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28章 我父亲要弹劾那个疯子

第128章 我父亲要弹劾那个疯子

        “四郎来了?客在楼上。”

        曾家隐于闹市的酒楼里,伙计简短地向曾纬禀报。

        想了想,又低声添了一句:“贵客问了好几次四郎怎滴还未到,面色有些不大好看。”

        曾纬沉沉地应了声。

        急什么,她又不是太后?

        他心里嘀咕,上楼的步子仍是一步一缓,仿佛用稳定的节奏来默念父亲交待过的几个要点。

        进了隔间,张尚仪的脸从面向窗外的姿态转了过来。

        “四弟从前与我相见,总是提醒我不要误了宫禁,我一直以为四弟是多么守时的人。今日晚了这么久,是替曾枢相巡查灾情耽搁了么?”

        她这讥诮的口气真是教人厌烦。

        她知不知道,男子最不喜女子捏了这样自以为是的揶揄腔调。

        但父亲又有大事须她助力,便是苍蝇,也只得咽了。

        曾纬带了寒暄的浅笑道:“南边过来的路不好走。”

        “南边?哦,我以为四弟从府里过来的,原来去了南边。”

        曾纬暗骂自己蠢,说漏嘴了,忙佯作淡静道:“去国子学看了看。蔡河那边尚好,毕竟不是漕运主道,汴河两岸淹得厉害。”

        张尚仪闻言,默了默,嗓音也低了下来:“洪水猛如虎,我儿时就晓得。半夜里,天像漏了一般,县丞来拍门,将阿父叫出去看堤坝……那是我最后一次看到阿父活着的样子。”

        曾纬语噎,心里头则稍稍起了一丝对这女子的恻隐之意。

        曾布既然要用儿子作心腹,常与张氏接头,一早便与他说清了张氏的身世。

        她阿父原是海州的一个县令,进士出身,又算得有实干经验的能吏,可惜防汛死在了洪水里。她的生母更是一早就没了,当时外放在南方的曾布与魏夫人就将这下属的幼女,收在膝下。

        后头的事,自是走了味,也是童年的曾纬许多次见到魏夫人黯然垂泪的缘由。

        说起来,不论心性善恶、强弱、明亮或灰暗的人,所历种种孽缘,倒都是可以推到那场南方的洪水上头了。

        曾纬对这张氏,从童年时看作阿姊,到后来心生疑虑,再到如今厌恶大于佩服、利用大于受诱,每次与她相见,都巴不得快些结束。

        只是这回,于洪水中亲见过生离死别的人间惨景的曾四公子,乍听张氏提起自己的往事,未免心头一软。

        可厌人总有可怜之处。

        张氏见曾纬面上悯恤之意闪过,也暗自叹道:他到底还是年轻,比他阿爷对女子,有人情味些。

        对了,不知他阿爷,是否追究了姚氏身上有婴香一事。

        不过,张尚仪很快遏制了自己那隐隐的说不清道不明的神思。

        她朱唇又启,徐徐道:“四郎,今日我倒不急着回宫。太后与皇后,本就以为我在城东有堂亲侄儿,此番汴河溃堤,她们准我告假出宫看看。相爷有何吩咐,你可慢慢说与我听。”

        “父亲要弹劾章相公。”

        “就因为他支持工部侍郎吴安持引黄河东流?”

        “不仅仅如此。”

        曾纬直起上半身,形成一个正襟危坐的姿态。

        “尚仪,你一直得官家尊为内廷帝师,前朝这几年的形势,你和向太后一样,不可能不知情。父亲认为,章相公,已经疯了,他对元祐一党,何止是打压清斥的态度,他恨不得要挖坟鞭尸!”

        “还有比挖坟鞭尸更甚的,枢相没有和四郎你说?”

        曾纬一愣:“什么?”

        “就在重阳节前,枢相与章相公在政事堂,当着官家的面吵了起来。章相公要追夺元祐诸臣子孙的恩例,甚至为首者的子孙家小,要流放岭南。枢相说,恶恶止其身,不可让子孙为其负罚。你道章相公以何言辞回敬?”

        “不知。”

        “章相公道,司马光、吕公著等奸党,都已经死了,开棺鞭尸又有何用,削夺他们本人的爵位又怎能起到以儆效尤的功效,不如,实实在在地将板子打到他们子孙的身上,才能让天下士人皆知,不尊不服变法派的下场。”

        张尚仪说得很平静,好像在说“汤瓶里的水可以冲茶膏了”,或者在说“墨已稠酽可以提笔蘸之了”。

        曾纬听到后来,却张着嘴,眼中一片呆怔之色。

        他的政治经验与宦场敏锐度,怎及父亲曾布的十分之一,因而根本没有意识到,张尚仪对于政事堂的纷争竟能了如指掌,是一个重点。

        他惊讶、乃至觉得恐惧的,只是章惇这番厉鬼凄号般的言论。

        “章相公这不是以儆效尤,这是赤裸裸的报复,这是要在国朝上下掀起腥风血雨。父亲说得没错,他已经疯了,疯了。”

        张氏却笑了。

        这一回,她眼中没有讥讽之色。

        而是无奈。

        她很快止住了笑意,盯着曾纬道:“去岁,官家启用绍圣年号,章惇复得相位。据说,他从外放之地赶来京城的路上,有人问他,公如今为宰相,何事当先,何事为急?章大相公道,司马光奸邪,吾等先要做的,就是为官家,辨一辨元祐奸党。章相公这番言辞,与当年高太皇太后临朝时,司马文正公自洛阳复出之际所说的话,何其相似。”

        曾纬默然。

        他方才刚见到这女子时的熟悉的反感,此刻消弭了不少。

        这女子不是庸脂俗粉。

        她多年浸淫顶层政治舞台的经历,令她目光如炬。

        她说出的根由,才是真正的根由。

        父亲不也说过,从元丰到绍圣,两个误国重臣,一个是司马光,一个是章惇。

        曾纬不得不承认,倘使自己要在仕途有所作为,过了省试、甚至殿试传名,亦只是个开端而已。

        他需要遏制住自己的精神洁癖,接近、容忍、模仿,京城中这些朝堂上下、宫内宫外的政治动物。

        隔间的门被笃笃轻敲。

        伙计端着食盘进来。两碗羊汤蝌蚪粉,两碟糖霜玉蜂儿。

        蝌蚪粉乃京城名点,用面糊在瓷甑里压漏,小团小团的面糊,从孔洞里落入肉汤,又因重力作用而拖了一星儿小尾巴,便如蝌蚪般。

        蝌蚪粉不是蝌蚪,糖霜玉蜂儿自然也不是蜜蜂。

        莲蓬如蜂房,莲子便被人们附会为蜂蛹了。因而,糖霜玉蜂儿,乃是这个季节正时鲜的蜜饯莲子。

        “尚仪,父亲晓得你最爱吃糖霜玉蜂儿,特意让我嘱咐店里,备下的。”

        “哦?”张氏瞧了瞧那碟蜜饯,道,“你家酒楼的厨子,大约是宅子里都还安好吧,心性如常,这搅出来的糖霜,甚是细美。”

        曾纬浅浅地饮了一口羊汤,认真与张氏道:“蜜饯莲子,不过是假的玉蜂儿,尚仪才是名副其实的糖霜玉蜂儿。父亲中正仁和,见不得章惇再作威作福、污了官家的清明之政,请尚仪务必如蜂儿般,以此次水患为契机,在内廷出一出力。”

        张氏咬了一口莲子,道:“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