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15章 卿心如何,给个准信

第115章 卿心如何,给个准信

        喝醉了酒的人真沉!

        邵清少年时在燕京,主要跟着养父练习骑射和近身格斗等巧力功夫,到了眼下的青壮年纪,他虽身形颀长,却并不十分魁伟。

        他试了几次,终于把杨禹扛上身,迈到院中的水里时,却发现若驮着这一百来斤的男子,趟水而行十分艰难。

        邵清方才在弓弩院的古槐上,打望到河水泛滥之际,亦看到院角有座小小望楼,或许是平素里吏员监视工匠们所设。

        望楼虽不比大槐树高,好歹亦有一丈多高,且带了木阶。

        邵清于是驮着杨禹向望楼走,想将他拖到上头去。

        不料刚出了内院,就眼睁睁看着几段院墙垮塌,其中一段,压得那望楼也轰然倒下。

        邵清目瞪口呆。

        然而,更可怕的变化出现了——方才还直到膝下的水,此刻已漫到了大腿,他甚至能感到背上的杨禹被水的浮力托了起来。

        若不是弓弩院的外间场院宽敞,涌进来的水,流速放缓了,只怕邵清根本站不住。

        “先生!”

        恰在此时,一个壮实的汉子,从其中一处断墙上翻落下来,跃入水中。

        是吕刚。

        今夜的行动,邵清原本就让吕刚在外围接应,且有一套暗号安排,叮嘱吕刚莫轻举妄动。但洪水突然降临,吕刚事急从权,看着不对,赶忙从藏身的巷尾趟水过来,连门都来不及寻摸,直接翻墙进来。

        就在吕刚话音刚落之际,弓弩院场地里堆放的物料,也受不得水淹,开始哗啦啦地散落到水里,其中一些往邵清这边漂来。

        待一团软哒哒的物体贴上邵清的腰,他垂手一摸,再抬眼依稀辨出漂起来的东西是竹子,他顿时如得点化般,大喜。

        是了,这里是弓弩院,怎会缺了竹子和牛筋!

        “吕刚,你来撑住他,若撑不住,先去抱了那望楼的木板。我捆个竹筏。”

        毛竹中空,浮力甚好,只要横竖三根,即可载人。

        邵清觉得自己的手脚,就算从前在战马上一边奔驰,一边抽箭射猎时,也没这么快过。

        影影绰绰中,在水又从腿跟漫到腰部之际,他终于扎好了九个牛筋结。

        邵清一跃而上,这简陋得不能再简陋的竹筏,竟然挺稳。

        “你和他先扶着筏子,我去将叶柔带出来。”邵清大声吩咐吕刚。

        水已齐腰,在里面游比走快,没了杨禹拖累,邵清半游半跑地,往叶柔此前指的图纸屋寻去。

        一个橘色的、奄奄一息的灯笼,仿佛落入水面的半颗夕阳,吝啬地给出最后一星儿照明。

        邵清高唤:“叶柔,叶柔快走!”

        无人回应。

        他更为奋力地游过去,终于看到一间木门洞开的屋子里,叶柔如没头苍蝇般,在翻箱倒柜。

        “世子,我看不清钥匙上所刻的字,只能一把把试,试了两个柜子,都不是,不是……”

        叶柔的声音里带着急急的哭腔。

        邵清扑过去,拽住她,夺过钥匙死死捏住,另一只手把她往门外拖。

        “命要紧,营造法式图日后再说。”

        “那我好歹抱两个小箱子走……”

        叶柔还要作最后的努力,却被邵清钳制住双肩,往外游走。

        一俟被他困在怀里,叶柔立刻闭了嘴,乖乖地与他一起努力逃生。

        这一刻,她从未体尝过,她也不知道,将来还有没有机会再尝一次。

        ……

        绍圣二年这个重阳夜的恐怖,并没有因为天际的曙光初降而划上句号。

        卯初时分,雨彻底停了,东方云开,给开封城带来又一个白昼的起点。

        但是,光明降临人间,却并未奏响真正的福音,而是令活着的人们,看清自己前一日还载歌载舞的城市,展现出怎样一副末日景象。

        楼堂屋舍,成了断瓦残垣。

        城市的街道,已不见了,浑浊的水面上,漂着一切能漂起来的东西:灯笼,木板,竹篮,衣衫,各种零散货物。

        惊魂未定、死里逃生的人中,有些老者木讷地唠叨:“水下头,应躺着不少死尸了,人的,畜牲的……”

        城东上清宫附近,有许多棵大榆树。

        这些像沙场悍将一样硬骨头的大榆树,在前一夜,救了许多开封百姓的命。

        姚欢卡在枝杈与主干之间,抱扶着树干,精疲力竭,眼皮止不住地打架。

        昏昏沉沉间,她感到一只温暖的手掌覆在她的手腕上,用力地捏着。

        “欢儿,不能睡,睡了就掉下去了。”

        曾纬的口气严厉又温柔。

        姚欢半睁开眼,看到曾纬身上只剩了月白色的中衣。他早将外袍脱下来,把小汝舟裹在了榆树一根粗壮的枝桠上,但是仍揪着他,故而只能探出一只手来,拍打姚欢。

        而汝舟毕竟是娃娃,一夜惊惧和磨难,如何还有体力支撑,已将小脸贴着粗糙的树干,睡着了。

        姚欢面色恍惚地看着曾纬。

        作为穿越者,继个人的奇遇后,家国灾难的体验,老天爷也给安排上了。

        这几个时辰,如一个画面快速推进的梦。

        而这个梦,对所有人来讲,当然是个噩梦,可是再具体到她和姨母身上,却也带来一言难尽的心潮澎湃。

        两个男子,天神般踏水而来,救了她们。

        她娘儿两个啊,在岁月静好的时候,的确是能够开开排挡、做做猪下水和鸡脚杆、唱唱自力更生的女权调子的,可是当天灾人祸骤然降临,若没有姨父和曾纬来救险……

        女汉纸也是女人,但凡是个女人,谁不想被宠溺?

        何况,男人宠溺你,未必自己有损失,而昨夜,昨夜他们的举动,可是搞不好要搭上性命的!

        这不,人是上了树,马,两匹马,不知道被冲去了哪里。

        自己的确动了心的男人,他还拿命来证明你在他心里有多重,这……还有什么可说的。

        姚欢这么心思转来转去,那种极度疲倦倒是褪却了些,瞌睡也淡了。

        曾纬目光灼灼地望着她。

        “欢儿,上回打完了茶百戏后,这半个多月,我一直盘算着,怎么才能再妥帖地与你相见,没想到,是昨日这样的情形。你在马背上搂着我的时候……”

        “四叔!”姚欢唬得打断他,“仔细汝舟听去。”

        “他睡得小猪似的,何妨?欢儿,自那个月夜,我交待了自己的心思,我无时无刻不在想你!”

        曾纬的嗓音,虽低低的,但若说是金声玉振,亦不为过。

        姚欢被他捏着的手,一动也不动。

        半晌,她终于开口:“你那日,在车中与我说的话,我每个字,都记着。你,不但救了我两次,也已经让我的心,不再是,原来的心。”

        曾纬屏息凝神,将她一字一顿的话听完,促狭地笑了。

        “欢儿,你这话绕得!不过,四郎我好歹,听明白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