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49章 赵佶的到访

第149章 赵佶的到访

        史书上轻轻翻过的一页,是多少人波澜壮阔的一生。

        姚欢用一个烟消云散的泛音,结束了《临安遗恨》。

        听者或蹙眉、或瞪眼、或张着嘴巴、或摸着下巴,皆是一副尚未从筝曲里回过神来的模样。

        却听围住隔间的太学学子们身后,响起了一句“好,好,筝弦竟也能弹出这般杀伐果决、如临沙场的曲子”。

        众人纷纷回头看去,只见一个与赵明诚差不多年纪的玉面少年,金冠紫袍,笑吟吟地迈步而来。

        正是遂宁郡王赵佶。

        童贯和蔡攸看清来人,忙起身躬腰。

        “老奴给郡王请安。”

        “臣,少府监裁造院蔡攸,给郡王请安。”

        赵明诚阿爷是舍人,他也识得赵佶,此刻亦带着左右几位同窗,向赵佶作揖。只那小少女李清照,不觉往赵明诚身后又躲了躲。好在她本就身量未足,很不惹眼,又穿着一身男子直裰,湮没在人堆里,赵佶似乎并未认出她来。

        童贯,则拽了拽有些懵懂的刘延庆,心里鄙夷地骂了句“西北土包子,欺负女人挺在行,见到王爷就傻了”,口中旋即捏了殷勤提点的语气催促道:“官家的十一弟,今日本就要来看看你的遂宁郡王,还不行礼!”

        刘延庆出身行伍,由来相处的军营子弟,都是牛犊子似的,忽然见到这么个比李师师和姚欢还收拾得精致的少年郎,不免嘀咕:“怪道路帅跟俺说过,开封城的男子都一股脂粉气,这堂堂的亲王,竟比童贯个阉人还像娘们儿哩。”

        他步出岸席,向赵佶唱喏,那黑黢黢的面膛上,硬是挤出三分谄媚的笑容,瞧来如黑熊卖萌却龇着满口黄牙,真还不如方才那副粗鄙凶悍的模样顺眼些。

        赵佶今日屈尊,来这个饭局,却是蔡攸出的力。

        蔡京一早就看出自己这长子,读书是混不出什么名堂了,何必去国子学浪费光阴,故而给他谋了个裁造院的差事。

        莫看裁造院听起来不是二府三司机构,实则又算肥差,又常能接近贵胄。平日里,内宫什么衣袍、亭帐、床榻卧具等,哪一样不过裁造院的手?

        蔡京比弟弟蔡卞精明许多,懂得宦场上,莫把鸡蛋放在一个篮子里。当今天子如此年轻就体魄见弱,储君问题,自然是顶层权力集团要放在心头考虑的大事。

        蔡京比蔡卞还全力迎合章惇,但他知道章惇力挺赵煦的同母弟赵似后,反而偷偷地利用儿子蔡攸在裁造院任职的机会,去接近遂宁郡王赵佶。

        赵佶今岁因少年人血气方刚,一时没控制住,令个小宫女有了身孕,被朱太妃抓住把柄去官家那里告了刁状,向太后护不过来,官家也只得让赵佶提前出宫开府。

        不过,离了内廷,蔡攸结交赵佶倒更方便了些,很是送去了几件精美的缂丝袍子和帕子,恰是赵佶平素里大爱的花鸟题材。

        正巧鄜延路边帅的马仔刘延庆来开封,蔡京便说服童贯,除了章惇交待的排场,也组个有赵佶出面的酒席,显得他童贯,很能请到别个请不到的人物。想来章惇也顾不到这一节。

        不想,刘延庆这莽夫,闹了场风波,引来了赵明诚,万幸万幸,赵明诚的爹算得蔡京的人,想来这愣小子就算回去与他爹说起赵佶,他爹应也不会怎么声张。

        童贯正要劝散太学学子,再掏几个大钱将徐好好等女子打发走,却听赵佶对着姚欢道:“咦,姚娘子,原来弹琴的是你?”

        童贯一惊。

        怎么,这半路冒出来的小娘子,遂宁郡王竟然认识?

        姚欢暗忖,这种情形下,谁知道在场这几拨人之间,是不是貌合神离啊,多说多错。

        她于是避开弹琴原委,憨厚地一笑:“郡王,怎地这阵子,不遣梁先生来照顾照顾俺铺子里的买卖了?”

        此时的赵佶,不过一个喜欢吃喝玩乐的小王爷,心机远不如围绕他身边、可劲儿琢磨他的大小臣子们深沉。

        西园宴饮那次,他就觉得姚欢挺有趣的,会烤肉会唱歌,做的鸡脚更是又洁净又美味,破了他堂堂王爷不吃禽鸟杂碎的戒。后来听说这女子进宫做菜遇到的福祸相倚的风波,赵佶更是与梁师成感慨道,这女子所历,比戏本还绕呢,所幸太平出了宫就好。同时,由于平日里,赵佶将教他作画的孟皇后当作长姐一般,故而也对接住了刘婕妤、以免孟皇后闯大祸的姚欢,存了份感激

        赵佶毫无架子地、笑嘻嘻地与姚欢道:“对,对,忘了问你,大水过后,你家铺子安好?”

        “已修妥了,朝廷又免了到正月前的商税,东水门一带的饭食行,都开啦。”

        “善,大善。梁师成,你明日去姚娘子铺子里定些吃食,送到蹴鞠场子来。”

        跟着赵佶一同来到风荷楼的梁师成,忙应承了,又冲姚欢眨眨眼笑了笑,算是也与这位故人打了招呼。

        赵佶这逍遥王爷,最爱书画,其次是茶,再次是音律。他正想问问姚欢这首从没在开封听过的奇怪筝曲,是怎回事,目光一偏,却看到了李师师。

        赵佶一愣。

        愣又接着痴。

        痴再变作了心旷神怡。

        什么童贯和蔡攸的熟练寒暄、刘延庆的笨拙巴结,什么赵明诚的淡然行礼、姚欢的推销,以及关于筝曲为何能弹出一番金戈铁马的气势,凡此种种,忽然都好像变得远了。

        十五岁的赵佶,看到李师师的瞬间,那尚未油腻地看待美人的少年心性里,只剩了如临梦境的迷醉。

        这个人是谁?

        她怎地,与我这些时日画的人儿,一模一样?!

        若论样貌,她其实并不如皇兄的刘婕妤,哦现在是刘贵妃了,唔,她并不如刘贵妃美。

        可是她确实与我赵佶所见过的各样女子,都完全不同。

        否则,我怎会将这样风姿的女子,画进我的画里?

        赵佶一时之间陷入惘然。

        而一旁的姚欢,也骤然意识到,自己眼前的这些人,他们在三十年后,会有比今日更一言难尽的关系。

        赵佶将是由巅峰坠落深谷的天子,童贯和蔡攸将是权倾一时却终究身首异处的奸臣,李师师将是开封城人人皆知的“官家的红颜知己与情人”,刘延庆将会带着西军来救汴京之围、却兵败被杀,陈东将带着太学生上书朝廷诛灭童贯等人、并请求主战派的李纲复职。

        而赵明诚和李清照,将在兵祸中先后南下,不久便天人永隔。

        但与史书记载的这些相比,姚欢更想知道,那时候,她会在哪里,身边的人是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