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66章 泼油

第166章 泼油

        今天上起点“大神新书”推荐,午间加更。

        —————-

        酒过三巡,肉蔬在茶米清香馥郁的风炉里涮过四五回,来宾们开始填些应景吉祥的词,由李师师和徐好好唱来。

        瞅着茶宴无甚差池,姚欢稍稍送了口气,仍是侍立一旁。

        今日在座的宾客,有三位是熟人。

        苏颂、邵清、高俅。

        苏颂乃苏迨世伯,自然在受邀之列。苏迨登门送请帖时,苏颂提出带邵清同来,也好为这后生引荐几位前辈,当初与邵清就一见如故的苏迨,满口答应。

        高俅目下虽是遂宁郡王府中的掌事之一,但因是苏轼的故吏,亦携礼前来。

        高俅与邵清此前并未照过面,见这位样貌气度不同于寻常白衣士子的郎君,颇得苏颂照拂不说,其间竟在姚欢摆置风炉、添加粥汤时,还与她搭了好几句话,令姚欢面露喜悦之色。

        高俅胸中,不由疑云翻涌。

        混迹在达官贵人的圈子,掌握各样信息,是头等大事,以免不知道哪个场合便说错了话、办错了事。

        于是,趁敬酒之际,高俅佯作好奇,向苏颂恭敬问道:“苏公,随公前来的那位青衫公子是……?”

        苏颂当年与苏轼交游时,就见过在苏轼身边伺候笔墨的高俅,他觉得这郎君颇为机灵,又写得一手好字,也抱有几分好感,此刻笑呵呵直言道:“是老夫新交的小友,还是白衣之身,过了府试,院试榜上有名亦是可期,老夫先带他来拜会拜会几位京中前辈。”

        “他与姚娘子亦相识?”

        “自是认识的,姚娘子的幼弟,在他塾里开蒙。”

        “哦,如此。能得苏公青眼的年轻士子,果然一表人才,敢问他名讳是?”

        “姓邵,单名一个清。”

        高俅暗暗记下了,盯着坐于下首的邵清又观察了一番,见他只一脸端静?    似在凝神听李师师唱歌?    又似在看徐好好抚筝的手指,眼睛倒规矩得很?    没有乱睃不该睃的人。

        高俅的正牌主子?    如今毕竟是遂宁郡王赵佶,他嘴角微微撇了撇?    注意力也就不再放在邵清身上。

        开封城三条腿的蛤蟆难找,像师师姑娘唱歌那般好听、风姿又那般夺神的佳人?    更难找。

        但是?    像这姓邵的一般,削尖了脑袋四处要拜座主恩师的寒门小子,简直如过江之鲫。

        高俅嘀咕两句,看看铜漏。眼看亥正时分了?    郡王那头?    不知今日作何计较?

        遂宁郡王赵佶自从风荷楼初见李师师,便念念不忘,因知高俅与姚欢颇有交情,便将叩问佳人之事授与他办。

        高俅虽为仆,但大过赵佶十岁?    又得小主人宠信,便爽快地将自己一番风月经验摆出来。道是如师师姑娘这般自视颇高的女子?    且刚脱了私妓壳子,郡王切忌欲速则不达?    轰闹着要纳她入王府,她未必就情愿?    向太后闻知更怕要气出病来。

        顶好的法子?    不如投其所好?    既然她一心开塾授课,郡王不妨与她多多相会于风雅得体的场合,并在京中名士贵胄中为她宣扬宣扬,甚至可买几个女娃送去她那里学琴学歌。郡王以敬爱而非狎嬉之心待她,这般孤苦女子,不几年自会投怀送抱。

        赵佶听了啧啧赞同。

        于是,高俅今日,一踏进苏家,看到李师师也在,即刻遣了随从回去报知赵佶,看小王爷可要将所谓“徐徐图之”的法式,拉开序幕。

        果然,又过了一巡酒,苏家的管事从前院快步而来,一边跑一边唱报:“遂宁郡王到。”

        ……

        姚欢一脸正色,提着小口直身、如加强版汤瓶般的铜壶,往各位贵客面前的茶粥火锅里加米汤,心中却充盈着上帝视角的趣味。

        赵佶竟然驾临,她与在场一众宾主般,都吃惊不小。

        这皇家少年,勉励克制住以往那丝嘻游之色,像模像样地与苏迨说着“学士盛名,本王久慕,今日左思右想,仅命高俅来贺,仍是不妥”的话。

        就像一个从总部忽然空降分公司团建现场的、努力不显生涩的少东家。

        但还没坐下,赵佶那双狭长细秀的眼睛,就往李师师的方向瞧去。目光比上回在风荷楼时,明显又意味深长了几分。

        姚欢心里“哈哈”了好几番。

        作为穿越者的乐子就在此处。

        知晓故事的结局,无妨,过程往往更精彩。

        否则,那么多悬疑小说,作者上来就交待了谁是凶手,读者们不照样读得津津有味。

        赵佶这么早就开始追李师师了,怎地一直追到当上皇帝了,还没让李师师成为李明妃呢?

        再说那赵佶,毕竟不是几十年后宣和年间的九五至尊,尚未修炼成翻了宫墙出去逛夜店的霸气功力,一旦到了现场坐下,他也有些懵。

        人不少啊!

        谁说苏家被章惇整落魄了?谁说苏学士的墨宝都在市井酒肆里当桌布了?

        苏学士这区区散官之衔的次子,这被官家开恩才未遭贬逐去的苏迨,续个弦,都能有这许多人捧场。

        上座那笑眯眯的,是皇兄最喜欢的老臣,苏颂吧。

        不对,刚才苏老相公的确是满脸皱纹都笑成了花,但此刻目不转睛地盯着本王。其他人也是,看我作甚,倒好像今日办喜事的,是我似的。

        少年郡王只得讪讪一笑,没话找话:“诸公,今日吃的花样,倒新鲜。”

        因见姚欢帮他摆上一盏新的茶粥风炉,总算逮了个可以活跃一下气氛的熟人似的,打趣道:“姚娘子家的饭食,时而大俗,时而大雅,变幻莫测,当真如高鹞子蹴鞠时的脚法。”

        苏颂在旁细观,心中暗叹,官家能疼爱这异母弟,倒确是自古帝王家难得的情份,只这做弟弟的,言行当真有些轻佻,也不太懂人情规矩。今日这般私宴,他一个郡王,岂是能不请自来的。

        苏颂自然看向苏迨,意思是,郡王为何而来?苏迨无奈地报以同样困惑的回应。

        赵佶看完了菜肴,又去看厅中蜡炬与油灯。

        他平素极好奢靡精致的器物,闻到身边灯罩中飘出一股淡淡的素馨花味,已大感惊奇。

        再见厅中的油灯也十分明亮,不输蜡炬,且无烟气,遂兴致勃勃向苏迨问道:“苏大夫今日这火烛,是四司六局办的?”

        苏迨指着进来添加灯油的吴阿照道:“正是这位油烛局的祇应人,手艺一流。”

        赵佶唤道:“你这油灯,又亮又洁净,用的何油?”

        吴阿照忙过来几步,禀报道:“回郡王,小的乃用乌桕籽制的灯油。”

        不料,最后一个“油”字还未说完,却见那吴阿照陡然抬手,电光火石间,就将铁桶中的油径直泼向赵佶。

        赵佶“啊”地一声,本能地拿胳膊阻挡,挡住了面庞,右边袍袖上却被油泼了个结结实实。

        这满满一桶油泼来,不仅赵佶,就连站在近旁加汤粥的姚欢,裙摆处亦是被溅得油淋淋一大片。

        众人尚未反应过来,吴阿照一个箭步窜上,也不知哪来的狠劲,掀了风炉上的锅子,徒手从里头抓出已经燃得通红的碳块,扑向赵佶,捂在他那领华美的蜀锦大袖衫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