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62章 搞试验田的人脉有了

第162章 搞试验田的人脉有了

        从前在章惇那间庵酒店做护院的王犁刀,认出眼前的女子,乃是帮他夫妇二人传话的姚欢后,亦是又惊又喜。

        小半年来,这位姚欢曾想发展为夜宵代理的红灯区保安,实也经历了一番命途变化。

        起因是,他老婆——在驸马王诜家做婢女的那个胭脂,又怀孕了。

        胭脂本是驸马府中最好看的婢子,加之脾气耿直,自然容易惹来嫉恨,这头一个想找机会撵她出去的,并非老鳏夫王诜的几个妾,倒是丫鬟里领头的那个,石青。

        莫看石青在主子和仆婢跟前,都是温言细语的老好人模样儿,暗地里一直盯着胭脂,仿佛深恐她悄没声儿地就叫老驸马看中宠信,一步登天。石青发现胭脂竟然没来月信时,当即自作聪明地告诉了府中管事的妾氏李淑月。

        不想,李夫人却是知晓胭脂已嫁人的底细的,她又是个心善的女主人,唤来胭脂一问,方知她应是难得与自己男人相聚两日,久别胜新婚,自要鱼水一番,不想就有了身子。

        李夫人最不喜石青这般人前假充厚道、背后乱捅刀子的刁婢。

        李夫人还未计较怎生安置胭脂,倒先寻了个岔子,想将石青先轰出府去。

        小人岂是这般好打发的?这个时代,已不是汉唐时那样,主人并不能随意打杀婢女,石青干脆破罐子破摔,当即闹将起来,叫嚷驸马府风气不正。王诜问明情由,颇为厌烦恼怒,怪李夫人滥做善人、又治不住恶人。

        一番风波后,胭脂便与石青一样,被赶了出来。

        章惇的庵酒店,自是不能由着护院的家眷住进来,开封米贵、屋贵、什么都贵。胭脂眼见着只能大着肚子、冒着寒风回老家生产,不想她男人王犁刀这头,却得了运道。

        那日,王犁刀难得不当值,因想着胭脂如花似玉般的好人儿,年轻轻地跟了自己,却是一天比一天吃的苦更多。他一时心中烦闷,夜里出来吃了两角子酒,走在汴河边时,恰见一个男子摇摇晃晃,扶桥未稳,落入河中去。

        王犁刀仗义出手,将那人救起,方知他是开封县县令,来开封府述职,因与同僚喝得畅快了些,醉过了头,竟是险些失足丢了性命。

        “县爷是大善人,知晓了俺的困窘日子,又见俺有三分力气七分武功,便让我辞了庵酒店的工,带上胭脂,来县里谋了个差事,领着乡人们整饬公田,驱赶各样野兽,莫让这些系公田产,真如御史们上书所奏那般,成了荒草丛生、禽兽出没之地。”

        姚欢听王犁刀简略地说了原委,由衷地欢喜道:“可真好,犁刀兄弟,你瞧,天无绝人之路,这开封城,不光出贵米、贵屋,还出贵人,教你遇上了。”

        她因想着,章惇与曾布已公开闹翻,有些疑问也不必避着曾纬,遂又好奇地出言:“云山小院的姜太公肯与你解了契约?”

        王犁刀点头,正要细细叙来,却见姚娘子身边那贵公子,撩下了风袍的帽子,一双凤目盯住了他。

        王犁刀一惊。

        刘锡在云山小院杀人那次,曾纬跟着曾布来与章惇谈判过,王犁刀隐约记得这张面孔。

        他立时就煞住话头,先向曾纬深深一揖,却不敢开口称呼。

        曾纬确实不悦。

        他不喜听到姚欢一口一个“犁刀兄弟”。

        她是他的爱侣,是要入南丰曾氏的女眷,怎地又露出了她市井小商妇那见人三分笑的习惯来。何况,眼前这壮汉,谁晓得他话里几句真,几句假。

        一旁的高俅,实也惴惴。

        他今日出来给曾家四公子做马夫,对遂宁郡王赵佶说的由头是,来看看金明池外的郊野可能冬猎,故而方才在野市里寻了个壮汉,买下他与同伴们的猎物,装来车中。

        高俅虽曾服侍王诜,却哪里知道,眼前这叫犁刀的汉子,竟是胭脂的男人。他更不知,姚欢也是与王犁刀相熟的。

        高俅如今做了赵佶的红人,对朝中各方势力,倒是一清二楚。

        他听王犁刀与姚欢一番对话,几个来回间就咂出了其中的关系。

        开封府下辖开封、祥符二县。

        开封府的府尹林希,乃是新党章惇一派的,而系官田产大量抛荒之事,皆是元祐旧党的残余势力在向官家告刁。因此,开封县县令的上司林希,将章惇名下产业里的某个护院,调拨来开封县干苦力,无甚奇怪。

        既然这壮汉说来仍是章惇和林希的人,曾布的儿子又怎会热络待见呢。

        果然,曾纬淡淡向王犁刀点点头,忽又笑容闪过,作了和煦之色道:“这位郎君,日已西斜,吾等还要驾车回城,若要叙旧,不如改日?”

        王犁刀也不是个憨傻蠢愣的,忙道:“是,是,不好耽误官人和娘子,俺将这些兔子麂子扛上车子,就告辞。”

        ……

        回程的马车上,曾纬恢复了柔情蜜意。

        “倦么?”他一边问,一边执起姚欢的手,放于风袍里焐着。

        “不倦。”

        “喜欢今日的雪景?”

        “嗯。”

        “待到了青江坊,让高俅多拿两只野兔给姨母。”

        “嗯。”

        “后头一旬,父亲或常要考较我的省试准备得如何,我须走读国子学,恐怕来寻你的次数要少了去。”

        “哦。”

        曾纬眉梢一挑,佯作恼了:“我说了这阵子话,你不是嗯就是哦,怎么,游山玩水一番,亲也亲了,抱也抱了,兔子肉也涮与你吃了,你便又冷冰冰地待我来?”

        姚欢无语道:“我哪里冷冰冰了,我只是嘴笨,不像你满肚子艳词小令。吾二人中,有一个会说情话,不就够了。”

        曾纬撇嘴笑了,又在她脸上啄了一口,却亦再无逾矩之举,只由她安静地偎在肩头。

        姚欢似在闭目养神,实则思绪比马车的轱辘,转得还欢。

        她穿越带来的唯一金手指——那些小龙虾以及它们的第一代幼虾,已经进入冬眠。这还亏得邵清提醒她,蛤蜊是要在泥摊下冬眠的,这鳌虾可不能就任由其卧在院里的鱼池中、瓦砾下。姚欢于是和汝舟去挖了好些河泥来,堆满半个鱼池,又在饲料里多加了几次猪肠上或猪腰子上剥下的油膜,果然小龙虾们大约摄入了充足的蛋白质,开始打泥洞,钻了进去。

        开春后,这些虾又要开始交配了,根据几何层级的增长原理,最好在此之前,将它们投放在可管可控的试验水域中,尽量保证最大存活率。

        王犁刀兄弟那边,很可以做做文章呐。

        桑虾套养的试验田先悄没声儿地搞出个雏形来,再说。

        姚欢自认,并不是个有救世主情结的人。

        她只是具备基本的共情能力。

        她见陌生的“亲”弟弟姚汝舟可怜,就决定好好抚养他,自己是个成年人,有自己一口吃的,总也不见得饿死了一个娃娃去。她亲历了大洪水,见城市中下层的百姓可怜,就将手头的细软换了粮米果子,施粥赈灾。

        她还具备对于资源的开发冲动。

        当金明池外大片的荒地出现在她眼前时,她不免分外可惜这种资源的浪费。

        若真的能把绍圣年间的开封郊外,发展成后世长三角或者珠三角那样的养殖基地,自己能否发大财先不论,至少王犁刀和胭脂那样勤勤恳恳的京都初代移民,能多些谋生的路子吧。

        她想到这里,默默一笑。

        中国人,真是骨子里的热爱开荒种田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