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64章 苏迨的婚宴

第164章 苏迨的婚宴

        上家急着租。

        下家让了步。

        牙人十分努力。

        官府不曾刁难。

        一桩买卖成交的和谐因素都全了。竹林街的商铺很快签好契纸、过户纳税,钥匙到了姚欢等人的手里。

        姚欢先对两位伙伴做足姿态:“因得了宽免期,到明年冬至前,每月的赁钱实际是六贯半。我做的是饭食买卖,容易开张,你二人再是技艺了得,离广收门徒毕竟尚早。如此论来,起步之时,我应好过些,我便出四贯,你二人共出两贯半,可好?”

        李师师和徐好好没有疑义。

        她二人,一个比姚欢年长三岁,一个和姚欢同年,但经历种种风波,均觉得,这小娘子见人三分憨笑,其实脑子转得挺快。行事嘛,除了这么快就又与曾府公子攀了情缘、仿佛并不是那番为先夫守节的恒志外,实也挑不出旁的错处。

        姚欢则发自内心觉得,老天给自己开的金手指,很有水平。

        不是一阳指,而是兰花指。

        弯弯绕绕地,让她一个开局并不是从公主床榻上醒过来、满朝文武都是裙下之臣的穿越者,一点点地获得各种人脉。这些当世之中,身处不同领域的人,才是令她迅速学习、融入、发展的重要资源。

        她当初肿着脑壳儿从汴河畔进到沈馥之的小院时,就打定主意,既然准备开启奇妙之旅,便须摆正心态,莫以为自己是个现代人多了不起。

        事实证明,一个二十七八岁的现代人,许多方面真没有比十七八、二十出头的宋代人牛,更别提苏颂、沈馥之这些阅历丰富的长辈了。自己唯一能打的,可能也就是零星的知识储备激发几分创业思路了,还不知实践起来会如何。

        谦逊带来理智,理智令她深信人心的幽微之处,古今相同。

        因而,李师师和徐娘子本性再是端方,姚欢觉得,有些话,自己还是说在前头为好。

        “师师?    好好?    你们都已知晓我和曾家四郎有情。但省试未开,曾府又是何等人家?    我与曾四的事?    就算八字有了一撇,一捺还不知何时起笔。你二人放心?    合租、合营这栋小宅,我是认真的。”

        李师师点头?    看了徐好好一眼:“欢儿?    我二人均知你有几分男子的仗义之气,既定下与你合租,自不想旁的。”

        姚欢顿了顿,又道:“我与曾公子只是男女之情?    与姨母只是舐犊之情?    新开铺面的银钱事上,我得争一口气,不与他们求助,靠自己撑下来、赚出来。”

        李师师和徐好好都是从小没了爹妈的女娃,就算前者最近从西军历练出一番成就感?    就算后者有幸与恩师父女相依为命,她们在心理上?    依然有种独行于茫茫人海的孤单感。

        姚欢救了李师师一命,李师师仍会发出“她是曾府的义女?    自是不怕”的感慨。姚欢与徐好好因筝结缘、亦说服她跳出为酒楼卖艺的营生,徐好好仍会产生“她若撂挑子不干、嫁入豪门怎么办”的疑问。

        酸涩的心理?    圣人都难免染上丝丝缕缕?    何况李、姚这两位挣扎求生的普通女子。

        姚欢表露出“我一不准备啃老公?    二不准备啃老人”的志气,果然令李师师和徐好好说不出哪里又舒坦了几分。

        心理建设搞好,要开始说工作计划了。

        毕竟现在开始,每天都在烧租金。

        “这屋后原有个灶房,先用起来是够的。东水门的明月楼有些旧的碗碟,正店的东西,器型正、瓷色雅,明月楼的东家又与姨母相善,故而作价三成卖于我。”

        “官家给我题的字,明日我便挂上,给四邻交个底,我是有官家撑腰人,莫想着来欺辱。”

        “我定的桌椅板凳、饮马的木槽以及米粮醋酱和食材,三五天内也都会到齐。玥儿做的鲊,我每样都多定了些,分送给左邻右舍和此坊的税吏,攀攀交情。”

        “左右不到十日,我便可开门迎客。好了,说完我的买卖,你二人的琴塾,何时开张?”

        姚欢讲的都是干货,语言呱啦松脆,仿佛她不是个小娘子,而是一架打得噼啪响的算盘。

        李师师和徐好好对视一眼,有些窘。

        姚欢心想,你们不能去人流密集的地方发发广告吗?教育机构没有公众号投放的时候,不都是这么干?

        她笑吟吟道:“竹林街往北不到二里路,染院桥外,就是个大瓦子,听我姨母说,常有打赏万钱的豪阔客官,人气极旺。外乡远道而来、想着学习歌艺琴艺的少年们,初始也会在瓦子观摩,你二人不妨动动彼处的脑筋?”

        徐好好听了,眼中闪过一丝勉为其难的拒意。

        李师师对这小师姐知根知底。

        小师姐就是太要面子,否则当初也不会失了那好的少年郎君,还误会自己暗地里插一脚。情事上自尊到生硬,其他的事亦会如此。此前好歹也是在正店酒楼里给文士们弹《高山流水》的,现下骤然要去闹哄哄瓦子里寻学生,怕是不愿意。

        “若我那婢子还在就好了,让她跑几趟。”李师师叹气道。

        姚欢一听就明白了。

        她又想,后世两个高大上的金融机构,保险公司通过银行网点卖产品,不也要在门口摆摊招徕的嘛。

        “吾家门前那么宽敞的地方,又不会一直停马驻轿的。你们要不,把琴筝搬出来,就对着大道弹琴唱歌?左邻右舍,不是卖文房四宝的,就是典当金石古籍的,那日牙人说,城里的文官儿和子弟常要光顾的。你们将本事亮出来,彼等买了家伎小女子,或可送来习艺?”

        这回徐好好倒是开口了:“嗯,姚娘子说得对,吾等须想法子结识能赏弦歌、知雅意的学士大夫们。”

        姚欢虽仍无奈于这位姑奶奶过于清高、只服精英阶层,但经商嘛,有想法,总比没想法好些。

        并且,徐好好这句话,忽然提醒了她一桩事。

        “对呀!我怎地忘了,”姚欢合掌道,“下个月初一,苏学士的次子,苏迨苏仲豫,迎娶欧阳永叔公的曾孙女欧阳七娘已满月,依礼要举行答谢前辈与挚友的家宴。苏二郎已应许了,家宴由我家来张罗。苏学士这般人家,喜宴自不会请人来演杂剧,你二人的歌乐正有用武之地。”

        十余日的辰光眨眼而过。

        其间,姚欢问沈馥之借了美团过来,教会赵融的女儿小玥怎么做热乎乎的糯米猪肚糕和羊油韭菜饼子。卯时,冬夜未明,漫天闪烁着亮晶晶的星子,姚欢和两个小姑娘帮手,推着车儿,载上点心和一桶热粥,去城门口试营业,顺便向朝官们做做推广,指点百步外得自家铺子,请老爷们若后头遇上大风大雪的天气,自可移步到那里用膳,好歹有个屋顶、还暖和。

        从效果看,还不错。起码,已有三两个也不知是哪个衙门的中年官员,买了姚欢的饼子、听完她的搭讪后,打望了几眼竹林街方向,甚至还询问门前可否停驻马匹。

        这天终于到了苏迨二婚答谢宴会的正日子。

        美团头些天回了东水门,要帮沈馥之准备苏家宴席的食材置办。

        辰时,姚欢从东华门口回来,李师师和徐好好已梳妆打扮停当,背上琴与筝,雇好骡车。

        三人一同往苏宅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