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月中文网 - 都市小说 - 大宋清欢在线阅读 - 第167章 救人

第167章 救人

        赵佶被泼了乌桕树籽油的半边袍袖,瞬间就燃烧起来。

        少年郡王从愣到骇,呜哇哇大叫着挥舞袖子往后退。

        那吴阿照却如发了疯的牯牛般,亦不顾自己的手掌也已火烧火燎,只揪住赵佶不令他逃脱,浑然一副要与之同归于尽的凶煞模样。

        点燃灯油的碳块,掉落下来,又遇到桶里泼撒在地面的灯油,一瞬间,层层榴红色的火苗四散漫开去。

        即席的众宾客,大部分人还在突然降临的变故中痴傻无措,两个人影已经跃过几张桌案,扑向赵佶与吴阿照。

        邵清最先到得跟前,却是对着姚欢大喊一声“躲开”,一面已身手快于语言地,提起她的前襟,将她扔了出去。

        邵清这回使出的力气不小,姚欢觉得自己晕头转向、七荤八素间就离了油腻腻的地面,失去平衡的恐惧感还没完全占据大脑,屁股就坐到了一堆柔软织物上。

        那是十余步开外、陈列于屋角木榻上的锦缎。

        皆是宾客们今日所送的贺礼。

        “姚娘子裙上有油!”邵清只又高声喊了一句,便不顾火情,回身要去拆解缠着赵佶的疯子般的吴阿照。

        邵清的话,提醒了没有摔懵的姚欢,也惊醒了呆愣中的李师师和徐好好。

        她二人从琴席处奔过去,扶起姚欢,溜着墙根跑向门边,自是离灯油地面越远越好。

        这边厢,邵清见高俅比自己还决绝地扑向吴阿照,飞起一脚,踹开那厮。邵清再去看苏颂,老相爷已由苏迨搀扶,随着宾客往外撤。

        邵清于是不再分心,跳开火苗,几步抢到另一侧堆放贺礼的角落,抽出一块白森森的布匹抖开,复又往赵佶和高俅处扑了过来。

        门外众人,以及被高俅下了死劲踹到门槛处动弹不得的吴阿照,只望见火影之中,苏颂今日带来的那位青衫士子,抖着一大块白麻布似的东西,奋力扑盖仰天倒在地上、嗷嗷哭叫的小郡王。

        高俅身上亦有火苗,他无法?    只得跃过一层油火?    再就地一滚,试图压灭火苗。

        他情急之下?    哪还顾得斯文?    扯着嗓子叫道:“苏二郎,你家都是死人么!”

        骤临险情?    活人也要反应时间呐。

        好在此时是冬季,天干物燥?    许多人家的耳房内?    都齐齐整整地备好桶水。苏家的男仆,不待主人喝令,已奔去提了水桶。

        纷乱中,苏颂却拦住一个壮实的男仆?    对苏迨道:“二郎?    你与家奴,将那灯烛局的祇应人堵上嘴,先看管着。其他宾客,速速送到宅外去。”

        ……

        榻前,赵佶双目紧闭?    痛苦呻吟。

        高俅的半边脸颊到脖子通红一片,但比赵佶的伤势还是轻上许多。

        眼见着郡王带来的两个亲从?    抖抖索索地帮主人褪下外袍里衣,高俅又被骇了一大跳。

        高俅混的江湖?    不过是开封这个华美都城的江湖。

        他未去过腥风血雨的真正战场,自是不晓得?    原来火灼过的人体?    并不是马上就焦炭一般的?    而是表现出一种怪异的粉红色。

        这种鲜艳的颜色,仿佛畜类被剥皮后的视觉效果,给人带来极大的不适感。

        高俅面如土色,只得看向榻边的另外两个人:苏颂与邵清。

        苏颂明白,不论是这间宅子的家主苏迨,还是小王爷的亲从高俅,包括反应奇快扑灭赵佶身上火焰的邵清,其实到了此刻,这些年轻人,都在等着他苏颂吩咐下一步该如何。

        苏颂在祸起后,迅速考虑的,无非三点。

        灯烛局的吴阿照为何暴起行凶?

        赵佶这般模样,要不要立刻送回王府?

        祸事是发生在苏迨宅子里的,如何能尽量不殃及苏迨?

        方才,火一灭,苏颂就亲自出马,以苏迨长辈的身份,为苏家送客。

        前院清了场子,众人将赵佶挪入后院。

        邵清虽是救火之人,但方法得当,只衣袍破损、须发被烤得蜷曲了些,行动仍是敏捷,跟进院来时,已命仆人提了一桶井水来。

        他懂医术,此刻见赵佶一条胳膊如此惨状,自是先行医家本分。

        邵清来开封后,虽未治过烧伤的病患,但在燕京城的少年时代,养父耶律林牙教过他,受到火灼之人的皮肤,若扒衣观之、表皮未破,实则与沸水烫伤的处置方法相同,首先要冷敷。

        苏颂和高俅,正锁眉沉吟,盯着邵清将帛巾浸透井水拧得半干、轻敷上赵佶胳膊时,苏迨进来了。

        苏迨的目光,落在跟随赵佶来的两个小亲从身上。

        高俅了然,干脆直言:“二郎莫虑,府里能入郡王眼的,除了在下与梁先生(梁师成),便是他二人了。但说无妨。”

        苏迨叹口气,道:“这吴阿照,身世本清白,家里从大父(爷爷辈)起,就给朝廷当差。他爷娘膝下单薄,只养了他和他妹子一儿一女。他小妹,叫吴阿妙,是向太后的宫人,今夏被赶出宫来,跳了汴河,没了……”

        苏迨说到此处,榻上正在邵清手里作势叫唤的赵佶,忽然不嚎了。

        少年郡王声音仍颤,口齿倒清楚:“原来是妙儿的阿兄。但此事怎能怪我,若不是朱太妃去官家跟前嚼舌头,说阿妙八字不吉,向太后本已允了我收她。”

        苏迨又窝火又无奈,心道,你倒老实承认了,免得我再重复那吴阿照的痛诉。只是我苏家今日忒也倒霉。

        苏颂和高俅自然也明白了。

        小王爷的风流韵事,成了一桩祸事。那小宫女被打发出宫后竟寻了死,只怕已和赵佶有过男女之事。

        帝王家多薄情,兄弟姊妹又一窝一窝的,也并不从小住在一处,哪里能体会得到,寻常百姓若失去相依为命的亲人会多痛苦。

        这吴阿照一个月前,在苏迨大婚之日,就是四司六局过来办事的祇应人,倘使针对的是苏迨,彼时为何不为祸?他还晓得要为苏迨省钱,莫太费了素馨香烛灯,可见是个心性正常、甚至朴实厚道的男儿,

        这样的人,平日里何来机会见到赵佶,今日竟机缘巧合得了近身机会,想来一腔急怒上涌,手里头又有灯油,便由着仇恨相激,扑向赵佶。

        得知原委后,心中最忐忑得,是高俅。

        是他多事,着人去告诉赵佶李师师也在,赵佶才赶来的,才惹上这灾祸。

        如此说来,那个姓邵的,反应奇快,而且居然能送礼送一块西域火浣布,危急时扑火正好用上,当真也算帮了他高俅这王府头号侍从的大忙。

        高俅又去揣摩苏颂的脸色,道:“苏公,郡王来此,旁人不说,梁师成定晓得。他虽年纪小,行事却沉稳,现下交了亥时,郡王不归,梁师成估计已在赶来的路上了。”

        苏颂应道:“他来最好,他此前就是宫里的人。待吾等商量妥当,须请梁先生一待天亮、宫门开了,就去禀报官家。今日席上这多宾客,哪里瞒得住。当务之急,是先让官家给个示下。”