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27章 跟我去府里住一阵不好么

第127章 跟我去府里住一阵不好么

        姚欢觉得,眼前这男子,与后世多少钢铁直男,简直天壤之别。

        唔,那些男子,老婆或者女朋友病了、饿了,他们就一句话,“多喝热水”,或者“自己叫外卖啊”。但若是外国哪个元首病了,他们倒关心得很,隔一阵就去刷刷新闻,好像自己是储君、激动到时刻准备继位似的。

        姚欢并非情窦初开的小少女。

        这具身躯原来的主人姚家姑娘,与那环庆路军士有何缱绻情思,姚欢虽触摸不到,但前世的情路积累,足够她自认不是一张白纸了。

        然而不知是时移事异,还是她刻意压抑自己成熟的心性久了,如今在这全新的时空里,面对已然彼此敞开了心意的曾纬,单独相对之际,她仍能鲜明地触摸到那种晕乎乎的又紧张又幸福的滋味。

        曾纬,则也像个将将知慕少艾的后生小子似的,不错眼珠地盯着心爱的女子。

        热乎乎的汤水饭食,她狼吞虎咽地吃下了,曾纬心里终于舒坦了。

        一想到她前几天,或许就是与灾民一起凑合着喝碗米粥的艰辛,曾纬今日,就算还有一桩父亲交待的要事在身,他也必须先来看她一趟,宠她一番。

        所幸真正煊赫的大酒楼,再是遭灾,底子总存得几分,只要出够了金银、再亮出他曾家四郎的面子,掌柜还不是识相地去吩咐厨子,做出一顿像样的饭食来。

        “我端些给姨母去吃,她也忙得顾不上肚子。”

        姚欢道。

        曾纬却忽地拉住她的手:“姨母都晓得我不能白跑这一趟,故而不来叨扰我俩,你倒好,吃完了一抹嘴,就要走,不与我说几句话?”

        又指指车座上另一个食盒道:“二嫂的饭食我也带来了,有温盘热着,不急在一时一刻地拿出去。如今说来,我与你结了心,亦是要喊二嫂一声姨母,晚辈的规矩,我岂是会忽略的?”

        姚欢在寒意凛冽的秋风里忙活,露在外面的双手冷得透透的,便是喝汤吃肉,也没那么快暖过来,唯此际被曾纬捏得牢牢的,如浴热水,又像被裹在锦衾里,当真舒服得不想抽出来。

        “那,你要与我说什么?”姚欢低着头,讷讷道。

        曾纬无语。

        都说女子春心最是旖旎多姿,但她怎地不会撒娇?

        看她在西园张罗席面,或者与国子学郑监丞买粮米的时候,不是挺邻牙利齿的?

        他一个男子的情话功夫,倒能够她好好学学了。

        说什么?那就说直接的吧。

        “欢儿,东水门受灾最重,青江坊哪里还能住人?你们住在太学里,也不甚方便。母亲前几日就开口,嘱我请你们去府里住。你辛劳了这几日,不如将粥摊交给国子学和太学的人,左右我们国子监也是得了施粥的名声的,怎好将你一个小娘子真的又当将军、又当小卒地用。”

        见姚欢杏眼里闪过讶然,曾纬又补充道:“你莫觉得别扭,父亲母亲,和兄长,自我回去后,并未多究细节。母亲只是想到,你到底是阿兄阿嫂收的义女,她又喜欢二嫂爽利的性子,看不得你们受委屈。”

        姚欢拂去几分方才脸红心跳的情炽状态,静了静自己的心神,思忖片刻,终于抬起眼睛,与曾纬目光相触。

        “倘使从前,我倒不会觉得别扭。但如今,我与你……我们已经晓得彼此的心思了,姨母也是看出来了,就算你兄长,多半也已料到那日你舍命来救的缘由,我实在,不想这时候,去你家容身。”

        姚欢试图用最洗练的语言,表达自己最精确的意思。

        她以为自己做到了。

        她将现代女子的骨子里的自尊感,与她融入这个古代世界半年来、对于女子端方做派的体察经验,像用槐叶汁和面一般,揉在一处,温言柔语地展示出来。

        她已经决定踏入与曾纬织起的情网,便认为,与他交流的每一次,都不要掩藏自己内心真实的想法与感受。

        这和她面对这个世界的其他男子的沟通方式,那种见人三分笑、交流交流生意经、请教几番城中热事、礼貌而有限地服从,是完全不同的。

        即使对于她十分高看的邵先生,她也不会如此敏感于自己的自尊。

        然而,曾纬的心头,迎来如此直白的拒绝后,则完全是另一番风云。

        在他想来,这女子既然于最关键的态度上点了头,余下的一步步,就无须男子绞尽脑汁地去说服她,她只要按照男子的安排行事即可。

        她并不是单纯的闺阁女子身份。

        她从前推着小车四处叫卖饭食,她跟着姨母行走驸马府邸,她甚至独身经历了宫廷那趟好险的差事。

        她实则早已是个抛头露面的模样,那么,到曾府里以亲戚的身份住一阵,哪里膈应了呢?

        她难道不晓得,若能得了魏夫人的喜欢,她与他的好日子,或可少些阻障吗?甚至说不定,能比他二人所希望的,更早些到来。

        “哦,如此。”曾纬讪讪道。

        他眼里怜爱之意仍在,但泛上的失望也是显而易见的。

        姚欢被他这神色搅动,又有些不忍,斟酌须臾,又道:“太学的粮米,那天你也见到了,还可以施几日粥,我与姨母既然揽了这件事,总要有始有终。不如此后再看看,青江坊的屋子,屋主自然比我们赁户还看重的,说不定等我们施完粥,那边的院子已修缮妥当。”

        还要施几日粥?

        那个一会儿开方子、一会儿教童子的邵先生,也一道?

        曾纬方才刚到这处河滩,就又惊又愠地认出了邵清。

        只是,那回打茶百戏时打过交道,邵清的表现,结结实实给了曾纬一些提点。

        要沉住气,自己毕竟已抱得佳人归,切不可让佳人觉得自己像个愣头青、醋坛子。

        曾纬于是对姚欢笑道:“好,依你所言。”

        又故作漫不经心道:“车夫去招呼美团时,我远远望着,怎地好像,那位邵郎中也在?”

        姚欢点头道:“邵先生,医者仁心,这几日来烧柏叶除疫气,又煮了柴胡汤,给不适者取用。今日苏二郎也来了,你没瞧见?你,你可要下车与他们打个招呼?”

        曾纬掀了车帘,又望了一回,果然,那邵清身边与他相谈甚欢的,正是苏迨。

        自己先头只盯着邵清,竟顾不上去看此人周遭情形。

        曾纬确实要找苏迨,更准确地说,是父亲曾布,要找苏迨。

        不过,不是现在。

        他拍了拍姚欢的手:“我是来寻你的,不与他们去见礼了,恐怕不好圆话。你提了食盒给姨母送去吧,我明天再来看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