当国,亦汝子也”,韩德让这个汉人,就不仅成为了辽国历任燕王中唯一的一个南人,而且还成了太上皇。

        据说,大宋使节来到辽国,看到辽国的太后与大臣同乘一车,而年幼的小皇帝自己独乘一车时,惊得连下巴都要掉了……

        如果说萧太后再嫁韩德让,还具有一定的政治婚姻的考虑,那么她的姐姐,则首开大辽贵族女子直接与男**隶通婚的先河。

        萧太后的姐姐,原本嫁给了耶律皇室中的齐王。齐王死后,寡居的齐王妃,在观看阅兵式时,喜欢上一个叫“达拉阿钵”的奴隶,并未仅仅与他斯通,而是请求妹妹萧太后,准她与这位男**隶结成夫妇。

        是结成夫妇,不是养作男宠。

        “有嫁必有娶,愿娶必准嫁,妇人再嫁,何耻之有,男子娶寡,不必论非。”

        邵清记得,自己少年时,那位也出自辽国贵族、被人尊称为萧林牙的养父,就时常对自己说起上面那番言论。

        那时候,尚未情窦初开的邵清,对于养父的话的理解,仅能停留在“他是个心善之人、他对母亲真好”上。

        如今,当少年心性已经成熟,当邵清作为一个成年男子再来审视时间情事时,他更深刻地明白了养父那句话的力量。

        女娲造人,人分男女。

        倘使男子当权的世界里,女子过得处处受压、苦不堪言,男子们就真的开心吗?世界就真能达至福祉的彼岸吗?

        邵清在秋雁声声里,迈上虹桥。

        他是真的希望,姚欢,能有她想要的将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